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业委会来了年轻人⑥|家有小学娃的她不翻旧账,为业主争取到1500万政府综治项目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18-06-12 07:10
摘要:“现在哪怕这一届业委会集体辞职,我也已经无憾了。”

和眉豆妈见过三次面,她的心情常常和小区事务进展正向相关。第一次见面,她神情黯淡,当时她所在的小区即将更换物业,能否成功,她心里没底。干业委会的人都明白,一旦物业更换不成功,小区内持不同意见的各方力量又将粉墨登场。

 

第二次见面,她神采奕奕,由于小区物业招标结果是品牌物业中标,她认为向上的通道已经打通,在那一次上海地区业委会参与者的线下活动上,她事先做了ppt,和大家分享“怎么开业主大会才能确保没有瑕疵”。

 

第三次见面,品牌物业已正式入场,在简易布置的业委会办公室内,她坦言自己对这个结果“心满意足”,“现在哪怕这一届业委会集体辞职,我也已经无憾了。”

 

眉豆妈,是闵行欧风花都的业委会副主任。上海业委会交流群中有女性,但像她这样“家有小学娃,有IT本职工作又全身心投入的”并不多。她参与业委会的一路,充分展现了女性特有的韧性和智慧——邻居站在她家楼栋前仰头对着她家窗口骂骂咧咧,她平静地和女儿探讨英国矿工大罢工;很多小区的前后届业委会往往都有矛盾,她坚持“不翻旧账只管建设”;为了申请政府的“美丽家园”,她在居委会的帮助下,不厌其烦地准备资料,最终为全体业主争取到了政府1500万的综合治理项目。“每一个人都会有想要放弃的时候,但总有外力会来推动一下。”

 

“热心志愿者”眉豆妈

 

眉豆妈参与业委会是因为一件小事。她的汽车轮子被人捅了两个洞,去找物业,询问“以后有什么措施”,物业给了两个选项:你要么吵,要么物业免你两个月的停车费。这两个解决方案眉豆妈都不满意。于是,这位以前在业主群不说话的业主,变成了一位热心志愿者,开始追问诸如“为什么小区没有监控”、“为什么停车非常困难”、“为什么报修不能及时得到响应”等问题。

 

欧风花都小区照片,其中小区的樱花道今年春天刚修补好路面

 

一系列的问题问完,得出的结论是业委会不给力——小区第三届业委会还没运转两个月,就有4名委员提出了辞职,增补过程中产生了很多谣言,真相扑朔迷离,也就不可能顺利增补。那段时间,眉豆妈在公司的工作内容恰好有变,能在家办公,有比较多的时间当热心志愿者。

 

因为和居委会、业委会都有接触,眉豆妈了解了很多情况,一次和居委会书记通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话,基本上把小区所有的问题症结都理清了,得出的结论是要尽快成立新的业委会。为此,她去找业委会在职的3位委员做思想工作:既然短期内没法完成增补,自身不完备的业委会又无法召开业主大会对是否续聘物业作出决议,不如你们退出,重新选出新一届业委会。3位委员先是同意,又有反复,症结在于“业委会工作不同于其它,换物业又是最艰难的,你们毫无经验,我们实在是不放心”,但多次沟通后,他们交出了提前换届的书面报告。

 

与此同时,小区还组建了热心志愿者队伍,有将近七八十人,定制了服装,排班巡逻。“相当于大家一起散步,去发现小区有哪些地方是需要改变的。”业主们也会在散步时彼此沟通想法,当时一部分业主想要召集临时业主大会换物业,也有好多业主对小区品质要求不高,不同意换物业。最后只能妥协,先成立新一届业委会保障小区正常运作再谈其它。

 

小区居委会书记也觉得小区要改变,不能再“人斗人”了,提议前期存争议的人选不要参选,按照“年龄上老中青结合,地域上新上海人、上海人和本地人结合,区域上小区一二三期相结合,党员非党员结合,男性和女性结合”等原则,最大化地听取小区业主的心声。但这也受到了不少业主的抨击:居委会怎么可以插手业委会的事情,是不是想要保物业?

