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荡口在说:水在源在流,有源不竭,流才能进大海,学与成,也在源在流。
作者:秋末 2018-12-18 07:06:43
(3)
(0)
同样是马洛伊·山多尔,就“思考”问题这样评述喋喋不休者:“这样的人不消化物质,他们只会将吸收的新鲜物质原样吐出。对他们来说,把舌头当成门锁的使命和威胁并不存在。”
作者:路来森 2018-12-17 07:05:26
(1)
(0)
见几束电光闪烁,须臾,各家的窗口又亮起了灯,我们又到其他楼道故技重演,惹来一阵骂声,我们则乐不可支。 
作者:李动 2018-12-16 07:09:10
(2)
(0)
​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不仅仅是谐二人姓名之音,更是说二人所处非地:为玉带挂在枯木林中,说明黛玉终于未能和宝玉结成良缘;金钗埋在雪里,暗示宝钗终宝玉所弃的结局。
作者:汪兰娇 2018-12-15 07:10:00
(3)
(0)
孟庭苇唱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那歌里的雨温柔,甚至带点妖娆,新北市野柳的雨粗野豪放,雨如鞭,风声紧,浪滚滚,伞打不住,衣衫湿透,鞋子进水。
作者:王坚忍 2018-12-15 07:04:58
(3)
(0)
他听了淡然一笑,说:当时那些民工都害怕了。不过我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干活的人也不容易……
作者:朱全弟 2018-12-14 07:15:42
(0)
(1)
但他近年来“变本加厉”,天天有小件,隔天一大件,从衣服鞋袜到米面油盐,从电器设备到书籍水果,几乎所有的生活需要他都买上了瘾,快递不停地上门,弄得我们老两口都不能外出,买个菜会个友电话都追来说快递到了。
作者:刘淑萍 2018-12-14 07:09:41
(1)
(0)
他20岁的儿子就质疑:你拍的戏有人看吗?反正我和我同学是不会看的。可儿子没事儿习惯到客厅转一圈,就在多转几圈之后,他跟着侯鸿亮把剧集看下来了。
作者:曾于里 2018-12-13 07:08:23
(5)
(1)
1981年的中国,春潮涌动。这年夏天,上海百姓的电视荧屏上,一部摄制于1964年的日本电视剧《姿三四郎》夜夜霸屏。“呀得吧勒嘅呶……”《姿三四郎》片头曲粗犷的歌声,从千万上海人家传出,在都市的夜空汇合回荡。马路上,行人稀少。这部以明治十五年为历史背景描写日本柔道风云的电视剧,开启了上海电视的译制剧时代,从此,各种外国电视剧陆续亮相沪上荧屏。
作者:袁念琪 2018-12-13 07:08:22
(1)
(0)
1989年,“白玉兰纪念奖”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踏着“春天的脚步”绽开了花蕾。从那以后“白玉兰纪念奖”“白玉兰荣誉奖”“上海市荣誉市民”这三枝朵朵向上的“白玉兰”陆续开放,组成了上海表彰外籍友人的系列奖。
作者:章慧敏 2018-12-13 07:08:21
(0)
(0)
今年12月11日是我国“两弹一星”元勋、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诞辰107周年。当我们再次捧读钱老留下的《钱学森书信》和《钱学森书信补编》,感觉中国书信史上特别精彩的一段在面前豁然打开。
作者:顾吉珉 2018-12-13 07:05:21
(4)
(0)
我就这样被《百年孤独》里时光的“飞毯”载着,回到我已离去多年的乡村,并看到了那个在亲戚穿梭来往的房间内,不断地跺着冻僵的双脚读书的女孩。
作者:安宁 2018-12-12 07:13:46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