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鲁迅难得,终于用“美艳”二字,又用“处子的皮肤”给雪,还用了冷雪来衬。先生的人,也是冷而绿,底色就是这层冷雪。
作者:张光芒 2017-12-11 07:40:47
 (0)
 (0)
这座湘湖命运坎坷,千年来面积由大变小,最后沉于地底,成为泥砖厂取土用地。直到新世纪,有识之士提出恢复湘湖,硬生生挖了出来,让她重见天日。
作者:流沙 2017-12-10 07:36:28
 (2)
 (0)
我少年时代中的很多课余时光就是在这片野生之地“自由散漫”地消磨掉的。茫茫苗圃所呈现出的那种原始森林般的粗犷野趣,伴随我度过了快乐的青春期。
作者:刘翔 2017-12-08 07:41:37
 (1)
 (1)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突然紧紧抓住我的手,哽咽道:“忘了,忘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知道你来做节目是为我好,可是我真的不行了!你们认识的那个孙道临已经没了!”说完,竟像孩子一般嚎啕大哭。我深知他内心的苦楚,但也无能为力,唯有陪他一同流泪。
作者:曹可凡 2017-12-07 08:59:54
 (9)
 (0)
邓稼先伸出两个手指,杨振宁猜说20万、2万、2千,均被一一否定。邓稼先说,20元。
作者:陈鲁民 2017-12-07 07:30:11
 (3)
 (1)
一个人留下两种截然不同的视觉印象,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这两种迥异其貌的画像,有16种之多。16个明太祖朱元璋,该信哪个版本呢?朱洪武究竟长啥样?
作者:王文元 2017-12-06 09:30:43
 (3)
 (0)
看过笑过之后,想到一个严肃的业务话题:假如这也算是新闻评论,那么,新闻评论是不是要重新定义一下?
作者:周云龙 2017-12-05 07:30:19
 (1)
 (0)
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有这么一张居住证,姓名栏写着“季晋卿”。但它真正的主人其实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新闻记者和出版家邹韬奋。那么,他为什么又会用这么一个假名呢?
作者:孙 量 2017-12-03 06:26:06
 (5)
 (0)
或许,不是在十年的节点回看这段录像,我不会生出这许多感慨;又或,儿子没有和我们同看,我也会更加平静。
作者:程果儿 2017-12-02 07:51:29
 (3)
 (0)
11月26日,中国女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有“红墙摄影师”之称的著名女摄影师侯波,与她所眷恋的世界,与她投身大半个世纪的摄影事业,永远地诀别了。作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专职摄影师,侯波用小小镜头记录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毛泽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记录下了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光辉业绩。据统计,在毛泽东生前公开发表过的关于他的700多幅照片中,仅侯波一人拍摄的就达400多幅。
作者:王梦悦 2017-12-01 07:15:24
 (1)
 (0)
1939年12月12日晚7时半,茅丽瑛开完会走出福利公司门口时,突然遭到日伪特务的枪击,身中3弹,当即被送往仁济医院。虽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设法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于12月15日下午2时不幸逝世。消息在报上披露后,群情激愤。上海各界人民团体成立了治丧委员会,12月17日在万国殡仪馆举行隆重公祭,声势浩大。这是上海人民继1936年鲁迅出殡大游行后规模最大的一次追悼会和公祭。
作者:吴凡 2017-11-30 06:26:17
 (4)
 (2)
就在我打算以遗憾的情绪开始为《嘉年华》写评论时,手机上的一个页面感动了我。购票网页上,台州的不同影院,都为这部电影腾出了档期。有些是一两场,最多排到了三场,而且包括晚上的黄金时间。
作者:林立 2017-11-29 07:35:37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