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1959年10月1日,《解放日报》上刊载了一张照片,讲述了一位普通工人居永康,全家从一条破船上搬到了曹杨一村居住的故事。如今,老居一家怎样了?那一次搬家,对居永康的一家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作者:茅冠隽 2019-04-20 20:45
(7)
(0)
对小孩子来说,对世界最初的探索,是用味蕾勾勒的地图。而地图的中心点,永远是阿娘的家。阿娘毫不掩饰的偏爱、热情胜过亲戚的邻居、熟悉并喜欢舒悦的街坊,以及通行于楼道里的宁波话,构成了养育他童年的土壤。在这片区域里,舒悦是受宠的,他也从很小就明白了这一点。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孩提时的生活氛围,也为今天舞台上的舒悦定了位——“做好一个邻家男孩”。
作者:沈轶伦 2019-04-15 17:22
(4)
(0)
解放日报“找到你”寻人启事第三篇
作者:找到你 2019-04-15 16:01
(2)
(0)
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她们在新的上海看到了外面广阔的世界。
作者:雷册渊 2019-04-15 08:22
(7)
(1)
“找到你”第二篇
作者:沈轶伦 2019-04-08 12:07
(8)
(0)
“新蓬圆子”是用新生的蓬蒿榨汁后做的圆子,现在称为青团。“瓶装骨”则是把死者遗骨装入小瓫之中,崇明俗称骨殖瓫。翻译成现代文为“带着食盒拿着酒具去郊外一行,用只只青团来祭祀先祖坟茔。田头可见一只只的骨殖瓫,坟头培土后再贴上二字‘太平’”。
作者:柴焘熊 2019-04-05 10:37
(5)
(1)
照片摄于1954年6月23日。当时,《解放日报》记者在华东戏曲研究院的院内草坪上,捕捉到了这个场景。资料显示,那年3月1日,华东戏曲研究院创办昆曲演员训练班,从全国6000名考生中选拔出60位男女学生,由昆曲界传字辈老艺人传戏、授课。我要找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作者:吴越 2019-04-04 10:51
(7)
(0)
解放日报为你而来
作者:沈轶伦 2019-04-01 10:07
(5)
(0)
即使欧阳星南在“欧阳路”建造别墅,他也没有必要修建一条“欧阳路”,因为,“欧阳路”的一头在现在的大连西路,另一头在现在的临平北路,从欧阳星南的“别墅”走“欧阳路”到北四川路的家,会绕一个很大的圈子,甚至是南辕北辙。那么,当时为什么要建设“欧阳路”呢?
作者:薛理勇 2019-03-31 14:11
(1)
(0)
上海绒绣擅长表现人物肖像、名山大川、文化古迹、城市景观、民俗风情等,其中的代表作“万里长城”、“百花爭艳”、珠穆朗玛峰远眺“等杰作在国际上享有声誉,有的被送至联合国大厦陈列。如今上海绒绣已成功入选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作者:任炽越 2019-03-30 13:57
(2)
(0)
1950年,中国福利基金会托儿所(中国福利会幼儿园前身)从五原路搬到虹桥路1191号,收托幼儿从原先的50名激增到200名,园方急需人手。东家把幼儿送托寄宿后,原本照顾孩子的柯倩空闲下来,在东家的推荐下,去托儿所工作。这一工作,就是整整35年。没有人能够预料,这个贫苦的台湾女孩就这样,与海峡这边的这座城市命运互为见证
作者:沈轶伦 2019-03-29 14:28
(10)
(0)
想想吧,当饭桌上放着一盆微微冒着热气、由碧绿生青的草头和雪白如银的面鱼相杂而成的小菜时,有谁不会食欲陡增、胃口大开呢?长大后每每想起它的美味时,总觉得叫“面鱼搂草头”太委屈了它。这样的佳肴,说真的,叫白玉翡翠也绝对不为过份。
作者:柴焘熊 2019-03-29 13:57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