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1912年,离开淮海中路650弄3号,孙中山一行前往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50年后,进入淮海中路650弄3号,吴亮开始在淮海中路小学读书。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一幢建筑的用途从宅邸变成校舍,对一个历史人物和对一个普通人,它都扮演过分水岭的角色。
作者:沈轶伦 2018-04-22 17:05:06
(3)
(1)
这里的马路两侧,上楼下廊。骑楼外廊有两层高,构成一道宽敞高大的“风雨长廊”,从西藏南路开始,一直延伸到外滩。每一个熟悉金陵东路的老上海人,都对这条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称呼它为“过街楼”。江浙多雨,夏天溽暑,但不管是下雨天还是大太阳,到这里不打伞照样可以逛街。在骑楼下面,上海人过日子的体面与优雅不会被雨水打湿也不会被晒伤。
作者:李欣欣 2018-04-22 17:03:20
(2)
(0)
上海人对黄鱼是真爱。不仅爱吃,还有一股天然的亲切感。一个上海人说“三天不吃黄鱼汤,两只脚里酸汪汪”,表达的是对黄鱼味道的思念,是一种上海人才能意会的味蕾上的乡愁。一个上海人说“侬黄鱼脑袋啊!”,意思是人脑袋像黄鱼一样长了“耳石”,也是一种上海人才能领会的戏谑。了解上海文化,真还绕不开黄鱼。
作者:王坚忍 2018-04-19 16:37:20
(5)
(1)
临走前他告诉我们说,这个后花园是宣统年间上海县城秋天处决人犯的地方。原房主买下这块宅地后,曾为是否在这上面筑屋踌躇再三,终因怕不吉利而辟作了后花园。这就是我们这个石库门为何比别家多出一个后花园的缘故。
作者:王坚忍 2018-04-10 15:32:14
(3)
(1)
我心想那一定是一件首饰,但我错了,那是一把金钥匙,是美华新村五号的门匙,有一张小卡片写着:"送给我亲爱的小东西,连同我完整的爱。"我说:"啊,那所房子!"
作者:沈轶伦 2018-04-05 10:07:21
(1)
(0)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邓小平同志首任夫人张锡瑗的墓在上海。
作者:李迅 2018-04-05 08:06:07
(4)
(1)
当南昌路还叫作环龙路和陶尔菲斯路时,它不仅见证过孩子们的笑声、青春飞扬的激情和苦闷,也见证了革命的子弹和鲜血。缝隙之中,风雨如晦,一条短短的南昌路,见证多少历史往事。
作者:沈轶伦 2018-04-04 10:30:55
(1)
(1)
康定路39弄30号,通安里,上海典型市民居住的石库门。一条条小径从房屋中挤出通道来,分别通向泰兴路、康定路、武定路。于祖母的庇护下,王雪瑛在这儿度过了童年。
作者:沈轶伦 2018-04-03 15:29:54
(0)
(0)
在地皮炒作热火朝天之时,只要付出定洋,买入地皮,什么也不用干,隔夜就可获利,市场热度堪称疯狂。不仅地产开发商摩拳擦掌,许多有实力、有眼光的上海市民也纷纷参与地皮买卖。曾在巴黎圣拉萨中法银行担任高级职员、后为海上知名律师的吴凯声,于1927年底花3000两银子买了一块地皮,仅仅三年多时间,便以10倍的价钱转手卖出。可见当时投资地产是何等一本万利的生意!
作者:黄沂海 2018-04-03 15:13:22
(210)
(47)
怀揣着这样的信念,狱中的陆延年、愚园路上的刘晓和刘长胜、远在甘肃的路易·艾黎,还有无数渴望新生活的人,迎来了解放。
作者:沈轶伦 2018-04-03 14:59:56
(0)
(0)
我那时还没到上学的年龄,每逢二月十九,总跟着祖母前往。一起去的,还有后宅的吴家阿婆,也就是顶天与立地的姑妈。她无儿女,孑然一个孤老。缠过的小脚迈着细步,走不了多远就喘个不停。于是掏出随身带着一个水烟筒,吸上几筒水烟。三五里路,走走停停好几回。但她是虔诚的香客。而祖母则是将冬天织的纱袜到市上去卖。吴家阿婆则买几刀锡箔,一封“甘”字牌水烟。祖母用卖了袜子的钱为我买一根青皮甘蔗,一抔田栗。少不了还有一个洋泡泡,一路吹着回家。
作者:汤朔梅 2018-04-03 11:05:43
(1)
(1)
20年前的上海:BP机、泰坦尼克号和拨号上网的春天
作者:戴震东 2018-03-19 13:12:45
(0)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