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他在嘉定老城一处纺织厂改造的园区里,造了个袖珍版“豫园”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21-08-31 20:53
摘要:希望更多人驻足欣赏身边的古典美、艺术美。

江南园林在哪儿?通常在曲径通幽、静谧偏远处,隐藏在青山绿水间。可你也许不知道,在嘉定热闹的老城区里,竟然藏了个袖珍版“豫园”。

这个名为“明徹山房”的园子并不大,只有数百平方米,位于嘉定现厂创意园区,园区外便是车水马龙的博乐路。走进这个创意园区,从一个极易被忽视的入口继续往前,可见一条石板小径,转角尽头便是草木葱茏、鱼戏池塘的“明徹山房”,真正阐释了“心远地自偏”。日前,记者跟着“园主”尹昊,来到这个精致的江南园林探寻了一番。

尹昊出生于1977年,是个狂热的古典园林爱好者。“我是南翔人,老家离明代古典园林古猗园非常近,小时候常去玩。更巧的是,我妻子家住在嘉定秋霞圃附近,秋霞圃也是我非常爱逛的地方。很久以前,我就有个梦想——亲手打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园林。”

十多年前,尹昊积累了一些财富,便开始着手实现自己童年时期的梦想:造园。“首先是要学习——以前我对园林设计一窍不通,必须读书。我买了很多园林设计方面的书籍,一有空就翻,《中国古代建筑》《东南园墅》《园冶》等几本书都快被翻烂了。”

有了足够的知识,2008年,尹昊在嘉定区外冈镇葛隆村改造了一户农宅,建了一个名为“三叶草堂”的园子。尹昊告诉记者,三叶草是一种很普通的植物,取“三叶草堂”作为园林名字,表示这是一个接地气的园林。“可以野趣横生,也可以供文人学者在园子里聚会交流、开展各项活动。”

不过,数年前因房屋动迁,“三叶草堂”存续了十来年后不得不关闭,尹昊开始另觅他处造园。这一次,他选中了嘉定西南角现厂创意园区内的一处旧厂房。

“现厂”,以前真的是个厂——有着70余年历史的嘉定飞联纺织厂(棉纱三十四厂)就曾位于那个地方。在近年来的城市更新中,这个大型纺织厂的厂房被保留了下来,有锯齿天窗的大型纺织车间被改造成了韩天衡美术馆,其他厂房空间则被改造成了一个创意产业园区。

“这里环境很好,依傍潺潺而流的护城河,虽处闹市却闹中取静,还有繁华的地段和便捷的交通,是构建城市山林的绝佳之地。另外,‘现厂’内有韩天衡美术馆,对面有嘉定紫藤园,这片区域承担着为嘉定老城注入文化活力的功能,在此造园能承载乡愁,再合适不过。”2018年初,尹昊租下园区内的一处包豪斯风格的旧厂房,开始打造“明徹山房”。“明徹”,取自南北朝时的一通摩崖石刻拓片,有“明净纯澈”之意。

“跟我来吧。”日前,“园主”尹昊招呼记者进园,边走边向记者介绍园内的花草树木、奇石摆件。他告诉记者,江南园林通常不以大为美,而是以小巧见长。“这个‘明徹山房’并不大,但有石、有水、有林、有亭,闹中取静、别有洞天,我非常喜欢。”

“明徹山房”古木耸翠、秀映清池,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仅构建了数年的新园。微风拂过,树叶沙沙簌簌,群鸟嘤鸣,天籁盈耳。园内点缀了几座太湖石,几尾锦鲤在流水中悠然游过,平添了几分生趣。园内还有座亭子,位于全园最高处,游人可远眺,也可进亭休憩,饱览全园美景。“为了让园子的空间更有层次感,在设计上我是花了些‘小心机’的,比如园外围栏用的是圆弧形的竹篱笆,一方面和大自然无缝贴合,另一方面也最大限度‘撑开’了园内空间;另外,园内石径都设计成了曲线或环形,增加了园子的动线长度,营造出曲径通幽的感觉。”尹昊告诉记者。

在造园的过程中,叠石、理水都有讲究。岸边杨柳、窗前竹影、墙里芭蕉……处处皆是规矩。营建时,尹昊特意保留了厂房仓库原有的现代建筑风格和结构特性,将简约、清新、朴实的包豪斯风格与中国建筑的白墙、黑瓦、漏窗以及中国传统家具、陶罐青瓷、水墨书画、枯枝莲蓬等融为一体。

如今,“明徹山房”已和上海不少文人雅士结缘,很多人已多次到访。作家马尚龙参观“明徹山房”后感慨:“山房是玲珑版的豫园一角,是‘观海听涛’的惬意之地,主人在硬邦邦的钢结构下制造了柔顺的江南后花园,是个去了还想去的好地方。”每逢传统节日,那里还会举办“新岁送联”“元宵插花”“谷雨赏卷”“端午笔会”“旗袍秀”等活动,还会定期举办书画展、摄影展等,已成一个以文会友、艺术鉴赏、文化交流的平台。“希望这座园子能被更多人喜爱,让更多都市人的生活节奏慢下来、停下匆匆的脚步,驻足欣赏身边的古典美、艺术美。”尹昊说。

栏目主编:周楠 文字编辑:茅冠隽
视频采制:茅冠隽
图片来源:尹昊 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