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吴昕从电视转战舞台,首次挑战性别认知障碍的杀人犯,哭得流出了鼻涕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2021-01-16 19:57
摘要:“如果你有很向往的生活,有没有勇气行动,迈出追求的那一步”

“与预演场相比,首演场修改75%内容,包括台词、结构、场景、性格、演法。”1月15日,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悬疑舞台剧《片想》在美琪大戏院首演,主演吴昕评价自己变化,“一上场,我去掉那些耍帅动作,表演更走内心。”

舞台上,她饰演的日浦美月走出十字架,由于哭得太投入,甚至开始流鼻涕,“我对着饰演西胁哲郎的朱新锐,不停流鼻涕,真是涕泪交加,彩排时候很难出现这样的激烈情绪。”

《片想》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直木奖入围作品、长篇小说《单恋》,讲述上世纪90年代一起因性别认知障碍难以在社会获得性别认同而引发的凶杀案:前帝都大学美式橄榄球队聚会日,曾经的队员们又聚在一起,昔日风姿曼妙的球队经理日浦美月,如今形容举止竟全如男子。更令大家震惊的是美月带来的消息:“我杀了人,准备去自首。”命案牵扯出复杂的隐情,昔日的四分卫、跑卫、近端锋又一次聚在一起,为了填补曾经输了的那场比赛,为了守护“美月”真正想要的生活以及未来的人生,在这不可预知的“赛场”中默契配合。

剧中,“单恋”概念不仅存在于角色们之间的情感纠葛,更是每一位努力奔跑的“日浦美月”对心中真实自我的单恋与追随。当他们努力想面对“真实的自己”,现实却不断让他们继续戴着面具伪装自己。许多人都单恋着内心深处另一个自由而独立的灵魂,没有牵绊,努力成为不受外界束缚的灵魂。

吴昕在《片想》中扮演生理性别女、心理性别男的性别认知障碍者日浦美月。为什么会想到出演话剧?吴昕谈起看《暗恋桃花源》情景,“我看着何炅、谢娜作为演员,在谢幕走出来时,非常幸福。”

来到《片想》剧组后,吴昕发现,话剧比想象中更难。“与专业话剧演员相比,我说话气短,一遇到大段台词,说到后面容易没气,导演让我天天跑步。站在舞台上,我的动作、走位、说话重音,都需要调整,感谢有好的老师帮我梳理思路。”

从电视荧屏转战剧院舞台,没有镜头辅助表演,是吴昕遇到的巨大挑战,“角色有内心波动,但是坐在剧场后排的观众离你很远,他们能不能感受到角色的悲伤?没有台词的时候,我在台上要干什么?这一切对我而言都很新鲜,都要学习。”

为了准备首演场,吴昕又进行半个月排练,“预演时,台词滚瓜烂熟了,这次又重新调整,情节和场次变得不同,有时候说着、演着容易串起来。”作为话剧新人,吴昕倒是完全不紧张,“演完挺爽的,很释放,排练那么久,就等着这一刻。”

她评价剧中的自己,台词、走路习惯变得都不一样,“说话节奏、力量感、肢体表达,多尝试,每一遍排练、演出都不一样,挺锻炼反应能力。”

小说中,东野圭吾定义日浦美月,“假设男人是黑石;女人是白石,美月则是灰石。她具有两者的要素,而且是各50%,但是无法属于其中之一。原本所有人就不是彻底的黑或白,而是居于由黑至白的渐层之中,至于她则是处于渐层的正中央。”吴昕非常喜欢东野圭吾的书,“日浦美月比我更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这部剧启示观众:如果你有很向往的生活,有没有勇气行动,迈出追求的那一步。”

朱新锐则表示,饰演橄榄球队队员,演员们恶补相关知识与技能,毕业重聚一幕让他想到自己五年、十年后的状态,仿佛看到了未来。

相较于以往的舞台作品,导演俞鳗文此次一改往昔,利用日式移门将《片想》舞台空间整体融合。双层空间结构将碎片化场景整合起来,多媒体设计由屏风画生发,结合“监控”视频的多格样式,将三个主角的“视角”穿梭于故事的过去与现在,将命案背后大家全力保护的秘密“跨时空”联结。在这块拼贴大画面里的每一个人,都影响着这起杀人案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俞鳗文利用生活流手法,帮助每一个出现在舞台上的角色完成与内心的那份“单恋”的和解,“这是一部属于自己和自己关系的作品,让我们从‘别处’归来,自我悦纳。”

上海之后,《片想》在厦门、北京、武汉、成都等更多城市巡演即将开启。从预演场到首演场,吴昕的粉丝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演出,吴昕评价自己与粉丝的关系,“双向给爱,互相给力量。”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