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港澳台 > 文章详情
这个重要机构脱胎于孙中山“五权宪法”,为何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偏要跟它过不去?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赵毅 2019-04-15 06:00
摘要:可以看出,早年能够担任“考试院长”一职的人物,或极具名望,或身份显赫,因为只有自己卓尔不群,才有资格选拔人才、奖掖后进。

 

韩国瑜到底选不选?蔡英文和赖清德到底谁来选?在一片喧嚣声中,很少有人注意这条新闻:本月11日,台湾立法机关初审通过了“考试院组织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根据这份草案,当局“考试院”中的“考试委员”名额将从19人降为3人,任期从6年改为4年。

 

如果这份草案正式通过,将是“考试院”在组织机构上的一次大幅度调整。经此调整,不仅“考试院”规模将大幅缩减,且“考试院长”一职将摆脱中立性与制衡性,正式成为执政党的工具。简单说,如果草案通过,2014年9月就任的“考试院长”、中国国民党籍的伍锦霖,根本不可能任职到现在。他早就应该随着中国国民党的下台而卸任,同时民进党也可以安排自己人出任“考试院长”了。

 

成立于1928年

 

那么,台湾当局的“考试院”是干什么的呢?这还要从1921年中华民国建立说起。

 

根据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五权宪法”(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等五权分立),考试院在1928年筹备,1930年正式成立,筹备人、首任院长是戴传贤(戴季陶)。他是最年轻的“五院”院长,年仅37岁,且他在任考试院院长一职长达20年。

 

按照1928年通过的“考试院组织法”,考试院设置院长1人、副院长1人、考试委员19人,均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后任命,任期6年。我们文首说的这次台湾立法机关初审通过的修法草案,针对的也正是“考试委员”设置。

 

当时的考试院就已具备了较完整的组织架构,分别设置了考选部(主管包括公务人员考试在内的各种考试)、铨叙部(负责公务人员的任免、考绩、升迁、褒奖、抚恤、退休等事项)、公务人员保障暨培训委员会、公务人员退休抚恤基金监理委员会等机构。

 

可以说,只要成为公务人员,从录用考核、任免升迁到退休养老,都由考试院管。

 

负责公务人员一生

 

既然机关名称以“考试”为名,通过考试甄选人才自然就成为“考试院”最重要的职责。

 

考试是公务员的主要来源之一。南京国民政府公布的“考试法”规定考试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公职候选人,即全国和地方各级民意机构代表。不过,实际上采用了审查办法来代替考试。第二类是任命人员的考试,实际上政务官的任用是由国民党中央决定,不必经过考试。由此可见,过去的“考试院”工作就存在水分。第三类是依法应领证书的专门职业或技术人员的考试,包括律师、会计师、技师、医师、药师等。

 

此外,铨叙是考试院的另一个基本职权,也就是甄别登记、任用分发、官等官俸、考绩奖惩、退休抚恤等,考试院为此制定了一系列法规。还有,就是规定官等与官俸制度,比如1949年1月1日就公布了“公务员俸给法”。当时,最高级的特任官员月俸是800元,而一般官员最低俸级仅55元,两者相差15倍。

 

退休抚恤制度也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也正是由于退休抚恤制度与年金制度紧密相关,导致这些年在岛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年金改革风波。2017年2月19日,主张修改“考试院组织法”的民进党团立法机构总召集人柯建铭就说,年金改革在即,修改“考试院组织法”缓不济急,所以才没有修法。一直到本月11日才使修法草案初审通过。

 

割断与中国历史连接

 

1949年国民党当局退往台湾,“考试院”也迁往台湾。70年来,尽管“考试院”及其各种制度随时代变化有些调整,做出过一些妥协与折中,但总体上它仍然是“五权分立”中的重要一环,也成为政党政治的制衡手段。

 

但“考试院”也有其问题。事实上,如同“监察院”占据了立法机构的部分调查权、弹劾权一样,“考试院”也把行政机构的部分人事权(如中层与基层人事)切走了一块。因此,多年来绿营(甚至小部分蓝营人士)始终有人主张废除这两个“鸡肋”机构,存废争议始终不绝于耳,只是由于废除“考试院”“监察院”的门槛太高,需要修改宪制性规定,且需要全民复决,两个机构才不至于立刻消失。

 

因此,相对于废除“考试院”的高门槛,缩减编制与任期就是比较容易做到的。这也是此次绿营修改“考试院组织法”的原因,在不触碰宪制性规定的前提下,以法规的形式,从组织机构的角度弱化所谓“盲肠部门”,历来是绿营的拿手戏。

 

这样的话,让那些已经过世的历届“考试院长”、特别是在两岸赫赫有名的人物情何以堪?

 

如上所述,考试院从筹备设立的1928年到1948年,负责人都是戴季陶。而在他之后,曾经担任考试院副院长的孙科不遑多让,他除了担任过第四、五任考试院长外,还担任过行政院长和立法院长,是唯一一位执掌不同院的院长。

 

此外,孔子第77代嫡长孙孔德成,也曾经在台湾做过10年的“考试院长”。他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世袭官员,袭封“三十二代衍圣公”,1935年国民政府改为第一代“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特任官待遇。2008年10月,孔德成病逝于台北县(今新北市),享年88岁。 

 

可以看出,早年能够担任“考试院长”一职的人物,或极具名望,或身份显赫,因为只有自己卓尔不群,才有资格选拔人才、奖掖后进。

 

只是,这一法规草案一旦被民进党当局控制的立法机构通过,会不会让“考试院”从此“空洞化”,让宪制性规定被“架空”,进而割断与中国历史文化的连接,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栏目主编:洪俊杰 文字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