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港岛故事①】保持距离感,是香港人冷漠,还是彼此尊重?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芷渊 2017-12-07 06:00
摘要:也许,香港人不是冷漠,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共识: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避免直视陌生人,保持适当的距离感,这几乎是香港人的默契。

 

一、

 

“明天我要和一个刚认识的阿姨说再见!她非常热情!”

 

凌晨十二时,阿杰给我发来短信,说第二天离开香港前,要去找一个刚认识的兑换店阿姨。

 

“兑换店”“刚认识”“非常热情”,该不是骗他的吧?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阿杰是马来西亚评论员,我们在一次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采访认识。他是个憨直的人,对朋友掏心掏肺,对不喜欢的人却可以完全不理睬,毫无掩饰。每次见他总是一双球鞋,一个军用背包,他自己形容:“朋友总以为我就喜欢飞机大炮,好像哪里随时要打仗了。”

 

12月初的香港,还没成功入冬。阿杰背了一个大背包就来香港自由行三天。他知道我近年一直为香港一个社区网络平台撰写小文,介绍香港一些怀旧老店、历史古迹,于是根据我写过的小文章,一站站去找那些人、那些店。

 

“我看到有条街有一百多级台阶,我可兴奋了,于是上下来回跑了两遍!”香港出名的山多台阶多,阿杰偏偏喜欢跑台阶,于是我帮他起了个花名,叫“爱跑台阶的人”。

 

我和阿杰说,香港人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也许是生活节奏紧张,大部分人脸上都木无表情,神色紧绷,要和陌生人攀谈并不容易。我提醒阿杰,如果你觉得香港人对你不友善,不一定是不喜欢你,这只是香港人的风格而已。

 

“你好……”“什么事?”往往话音未落,陌生人已经很警惕,身体反方向倾斜,生怕你要吃了他似的。电梯里两个朋友说话说得好好的,一有陌生人进来,两人立即有默契地闭嘴。就算你在大厦住了多年,隔壁单位有几个人?姓什么?你可能都不知道。

 

通常在香港主动跟陌生人攀谈的,除了的士司机,就是街上的传单推手、问卷调查员、慈善团体捐赠请求,或者赶新闻采访的记者。所以当阿杰跟我说,有个陌生的兑换店阿姨对他很热情时,我有点奇怪。

 

二、

 

当然,事事都有例外。

 

“那家兑换店就在我住的酒店楼下。那天我去换钱,兑换店的老板娘知道我从马来西亚来,就开始和我聊天。”阿杰说,那个阿姨告诉他,香港人压力很大,不像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生活步伐比较慢。“换完钱她送了一瓶水给我,我觉得她人挺好的。那晚回酒店正好看到她关店,我就站在那儿陪她聊天,后来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兑换店的阿姨说,她有个儿子,可是常年不在身边。或许是看到阿杰想到儿子了,感觉和他聊天特别亲切。“阿姨知道我第二天要回马来西亚了,特地打电话叫我去找她。原来她准备了一罐她爱吃的罐头食物和一盒巧克力给我,说希望我喜欢香港。”

 

这是阿杰第六次来香港,但之前每次都有采访工作任务,真正放慢脚步去认识这个城市,这还是头一回。

 

“那天我在榕树下思考,看着车站前熙来攘往的路人,不经意就在那儿待了半个多小时。”他说。

 

“先生,你要坐什么巴士?我看你在这里站了很久,我可以教你。”一把甜美的声音唤醒了沉思中的他。一个女孩挽着情人走到阿杰面前。

 

“噢不,我不坐巴士,只是在这儿歇一会儿。谢谢你!”

 

沿着大树走到转弯处,那里附近有一间有故事的警察局。阿杰想去看看,于是向一个正在送信的邮差问路。邮差给他指了路,但得知他是游客,似乎不太放心:“这样,你跟着我走吧,我带你去。”穿着制服、背着沉甸甸信袋的邮差主动带阿杰去他要去的地方。

 

“我很感动,当时我们在半山上,我要去的警察局在山脚下。我连连拒绝说:那不好意思,太远了,你背的信袋那么重,我自己走吧!”

