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我们是如何裁员的?(上)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木愉 2018-02-08 06:44
摘要:我的部门有6个人,我开始考虑让谁走路。考虑来考虑去,让谁走都不好。大家都需要这个饭碗。我想要不就一刀切,从我做起,每个人都减少10%到20%的时间,相应减少报酬。如果有谁受不了这种减薪,决定到外面去寻找机会并最终找到了,那么留下来的位置就取消,其工作由其它人来分摊。

几个月前,我所在的医院里的几个心血管医生突然宣布离职,本医院的心血管科顿时沦陷。这个事件就如一个人口密集的地区遭遇了8级地震一样。从财务角度而言,心血管科是医院的中流砥柱。我明白,医院一定不再需要原来规模的管理辅助部门,裁员不可避免。

 

这几个医生宣布离职,正式离开却是在两个月之后。这段期间,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暗潮汹涌。好多人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工作可能不保,虽然照样说说笑笑,但私下里都在发愁。有一天,我跟CFO随便聊起这个事件可能带来的震荡,他说:“不久情况肯定会变得很难看”。我明白他的意思,却也不去点破。

 

我的部门有6个人,我开始考虑让谁走路。考虑来考虑去,让谁走都不好。大家都需要这个饭碗。我想要不就一刀切,从我做起,每个人都减少10%到20%的时间,相应减少报酬。如果有谁受不了这种减薪,决定到外面去寻找机会并最终找到了,那么留下来的位置就取消,其工作由其它人来分摊。

 

最后的关头终于来临。四月底,心血管医生们走了,董事会通过了裁员方案。周五的早上,CFO跟我会晤了几分钟,说我的部门需要裁掉两个位置。不过,又说,裁掉的两个人可以到本医院其它部门去,一个可以到收账部门,另外一个可以去话务部。他还建议道,苏珊以前是话务员,可以去话务部,阿曼达以前在收账部门干过,可以回到那里去。这两个都是搞付账的,报酬是部门里最少的,不过干的工作的技术含量也不高。如果把她们留下,她们也不能胜任其它工作,所以,让她们走也在情理之中。她们一走,我得安排留下的人去把付账的工作接了。付账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也不是个轻松活,让其它人去包下来,并不容易。不过,从历史上看,我们部门当初只有三个人,也是把一切都包圆的了。本来,当初新开设第二个付账员位置,我就持异议。结果,CFO和当时的财务经理却坚持己见,还说CEO也同意的。这下好了,请神容易送神难。

 

因为裁员引起的纠纷和血案层出不穷,好在我们部门的裁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裁员,只是换个饭碗而已。这样下手就容易了许多。要是不给人家一点退路,就干干脆脆让人家走路,那就得费些思量。周五的下午,COO召集了一个会议,让管理部门的经理们开一个会,把裁员的事最终敲定下来。会上,每个部门经理报了要裁掉的人员。结果,还是我们财务部走的人结局好些,其它部门的人大抵没有其它分流选择,直接丢掉工作走人。根据董事会的决定,裁员跟心血管医生离职同步,所得的离职补偿是两个星期的薪水,同时带薪休假的余额可以100%兑现成现金。

 

过了一个十分沉重的周末,还失眠了两个夜晚。按照人事部订的计划,CFO和我要在周一一大早就跟被裁的两个同事见面,把通知送达。到了公司里,见到CFO,他问是在会议室里见面,还是在我的办公室里见。我说,分别到她们的办公室里去单独谈吧。我想的是,安置不是太一样,而且两人也许反应会不一样,提问不一样,单独谈会好一些。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