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市场解码 > 文章详情
一年半关店92家的味千拉面,拿什么来迎接资本市场对“拉面界”的围猎?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卫群 2021-08-28 18:20
摘要:吃一碗味千拉面曾是人们在日本动漫、影视剧以外最容易接触日式文化的窗口。

几天前,港股上市公司味千(中国)发布2021年半年报,公司上半年营业额为10.13亿元,净利润4965.8万元。截至8月26日收盘,公司股价只有1.37港元,市值14.95亿港元。

尽管这份“成绩单”与去年同期同比,味千拉面营业额增长了46.6%,但关店趋势仍在继续。2018年12月,味千拉面曾在迎来50周年生日庆之际,喊出了“大骨熬汤50年,全球门店800家”的口号,孰料事与愿违,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味千(中国)门店数量分别为766家、799家、722家、707家。这意味着味千2020年关店77家,2021年上半年又关闭了15家门店,同时,离“全球门店800家”的距离更遥远了。

在2020年年报和2021的半年报中,味千将经营不善以及关店的原因归结为新冠疫情。但撇开外界因素,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味千拉面“老”了。

曾经辉煌

味千拉面的真正创始人名叫重光孝治,他开设的拉面馆在日本熊本,是一家拥有的座位数不到10个的小店。

1996年,当时还在做外贸的潘慰偶然来这里吃饭,用餐后感觉味道不错,于是和对方谈起了代理合作。谈到最后,潘慰拿着对方的终身代理权,回到国内创立了味千(中国)。

潘慰的拉面馆从中国香港做起,而后进入深圳。味千拉面深圳华强北路店在开业当月,就实现了盈利。再之后,她带领团队赴上海开拓市场,规模很快就超过了深圳。

就这样,这个源自日本的拉面品牌,在中国市场遍地开花。味千拉面以每年开20至30家的速度扩张,很快门店数量超过100家,员工数量也达到近5000名。

2007年,味千(中国)登陆港交所,获192倍认购,融资2.5亿美元,成为中国内地第一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连锁餐饮企业,潘慰直接晋升为中国内地餐饮行业女首富。

创办日本味千拉面的重光家族背后是重光产业株式会社,它一直给味千(中国)提供特色日式汤底,后来潘慰在国内也建设了生产基地。味千(中国)上市后,重光家族也拥有股份,但味千(中国)仍旧是独立运营的公司。

屡屡失意

作为日式拉面在中国的“鼻祖”品牌,吃一碗味千拉面曾是人们在日本动漫、影视剧以外最容易接触日式文化的窗口。

然而,上市不到两年,2011年的“骨汤门事件”却成为味千拉面的“滑铁卢”。2011年7月有媒体爆出,味千拉面着力宣传的纯猪骨熬制汤底竟然是用浓缩液勾兑而成的。7月24日,味千拉面承认,汤底的确是由浓缩液兑制而成,当然浓缩液是由猪骨熬成的,送至门店后,由工作人员通过加水和其他一些佐料“还原”成汤。受此事件影响,味千中国股价大跌,市值蒸发65亿港元。

图为味千拉面在日本山形的中央厨房。(资料照片)

为了摆脱颓势,味千拉面近年来还开展多元化投资,但不走运的是,投资的接连失利。2020年,味千(中国)2015年投资中国内地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生态农业确认减值亏损,大幅拖累了其2020年度的业绩。近期,鸿轩及其控股股东涉及多宗诉讼案件,偿债能力成疑,味千(中国)随即将此前投资的6130.6万元确认为减值亏损。在更早以前,味千拉面还因为投资百度外卖失利,于2017年巨亏4.87亿元。

拼杀无力

2014年起,随着互联网对餐饮行业的不断渗透并重塑消费习惯,国内餐饮行业竞争开始加剧,曾经在市场上独占鳌头的味千拉面迎来更多竞争对手。

2021年起,这场各路资本对拉面市场的“围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成立于2019年的马记永、成立于2020年的张拉拉、陈香贵等品牌,在今年上半年相继获得融资,参与投资的不乏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源码资本、高榕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今年7月,和府捞面宣布完成近8亿元E轮融资,创下了今年以来国内连锁面馆行业最高融资纪录。同月,遇见小面距上一轮融资披露仅过去三个多月时间,也宣布已完成超1亿元新一轮融资,估值约30亿元;五爷拌面在今年6月宣布完成了A轮3亿元融资后,在7月又获得了“投资风向标”高瓴的A+轮投资;今年8月,陆正耀创立的面馆品牌“趣小面”在重庆、北京开业,目前已成立20家分店……

但味千却还是从前的那个味千。

先说价位。味千拉面提供的餐品主要为日式拉面、饭食和小食,如果把它归入“快餐”业态,吃一顿人均消费大约要四五十元,市场上有的是二三十元吃饱、三四十元吃好的面馆。更何况味千拉面的量还很少,许多男性顾客认为光点一碗面根本吃不饱。过高的消费价位,很难让工薪阶层把它当作可以经常光顾的“食堂”。

再说业态。如果把味千拉面归入“轻餐饮”“休闲餐饮”等时尚餐饮业态呢?它“老气”的装修风格又实在有些违和。此外,业内人士认为,如今,在“餐”与“饮”越来越不分家,餐饮企业纷纷瞄准“四餐经济”,以此摊薄不断上涨的租金和人员成本的情况下,味千拉面更没有拿得出手的饮品。相比之下,麦当劳、肯德基除了汉堡、鸡翅,还有咖啡、奶茶、冰激凌;就连一些“早餐工程”企业,也有拿得出手的银耳羹、冰豆浆……

一位顾客表示,多年来,对味千拉面饮品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杯装在黑色陶土杯里的免费日式煎茶,无非用来解渴而已。“没有饮品,顾客大多吃饱后就抹嘴开溜,也不会借此宝地谈事或写个邮件。”

对此,资深业内人士建议,如果说20年多前味千拉面能在中国冒出来,是因为它填补了平民化日式餐饮的市场空白,那如今,进一步明确市场定位是它重振雄风的关键。否则,接下来“拉面界”的一场场好戏,有可能会进一步挤压味千拉面的市场空间。

栏目主编:吴卫群 文字编辑:吴卫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邵竞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