 

“没关系,我带你去,我可以先派那边的信。”把阿杰安全送到目的地,邮差又折返到半山上继续派信。

 

阿杰说,很想把邮差的模样拍下来,但想起我说过,香港人对镜头很警惕,一般没得到对方同意不要随便拍摄,于是刚拿起相机就打消了念头。

 

三、

 

这让我想到一个月前发生的另一件事。

 

11月初,朋友大飞从内地来香港游玩,我带他去赤柱,碰巧遇到一位太太在海边喂流浪猫。猫儿们很有默契,几乎一字排开在岸边等着太太喂食。大飞是个宠物控,看到这样的情景,立即拿出手机拍摄。我还没来得及阻止,那位太太已顿时变脸,伸出准备喂猫的手指着我们呵斥:“不要拍我!收起你的手机!”

 

朋友有点儿错愕,我连忙向那位太太致歉,并解释我朋友是游客,只是想拍摄猫猫。她这才舒了一口气:“吓坏我了,拍猫猫可以,拍我就不要了。”

 

道歉过后,我们展开了十来分钟的对话。那位太太姓陈,和丈夫及女儿住在附近的一个住宅单位。陈太太说,其实她喜欢聊天,但女儿不喜欢她和陌生人搭讪,所以她也变得越来越寡言。

 

“你知道啦,年轻一辈很注重私人空间,总觉得和陌生人聊天就是八卦,要不就很容易会受骗。”她匆忙再补一句:“不过我女儿很乖的,她只是为我好。”

 

陈太太说,赤柱海边大约有十来只流浪猫,女儿每天晚上都会下楼喂食,那天女儿正好有事,所以就替她来喂猫。但因为附近有居民不喜欢猫,总会作出各种各样不合理的投诉,甚至曾发生虐猫事件。为了自我保护,他们都会在晚上人流少的时候才下楼,以免被不喜欢猫的人发现。

 

“其实这些猫猫都很乖的,你对它们好,它们都知道!”她一边讲,一边轻抚其中一只小黄猫。

 

“喵!”

 

“你看,这只叫‘大声公’,因为它叫声特别大!它喜欢吃鱼,那只小白猫爱吃鸡肉味零食,它们都有不同的喜好呢!”

 

和陈太太道别时,她笑说:“和你朋友说一声对不起,刚刚太凶可能把他吓坏了。”

 

四、

 

大飞说,他带着习惯性思维来香港,发现香港人和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内地人一般比香港人热情,尤其是香港的年轻人,给人一种强烈的距离感。”他停了一会儿,说:“噢,也不尽然。刚到香港那天遇到的年轻人就很热情。”

 

大飞和阿杰性格截然不同。两人都是资深媒体人,但阿杰想要做一件事,早早就做足准备,大飞则更随缘。手机的电不到剩下5%他从不会主动充电,而且做什么都不慌不忙,天塌下来当被子盖,也没什么大不了。阿杰爱跑台阶,大飞走路则很慢,他朋友形容他“走路像遛鸟”,和步伐急促的香港人形成强烈对比。

 

大飞刚到香港手机就没电了,没有手机导航只能到处向人问路。

 

“那天下着雨,我背着个背包也没打伞,到处问人怎么去我的酒店。一路上的人都很热心,后来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用他手机导航后,再耐心告诉我怎么走。”大飞说,香港人挺矛盾的,表面冰冷,内里热情。

 

还有一晚我陪他在茶餐厅吃饭,我们一直聊到子夜近十二时,附近的餐厅都关门了。我们和茶餐厅老板娘说不好意思,她说:“没关系,你们慢慢坐。我这儿开到凌晨两时,这个城市里有太多深夜工作的人,他们需要这里。”

 

老板娘说,过了子夜十二时,茶餐厅里就会出现很多建筑工人、保安员、修路工人,他们一般工作到凌晨,在她的茶餐厅匆匆吃个炒饭再回家。“如果我也早关门,他们可能就要整夜饿肚子了。”

 

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明白,在这里打拼的每个人,都有他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看似冷冰冰、不苟言笑,很多时候只是不愿意被打扰,然后将心比心为别人营造了不被打扰的私人空间。那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也许,香港人不是冷漠,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共识: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作者系凤凰卫视高级记者)

 

栏目主编:洪俊杰 文字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