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反腐记 > 文章详情
给办喜事村民送花圈的村官,一号文件能不能治得住?
分享至:
 (4)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若水 2018-02-07 17:36
摘要:一系列重磅文件密集聚焦农村黑恶势力,说明这一领域是当前及接下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

近日,中央一号文件确定,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处力度,严厉整治惠农补贴、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收等领域侵害农民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十八大以来,随着正风反腐持续深入推进,“打虎”“拍蝇”“猎狐”齐头并进,成效斐然。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强调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对于腐败,不管城乡,就像一颗社会毒瘤,不彻底根除就会殃及一片天地。一系列重磅文件密集聚焦农村黑恶势力,说明这一领域是当前及接下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

 

 

 

村官群体需要照单办事

 

十八大期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7.8万人。这个数字也说明了村官群体存在着诸多问题。

 

近日,中纪委曝光多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有的套取、骗取、挪用扶贫资金,有的截留五保资金,有的借机优厚亲友或为他人谋利收取财物,不一而足。其中既有县级扶贫办党组成员、州农业机械管理局原党组成员等机关干部,但主体是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等基层干部。

 

随着国家对扶贫工作不断加码,相关的惠农补贴、扶贫资金也成了被某些人瞄上的“香饽饽”,而基层集体资产管理领域更是由于监管缺失成了腐败的重灾区。截留补贴款,拆迁补偿款,甚至是扶贫款、低保款、救灾款这种救命钱,各种申请吃拿回扣,更有甚者在基层无法无天以万岁自居。分析近些年有关部门披露的案例,可以将之大致分为贪污受贿、截留挪用、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四类。不仅如此,在扶贫中玩数字游戏,搞数字脱贫的把戏,也不在少数。

 

在征地过程中利用集体土地中饱私囊,是少数村组干部“土地腐败”的手段之一。在土地升值、资源宝贵的背景下,少数农村党员干部、特别是村主任,利用职务便利直接侵占集体土地,有的还进行违章建设,获取非法利益。除了直接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牟利外,少数村干部还利用集体土地资源徇私舞弊,或利益交换,或优亲厚友,或随意处置,严重损害集体土地权益和社会公平。

 

除此之外,百姓身边的“蝇贪”们贪起来真是无缝不入,令人深恶痛绝。据报道,在一些地方办低保,盖章收10元;变更住宅使用,一颗章100元;办理户口迁出,想敲章先掏150元,甚至还出现所谓“印章磨损费”、“办公费”、“赞助费”……

 

“治理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是纪检监察机关今后三年的一项重要任务。”2017年12月,中央纪委近日印发通知,决定从2018年到2020年持续3年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

 

不久前,中央纪委有关负责人指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认真履行党章和宪法赋予的职责,加大监督执纪力度,重点查处贯彻落实党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弄虚作假问题,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虚报冒领、强占掠夺、挥霍浪费、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等行为。要通过深入细致的专项治理,确保扶贫政策和资金项目的“阳光雨露”惠及贫困群众,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厚植党的执政基础。

 

此次中央一号文件中又明确提出: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处力度,严厉整治惠农补贴、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收等领域侵害农民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这样的表述增加了制度建设的内容,长远来看有正本清源之效。

 

 

基层“村霸”霸道超出想象

 

在乡村,存在着一些横行乡里或利用家族、宗族势力称霸一方的“村霸”、“乡霸”,而且他们往往与基层干部有着很深的关系。

 

近日,湖南纪检机关查办了一起村官案件。湖南长沙市望城区齐天庙村村委会主任罗英俊,为了自己出行方便,强行将由扶贫专项资金修建的道路改道,道路修建计划既没通过村“两委”会议,也没通过村民代表大会,彻头彻尾地违反政策和程序。

 

此外,这位罗主任手下还支配着一些闲散人员充当打手。他多次向承包村幼儿园建设的建筑企业和一家水泥制管厂索要2万元环境卫生管理费,但两家企业认为费用过高不愿妥协,多次索要无果后,罗英俊干脆给企业断了电。两家单位被逼无奈只得向他们妥协,一共向罗英俊上交了3.5万元才算了事。

 

在河北有一位女“村霸”,比罗英俊还牛,她就是河北定州市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主任孟某芬。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的负责人介绍,自2012年以来,当地逐步形成了以孟某芬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造成恶劣影响。孟某芬在基层为非作歹之行径让人震惊,曾有一村民家办喜事,没给孟某芬上供,结婚当天,该村民家竟收到了孟某芬送到门口的花圈。不仅如此,孟某芬还动用村里的大喇叭骂街。

 

像罗英俊、孟某芬这样的农村干部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问题日益严重,侵害了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影响了基层社会和谐稳定。从一些个案来看,“村霸”涉及较多的是经济腐败、拉票贿选、恶意欺压等行为,这些最容易激起民愤,造成干群关系紧张,影响农村社会稳定。只有坚持重点打击“村霸”,深挖农村黑恶势力保护伞,才能保障农村换届公平公正,保证农村稳定,进而推动农业生产有序进行,保障农民生活安居乐业。

 

2017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明确提出: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通告》明确提出:要以“零容忍”态度,坚决依法从严惩治,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重拳出击,欢迎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黑涉恶犯罪和“村霸”等突出问题并且予以奖励。政法机关将依法保护举报人的个人信息及安全。

 

各地政法机关已经行动起来。基层腐败的“保护伞”、各种“村霸”“乡霸”们,末日来了。

栏目主编:陈琼珂 文字编辑:陈琼珂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