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上海市民和侨民纷纷赶到外滩,近距离观看中国空军的在沪首战。到了下午,日舰加强了防空炮火,同时派出战机埋伏在高空,居高临下伺机袭击。中日两国空军在黄浦江上空展开一场空中搏杀,上下翻飞,落弹如雨,一些弹片落到公共租界外滩公园内,吓得在江岸观战的人群纷纷躲避。下午,炸弹带着尖厉的呼啸声从天而降落到南京路外滩。观战中有人看了看表,正好是4时27分。
作者:潘逸华    2017-08-14 17:53:34
 (1)
 (0)
当时的水电路并没有现在这么宽敞,人也很少,马路上常能看见海军战士列队从两边经过,每次看见战士列队经过,我们这些小孩子和大人们都会驻足“观看”,感觉很神圣。水电路上公交也只有一部从多伦路开往江湾镇的97路。随着城市的发展,水电路东面的农田上先后建起了广中新村,后新中动力机器厂在此又建起了新中新村,市民开始多了起来。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原先的河被填埋了,部队也砌起了围墙。
作者:龙钢 2017-08-08 16:46:33
 (1)
 (0)
商务印书馆被毁,是自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中华文化的又一次大浩劫。在这场浩劫中,商务印书馆的办公大楼、厂房、机器设备以及出版物全部葬身火海;东方图书馆收藏的几十万册中外图书(其中不少是珍本和孤本)全部化为灰烬。由于商务印书馆和东方图书馆存有大量纸品和书籍,起火后纸灰冲天,如白蝶起舞,飘向整个上海天空。部分纸灰落到了张元济居住的沪西极司非尔路(今万航渡路)40号寓所,作为商务元老和东方图书馆的创办人,张元济扼腕痛惜,潸然泪下:“……我数十年辛勤搜集所得的几十万册书籍,今日毁于敌人炮火,是无从复得,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了。”
作者:读史老张 2017-08-07 13:47:20
 (2)
 (2)
在川沙江镇,能听得见海潮。有节奏的浪声,提示着这里濒临东海的地理位置坐在同学自行车的后座上,薛舒出门去玩。那是高中时代的保留节目:镇上的同学结伴去海边,大家越过堤坝去芦苇荡里摘芦叶,夜里就投宿在海边的乡村小学教室里。1998年,江镇并入机场镇,2005年,机场镇并进了川沙新镇。但在薛舒的心里,她永远记得这失去了名字的江镇。那带有海潮味道的街道,通往童年的乐园。
作者:沈轶伦 2017-07-28 11:30:51
 (1)
 (1)
我现在几乎记不得这些老师的容貌和音调,更不用说上课的细节。前几年在上海遇到一家菜馆的店主,说他父亲是长江中学数学老师,还记得我,让我十分惭愧。但那三年初中生活对我成长的影响,确实比后来市西中学的三年高中大得多也深得多。最重要的,是“三流”的教学环境对学生比较宽松,让我得到充分的时间去玩去看书,自主发展兴趣爱好,没有被钉死在书本和课堂上。
作者:曹景行 2017-07-26 18:05:23
 (3)
 (0)
“后方复员过沪之学生,衣衫褴褛,行经繁华之南京路上时,引人注目”、“近日街头难民坐地乞讨者,比比皆是,并有一家老幼,当场表演‘吃糠’者。”在外滩公园,“山东口音之难民甚多,拦路乞讨,大部为妇孺,四川路仁记路口常有一妇人坐哭乞讨,旁卧一病婴,为状极惨。国际饭店附近有标卖小孩者,一为病婴,一为约三四岁之幼儿,均极羸弱,幼儿端坐闭目,似经训练,售者为一壮汉谈笑自若。”
作者:沈轶伦 2017-07-25 10:03:49
 (2)
 (7)
作者孔明珠,是作家孔另境女儿。孔另境是著名文学家茅盾夫人孔德沚之弟。
作者:孔明珠 2017-07-23 09:24:57
 (2)
 (0)
小时候,王纪人住在淮海中路的仁寿新?。记忆里,父亲的怀抱最暖。所以,当1987年7月,已为人父的他得到一次搬家机会时,王纪人毫不犹豫选择了登云公寓。最大的理由,是因为登云公寓也在淮海中路。这样,他的成长回忆就能和儿子的成长回忆有了重叠和传承。
作者:沈轶伦 2017-07-22 15:23:29
 (2)
 (0)
母亲告诉我,按规定:病人发烧过39摄氏度可以“照顾”买只西瓜,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然在当年对一个家庭来说,却是件“感恩不尽”的事,左邻右舍还会投来一种“羡慕”的眼光,真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作者:龙钢 2017-07-22 08:21:57
 (2)
 (1)
1979年夜晚的灯光下。恋人间的絮语中,还没有出现房子、车子、学历和海归等词汇。但也快了。在市场经济的浪头彻底进入城市前,曾有这样一些上海青年,谈过这样的恋爱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17-07-18 16:39:28
 (2)
 (0)
那时候陈逸鸣不过十来岁,哥哥陈逸飞比他大五岁,正在上海美专读书。哥哥去画画,弟弟也就跟着提着小板凳和画板同去。以家为圆心,周边依次有虎丘路、圆明园路、滇池路、江西中路、河南中路、香港路。再往北一些,就是苏州河。四川北路桥、乍浦路桥、外白渡桥逐一跨越河流,走到尽端,外滩的万国建筑群赫然眼前。一切都是画不完的风景。
作者:沈轶伦 2017-07-15 15:51:37
 (1)
 (0)
胡丽妹左手虎口处有一块鹌鹑蛋大小的凸起,在她小巧的手掌上,显得特别触目惊心;但它正是她格外珍视的职业勋章——她不仅是新中国第一代女厨师,也最终凭一己之力,在这个男性主导的领域里,获得尊重和认同,并斩获国宝级烹饪大师、当代京帮菜大师等称号。一切,是从1960年她踏入国际饭店的时刻开始的。
作者:沈轶伦 2017-07-07 19:12:35
 (7)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