 

“叛徒”眉豆妈

 

业委会改选,小区业主群内部产生了7位候选人人选,大家心态也很好,都是“没有人上就我上”。但书记基于全局的意见提出不可能都选年轻人,“年轻人大多要上班,小区有些事情极其繁琐,需要随叫随到”。对此,业主们觉得不可理解,但眉豆妈认为书记的顾虑也有道理,“小区有1500多户,业主群里只有两三百人,确实不该以偏概全。所以我妥协了,觉得关键是合法合规要选出业委会,人选是谁并不重要。热心志愿者得知后就怒了,直接开骂‘你是叛徒’。刚被骂时,我也崩溃了,那么简单的道理,为何会解释不通?”2016年的5月,眉豆妈跟书记提出不参选业委会,后来不断有热心业主给她打电话劝解,让她为大局考虑,她才又回心转意。

 

新一届业委会成功组建后,立即需要应对小区业主在更换物业问题上截然不同的态度,当时换与不换的支持比例基本在1:1,业委会定下换物业的决策,就需要缓步前进,平稳过渡。这个时候,眉豆妈也发现了老中青结合的重要性——小区的工程,除了她之外,主要是4位年龄大的业委会成员在跟进,“他们有的是国有企业领导,有的是退休的居委书记,有的精通绿化,每一个都兢兢业业,空闲时间几乎都扑在小区事务上。”

 

物业只要配合工作,小区就理顺了,但很多具体事项在实施时阻力很大。因为小区已经运转了10多年,保安已经习惯了私下收钱,而且还有很多奇怪关系户,“5个地下车库,每个车库都住着人,涉及保安公司的人、垃圾工、洗车工等,都是不规范的,但原来的物业公司就是清不走。”

业委会与小区三期的业主代表会分期开会,并且会跟进老中青年业主的时间需求放在平时或周末等不同时间段

更换物业,业委会最担心的是交接时基础资料不全,于是先号召对小区已有车辆进行登记,小区业主也很配合,1538户有900辆车完成了登记。跟居委会及以前各界业委会交流,重建小区住户信息库。跟开发商协调,获取了小区原始规划图纸。因为要达成和平交接保证小区稳定的目标,跟物业往来非常多,在不明真相的业主看来,就是在“帮物业做事”,但她的立场很坚定:“我们这一届业委会不翻旧账,只管建设,虽然要换物业,但只要他们还为小区服务一天,我们就要配合一天,不能因争斗影响业主日常生活。”

 

特别是以前几届业委会成员,都在同一个目标下,为新业委会出谋划策。在眉豆妈看来,每一任业委会碰到的问题都差不多,对小区来说是非常好的经验。如果业委会的经验没法传承,那也是损失。“如何召开业主代表座谈会倾听意见,如何保持业委会的中立立场来讨论议题制作表决票,如何检查物业的日常工作,我们小区业主意见不统一,所以建设不能大刀阔斧一味蛮干……这些都是以往的业委会成员给我出的主意。”

 

无处不在的反对派

 

在小区事务上,眉豆妈的经验之谈是每一步都要考虑到后续会引起的问题。“事缓则圆。”小区每次开业主大会前,会开三次业主代表会议和一次热心业主会议,公示后不停开会,分散在平时和周末,听取不同人群的不同意见后,再修改方案,再开始公告发表决票。“每一个业主都有私心,每一项议题都会有人反对,业委会要保持中立,尊重这些私心、反对声,尊重他们合法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权利。

 

2017年,欧风花都开了三次业主大会,还有一次没成功。“不成功的原因是没经验,一次性把业主代表都邀请了,三个文本只读了修改的部分,听不懂的已经认为太多了,听得懂的则质疑为什么要改,然后开始喊口号……我在台上全傻掉了。”这一次夭折,业委会内部反思,发现是我们自己走得太急了,重新定下的规矩就是每次开业主大会都要充分沟通。“事实也证明,前期的沟通越多,议题被通过的可能性更高。”如今,每次一沟通都有会议纪要,业委会内部再汇总决定如何改变。通过这个方法,他们用一年半的时间成功更换了物业。“物业同意公开招投标了,才去跟反对换物业的业主谈,再和支持换物业的业主谈,最终各方同意了公开招投标。”也是用这个方法,他们成功申请落实了闵行区的“美丽家园”项目,“当时需要拍大量照片,几乎每周都要去街道诉苦,居民区书记、居委会主任也非常给力,四位一体的会议不知道召集了多少次,大家齐心协力想办法,赶在申报通道关闭前开了业主大会(要业主大会同意之后才能去做),最终拿下了1500万。”

