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踏进他家的一刹那,我以为做梦走进了故宫博物馆。赛思的家暗暗沉沉,全部家具都是红木造的。床、桌、椅、茶几、写字台,以及写字台上的摆设、笔筒,没一样例外,就连地板和墙上贴的墙纸,也是红木颜色。
作者:黄惟群 2017-10-18 07:22:03
 (1)
 (0)
“我是玛格丽特。”她缩缩头却又扛起肩说,没向我伸手,反面倒退一步,不很自然地看着地面,像是掉了什么。世上的玛格丽特可以有不同年纪、不同面孔、给人不同印象,这是起码常识,可我确是直到那时才醒悟过来的。
作者:黄惟群 2017-10-18 07:21:03
 (1)
 (0)
我坐着等叫名字,不久,一位年轻的西人医生叫我,一看,这位西人医生好像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吓了我一跳,一位医生怎么会去做修脚师傅呢。
作者:胡少璋 2017-10-17 07:21:30
 (1)
 (0)
他说,每个人的左右肩膀上分别站着天使和恶魔两个幽灵。一个告诉你:做事得理性,多用脑子想想,看远点,不要太看重眼前的蝇头小利。更多的时候,人们更乐意听另外一个肩膀上站着的恶魔的小声嘀咕:别听那些家伙的忽悠!过好现在时,最重要!
作者:汪翔 2017-10-13 06:54:33
 (1)
 (0)
俄罗斯人民生活节奏很慢,慢悠悠地,早上十点上班,六点下班,中午还有一小时午休。如果有人中午去买东西,即使是自己拿着货物和正好的零钱到了收款台,也会遭拒。因为是休息时间,属于个人,不工作。
作者:枫雨 2017-10-11 07:14:39
 (2)
 (0)
在莫斯科阿尔巴特街上,普希金和妻子娜塔莉娅雕像前也总有人驻足,他紧紧握着爱妻的小手,可是却并不妨碍爱上别的女人,也没有阻止他为妻子—这位被称为全俄罗斯最美的女人—的决斗。诗人的才华和矛盾的情感,鲁莽的殉情,也许正是诗人的极致。
作者:枫雨 2017-10-11 07:13:38
 (2)
 (0)
琼斯找遍了候机大厅,上上下下不知道跑了多少个来回,连鲁卡的影子都没见到。她绝望了。
作者:舒怡然 2017-10-10 07:08:22
 (1)
 (0)
鲁卡无时无刻不怀念他的故乡,他甚至时不时地思念起正宗的意大利美食,在美国他寻找不到。他住的那个城市也有意大利餐馆,可那也能称得上是意大利风味吗?
作者:舒怡然 2017-10-10 07:08:21
 (1)
 (0)
鲁卡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几年前的那个盛夏,就是在西西里岛,他遇到了琼斯,她是来自美国旅游团的导游,一个热情奔放富有情趣的美国女孩。
作者:舒怡然 2017-10-10 07:08:20
 (1)
 (0)
安田先生留给我的印象是风风火火做事爽朗的样子,她把我儿子带到教室和全班小朋友见了面,我还记得她弹了一个曲子,小朋友们载歌载舞以示欢迎,我儿子则显得有点呆呆的不知所措,我当然也显露出有点不安,安田先生笑着对我说不用担心,她甜甜的一笑确实让我放心和安心。
作者:骏骏 2017-09-30 07:55:02
 (2)
 (0)
数年前,在一个酒吧里,她遇到一位黑发碧眼的加拿大青年小弗,两人一见钟情,情投意合,相互有说不完的悄悄话。经过多年的交往,异国恋终于修成了正果。
作者:孙白梅 2017-09-29 07:55:27
 (0)
 (0)
对西人来说,Yue Opera一定是一个新奇的艺术种类。我身边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很安静,一直盯着舞台看,不知看懂没有。上海和蒙特利尔是友好城市,上海在蒙特利尔的地标有两个,一个是植物园中的中国园,又叫梦湖园,据说“梦”谐“蒙”音,“湖”谐“沪”音,取“蒙沪园”之意。
作者:陆蔚青 2017-09-28 07:54:56
 (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