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纽约的夜晚分外宁谧,天空是宝蓝色的,云朵像羊毛堆,偶尔出门,行道树上的小松鼠会出来与你打招呼。上海的夜晚属于那些喜欢“嘎讪胡”的一家人,在小巷弄堂里摆开一桌小酒、几个好菜,咯咯笑声里送走每一天。
作者:张天明 2017-12-12 06:32:07
 (0)
 (0)
如果比颜值,阿尔卑斯山有独到的美丽。座座雪峰,除峰巅耀眼的白,还有莲花瓣的层次铺垫,以及众多色彩施施然烘托。覆盖白雪的山尖,阳光下云雾依偎,妩媚夺目;漫着积雪的山脊,如白浪翻滚的裙踞,裙角飘处,是曲线流畅的山峦;雪线以下,丘陵起起伏伏,童话世界的花团锦簇,目不暇接的五色缤纷。
作者:李烈钧 2017-12-11 09:28:17
 (1)
 (0)
话说回来,虽然因为生活节奏紧张的关系,邻里间疏离了,但是这并不等于人们之间就一点温情都没有。那一次我背着背包上公车,到站时一个不小心,扑通——哗啦啦一下子,我背包的拉链开了,里面的东西稀里哗啦撒落一地。这时,坐在对面的两位墨裔上班族马上蹲下来帮我捡东西。不仅如此,连司机大人都被惊动了,也离座下来解救。那情那景让我好不感动!
作者:虔谦 2017-12-07 06:45:03
 (1)
 (0)
我告诉他们,在澳洲的有些华人女士认为西方男人比较浪漫。雷昂放下手中的蟹钳,说西方男人其实是很自私的,他们的浪漫不会长久,只是一种手段而已,结婚以后就不再浪漫了。
作者:崖青 2017-12-06 06:44:34
 (1)
 (0)
它们遇到水中岩石以至堤坝之类障碍物,就狠狠甩几下尾巴,激起几尺高的浪花,然后纵身向上一跃,侥幸跳过了就继续往前游,但多数跳不过,肚子撞在岩石上,它们就再跳第二次,第三次……决心之大令观者唏嘘不已。
作者:孙白梅 2017-12-05 06:42:58
 (3)
 (0)
我理解他,这意味着他每天又可以多工作20分钟了。骏骏也很固执,始终认为凡事要有个度,适度才是最好的,虽然适度也是最难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尺度。
作者:骏骏 2017-12-02 06:46:20
 (4)
 (1)
因为浅野是我的新上司,我只好服从命令添加功能。很多年过去了,我费尽心机追加的那些复杂的按钮,直到我离开公司也没人使用过。
作者:骏骏 2017-12-02 06:46:19
 (2)
 (0)
那天去独联体总部参观。苏联解体后成立的独联体,里面空空荡荡,门前十来根旗杆,顶上各色旗帜,空寂地在夏日的微风里轻轻拂动。陪同的俄方人员说,现在也不怎么开会了。他自己仰头看了好一会儿,欲说还休,最终还是默默离开了。
作者:孙小琪 2017-12-01 07:40:29
 (1)
 (0)
后来我知道简妮是一位声名卓著的肖像画家,得过阿基鲍得奖,这个奖是澳大利亚最具权威的肖像奖,许多画家为它奋斗终身,因此我对我的学生简妮的感情中又增添了敬意。
作者:崖青 2017-11-27 08:19:10
 (2)
 (0)
桥牌桌上总是不乏火药味,通常是搭档之间互扔炸弹,老搭档也不例外。人说知音知己最难觅,此言在桥牌桌上尽显哲理。如果搭档是夫妻,那么扔出的可就是重磅炸弹了。无论新婚燕尔,不念夫妻之情,毅然狂轰滥炸。
作者:汤蔚 2017-11-26 08:19:18
 (1)
 (0)
我连猜带蒙,加上老外夸张的手势,总算弄明白了意思。原来,我们一出餐馆就走反了。这时,只得往回返。仍然是边走边问。我与王先生走在前面,先大队人马十几米。
作者:孙贵颂 2017-11-25 08:18:40
 (1)
 (1)
当地的旅游手册上说,普利茅斯是“所有美国人的家乡”,大约也真不算夸张。五月花号船上游客们在美洲新大陆留下的后代,把感恩节看得如此重要,纪念五月花号如此不遗余力,乃至打造出一艘跟原船几乎一模一样的五月花二代。
作者:应帆 2017-11-22 07:21:40
 (3)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