 

每次开业主大会,眉豆妈压力都很大,因为反对派气势汹汹。但后来她想明白了,本意是为了小区好,实在通不过,就不做。但因为沟通充分,很多事都如愿达成了,这时候也有人故意会在旁边说一些不入耳的话,“但我已经不在意了,完全尊重他们骂我的权利。”

 

小区事务中的女性视角

 

因为亲身经历过一个个谣言的产生、发酵和变形扩大,眉豆妈就会质疑:我以前听到的谣言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吗?小区前一届业委会也成了“前车之鉴”,新一届业委会的宗旨是业委会内部有分歧,在内部解决。“任何一项事务表决,在内部谁投了不同意票,外部是不该知道的,对外就是一个最终的结果。小区业主提出的要求如果是有争议的,值班委员接待的时候也不能直接表态,而是由业委会统一讨论后再给答复。”

 

能让业委会的所有成员团结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远离人身攻击,所有事情都对事不对人。“有时候讨论偏离了,就把话题拉回来,把焦点集中在议题本身,是否值得做,如何做,能否有量化标准?围绕这个核心,大家就可以畅所欲言。”而要做到这一点,每一个人都要对其他人报以足够的信任。眉豆妈说:“我们很幸运,业委会成员虽然有分歧,但大的方向上是团结一致的。讨论过程中确实会碰到一些普遍性的问题,我鼓励先把各种可能性都列出来。比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关系,涉及到小区项目,举贤不避亲是可以的,只不过要把标准设置好。”眉豆妈相信人心都有向善的本能,对于一些小区工程,业委会也欢迎小区的业主来参与投标,“小区业主来挺好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如今,欧风花都各方面已经上正轨了,但小区也有持不同意见的业主在收集产证,要把这一届业委会干掉。也有很多人继续不满意——“美丽家园”项目还没有开工,小区停车困难问题也没有解决,小区的树木有人要求多修掉点枝叶以免挡住阳光,也有人跳出来大骂,称好好的树都被“砍头”了;海枣树感染病虫害了,需要整棵树挖出来就地掩埋,也有业主指责这是物业养护不当造成小区损失。分管绿化的委员听到个别业主完全不顾事实的指责,委屈得打电话要辞职,眉豆妈安慰他,要退一起退。她早已摸清了门道,500人的业主群,永远是10多人在上蹿下跳,更多的理性业主是潜水关注。“因为走在小区里,一直都有人跟我说,不要理网上那些人乱骂,我们都支持业委会。”这种网上和现实中的对比,让眉豆妈更有信心,觉得可以坦然面对这一切,“不管用什么方式换届,新的业委会上来,我也可以做到全力扶持他们,业委会有了传承意识,才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和女儿眉豆在敦煌

如今的眉豆妈做任何事已经不怕反对派,一切以票数说话。难得的是经历小区的纷纷扰扰,家人一直很支持,她先生一直嫌以前的她太宅,现在每天到小区散散步蛮好。而眉豆妈坦言,自己的私心是给女儿积累打怪经验。“九岁、十岁是孩子社会化的关键时期,如何激发孩子以群体利益为上,关乎她以后能不能真正幸福。业主来我家示威,我会和女儿讲其中缘由,她会联想到英国的煤炭工人罢工,跟我讨论如何在满足物质需求的情况下,追求精神文明。”在眉豆妈看来,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社区事务对孩子人格的形成会有独特的作用。“我不想让孩子成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更在乎的是她是对社会有价值的人,肯负责,有担当。等她成年了,我应该也会尽可能地鼓动她去干一届业委会。”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