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一般情况,孩子们会让阿姨爷叔先上厕所,但如果“汰浴”进行到一半,阿姨爷叔只得皱眉咬牙地“屏牢”;有的会到其他楼层去“蹭厕”,往往也是遭遇“闭门厕”的。上厕所的“争夺战”,让年幼的我,甚至晚上做梦也会在“抢马桶”中惊醒。
作者:张林凤 2017-12-10 17:55:57
 (3)
 (0)
从1939年迁入到1959年去世,张元济在上方花园度过了人生最后20年光阴。 在这里,他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三个历史时刻,也是从这里出发,他去参加开国大典。
作者:沈轶伦 2017-12-10 17:55:39
 (1)
 (0)
15名年轻记者,从各方汇聚到山西南路200号的南京饭店。他们代表24位发起人,在饭店 召开了一次会议——由他们发起的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伴随着笼罩上海的炮火声而生。
作者:沈轶伦 2017-12-10 12:39:58
 (1)
 (0)
自韩家军驻军后,促成了江湾镇的建立和兴起。现在的江湾镇居民,有一部分姓刘、杨、王、金、张、徐等的本地人,就是当年韩家军中军的后裔。当他们谈起自己的老祖宗时,语气中还是不无自豪感的。
作者:王坚忍 2017-12-01 17:16:02
 (0)
 (0)
大概20年前,我们上港三区的一位领导到日本去考察。他参观了好几个日本现代化的码头,但是最后参观的一个码头却是很陈旧的,用的机械、仓库都是很老式的,与前几个码头不能比。他就问,为什么这个码头不改造?日本人很傲慢地回答说,这是专门接中国货船的码头,因为中国不用集装箱,都是散装货,我们只能用老式陈旧的机器设备来对付。我们上港三区的这位领导听了感到极其气愤,但又极其无奈。
作者:陈正青 2017-11-25 16:06:23
 (7)
 (0)
兴建工程自1953年1月正式开工,至该年8月底全部完工,计有二层18户砖木结构宿舍26栋(每栋建筑面积625平方米),12户宿舍3栋(每栋建筑面积418平方米)。每户房间面积在13-15平方米左右。每层住户合用一个灶间、一个洗澡间和两个抽水马桶。新村另建有一座260平方米的大礼堂,为蜗式钢混土建筑,能同时容纳三四百人集会,这种建筑在全国是首例。整个住宅工程的设计标准较高,全部投资按建筑面积摊算平均每平方米造价约100元,远高出“二万户”的设计标准。这批宿舍后来被定名为广中一村、广中二村和广中三村。广中四村建于1957年,为上海市第一商业局投资建设。1960年前后,新村普遍加盖了一层,每单元多了4户人家,其中有一户是朝北的。广中五村的建成年代较晚,是1978年兴建的。
作者:龙钢 2017-11-24 16:05:46
 (1)
 (0)
1922年,当这个乌镇孔家的青年,毅然离开旧式大家庭到上海求学时,就住在虹口。从此一生,在虹口留下了一张属于他和那个时代文人的地图。  
作者:沈轶伦 2017-11-24 14:55:20
 (1)
 (0)
1950年,陈毅同志向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赠送亲笔题书的横匾“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并题词“面向生产,学习文化”。这座建筑是一座灯塔。各行各业的工人来这里休闲、娱乐、学习,“灯塔”回应了他们的激情,彻底改变了他们此后的人生命运,也选择他们见证了自己的一段时光。
作者:沈轶伦 2017-11-23 20:55:57
 (1)
 (1)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虽然屋子已经易主,藏书已经四散,屋主去世多年,孙自己也做了爷爷。但是,少年时代,他在外祖父家打地铺过夜的场景却越来越鲜明。那四米层高的屋子客厅,那些从地面直达屋顶的书架,那些散发纸张气息的线装书,一样样都历历在目。
作者:沈轶伦 2017-11-10 18:29:49
 (4)
 (0)
1927年,海关大钟由英国Joyce&CO.Ltd 公司制造,总造价为5000多两白银。制成当年8月,从伦敦运到上海,原包装木箱连同大钟有8.25吨之重。当时吊装大钟至72米多高的钟楼时,外滩行人无不驻足观看,啧啧称奇。1928年元旦凌晨1点,海关大钟敲响了第一声,由于解放前中国没有统一时间,当时上海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自1949年6月1日零时,上海海关大钟拨慢一个小时,从此上海开始进入“北京时间”。
作者:沈轶伦 2017-11-06 12:06:37
 (4)
 (1)
这些大“块头”的相扑队员是怎么坐进这一辆辆轿车的呢?陪同的翻译中有一位姓巫的人,恰巧是居住在我家楼上的邻居。后来,这位翻译解答了我的“好奇”:原来,为了让这些大“块头”能顺利地坐进轿车,有关单位拆除了部分车内座位,使得每辆车成了“特殊”的车,相扑队员才能“舒适”地坐进了车。
作者:龙钢 2017-11-03 14:19:05
 (4)
 (0)
西江湾路574号,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上海市团校所在地。二十多年前,它还有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这所占地只有18亩的学院,其实从1928年到现在,先后成为上海法学院、财经学院研究部、上海外国语学院分部、上海西江中学、复旦大学分校、上海大学文学院,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那些已经消失的学校就在这风风雨雨九十年中,见证着我国高等教育的历史沧桑,见证着中国百年现代化发展历程的缩影。
作者:施敏 2017-11-03 10:00:36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