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博物馆禁止社会人士入馆讲解:馆方讲解“不解渴”,凭啥不准市场补充?
分享至:
 (21)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简工博 2020-10-18 06:46
摘要:“人才和受众都有,博物馆应该反思为何丢失阵地。”

昨天,辽宁省博物馆发布了《关于实施(试行)的公告》,明确“原则上不允许社会人士(含导游、社会教育机构及其他个人)在博物馆展厅组织开展讲解活动”,引发争议。

据了解,国内不少博物馆都明文规定“禁止社会人士讲解”。然而一些观众对此并不理解:一些博物馆本身的讲解服务十分单一,为何不在观众自愿的情况下,允许社会人士讲解?

对此有文博业内人士则表示,博物馆承担着公共教育的义务,普通观众大多不能分辨讲解者的水平:“只顾语言精彩,知识漏洞百出,那就得不偿失了。”

缺少互动没有个性,馆方讲解“不解渴”

“不管是看艺术展还是文物展,我都希望有深入浅出的讲解。”市民罗女士每次到博物馆参观,都会租借讲解器,但体验并不好。

“机器解说太无聊了,很多东西我看不懂,讲解也听不懂。”罗女士在一次纺织品文物展上,听到一个生僻的织法名称,但她根本听不懂:“听了跟没听一样。”

辽宁省博物馆在《办法》中承诺,日常开放期间,“由专职讲解员和志愿者为公众提供免费定时讲解服务”。但这一许多博物馆采取的办法,在一些观众看来仍然难以满足“互动”“个性化”的要求。

市民邱女士看过一次画展,每两三件展品就配有一名工作人员讲解:“但他们讲的内容太‘大路’了,我百度就能搜到。我都排队到现场了,想知道的是创作的细节甚至创作者的八卦,但讲解员面对络绎不绝的观众,根本没法交流。”

从事语文教育的付晴对很多博物馆的讲解文本都不满意。一次参观古代玉器展,讲解员介绍一件重要展品时,用了很多博物馆讲解都会用的话——“器型精美,工艺精湛,代表了当时最高的工艺水平”。

付晴忍不住发难了:“哪儿精美了,能详细说说吗?这是当时最高水平,我看也不怎么样,凭什么这么说?”连番发问竟然噎住了讲解员。后来同团一名参观者摘下自己随身的现代玉坠,讲解员才在现代与古代工艺对比中讲出门道。

“我平时教育学生,写作一定要描述细节,不要用什么‘精美’‘精湛’‘最好’这样笼统的词。但是我在不同的博物馆听过无数遍这种没有意义的词。”付晴甚至算过,一些讲解中,部分文物只有寥寥数十字:“大家感兴趣的是细节,是背后的故事,但馆方讲解往往不会涉及。”

一批社会讲解人员因此应运而生。在淘宝上搜索,可以找到不少国内外博物馆讲解服务的商品。一些讲解者还会将自己讲解的视频提前发给消费者,还有人会询问消费者希望了解展览哪些方面或展品的相关信息。

讲解词要“审稿”,是否涉嫌不正当竞争?

在辽宁省博物馆发布的这份《办法》中,对于确有需要引入社会讲解的提出了要求:“讲解申请人需提前一周填写申请表和单位证明公函”“并提供拟讲解展览的详细讲解词”。

“我们专业课老师以前曾直接带我们去博物馆上课。如果按照这些规定,得给馆方审核讲课内容?”本科历史专业的王微维表示,历史很多知识点本身是有争议的:“博物馆虽然有很多研究资源,但并不一定他们认可的结论就是对的啊。”

“无论这样的规定出台背景是什么,感觉执行起来都挺难。”市民秦方自己喜欢历史,朋友也喜欢邀请他一起到博物馆看展览,听他讲背后故事:“我这样算不算‘社会讲解人员’?如果我不算,那人家花钱请的讲解人员,只要不是别着对讲机挂着大喇叭,又怎么跟我这样‘友情客串’区别?”

据了解,针对这一问题各地规定不尽相同。例如,《北京市旅游条例》明确——“故宫、天坛、颐和园、八达岭长城、明十三陵、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等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景区实行讲解员管理制度。”但《上海市旅游条例》就没有相关的解说管理规定。

而从事律师工作的叶先生则表示,博物馆讲解器租借需要租金,有的博物馆提供有偿讲解服务,禁止社会讲解人员涉嫌不正当竞争:“《文物法》明确规定‘文物属于国家所有’,社会讲解人员为啥不能讲国家所有的东西?”

业内人士:防止出现知识性差错

“从博物馆业内来说,这样的规定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维持馆内秩序,二是防止出现知识性差错。”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辽宁博物馆提出审核讲解文字,是“确保对本馆展览、展品诠释的不违反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不损害公共利益”,“相信主要是为了防止知识差错。”

在一家博物馆工作过的陈先生也透露,他曾在博物馆遇到过不少“瞎讲”的社会讲解人士:“曾经遇到过有人对着一柄青铜剑讲解,说上面的绿色是‘尸液浸泡’的,简直又好笑又好气。”在陈先生看来,千万不要轻易通过网络找社会人员讲解:“很多人文化程度不高,更谈不上研究,就是拿段子迎合消费者,贻笑大方。”

据介绍,社会人员因讲解大声喧哗、长时间霸占重要展品通道等,也曾引发过其他参观者不满。2018年,一名男子在北京恭王府博物馆为朋友讲解时被工作人员阻止。事后馆方向媒体公开了当时的监控,当事人在展厅内讲解声音较大,吸引了十余名游客围绕听他讲解,影响到其他游客观展。

“与其有争议地禁止社会人员讲解,不如发挥自身优势牢牢吸引参观者。”一些市民建议,博物馆除了研究、展陈,还有教育服务公众的职责:“关键是提升服务意识,要站在观众角度而不是博物馆的角度来撰写讲解词,还可以根据观众的需求,准备不同版本以满足个性化需求。”

“现在手机很方便,但人工讲解还是必要的。”有市民建议,可以提供多版本讲解词供参观者手机查阅,同时配备一定数量的讲解员和志愿者,回答参观者的问题:“相比照本宣科,互动对讲解者的要求更高。”

“很多博物馆的讲解员肚子里有货,比如网名‘河森堡’的国博讲解员袁硕、西安碑林博物馆‘网红’讲解员白雪松。他们这么火,说明知识和趣味、门道和热闹是不冲突的。”付晴说,会去博物馆的大部分都是“虽然还在看热闹但想懂一些门道的人”:“人才和受众都有,博物馆应该反思为何丢失阵地。”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片)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