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文章详情
纸片莫扎特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蔚青 2017-09-05 07:27:56

 

我看到了莫扎特写下的乐谱,他用过的小提琴,古钢琴,这种古钢琴只有二十个键,窄小得像现在的儿童琴,只能三个手指弹奏,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琴上,莫扎特弹出那么美的乐曲。

从维也纳到萨尔茨堡,一路都能看到纸片做成的莫扎特,站在各种巧克力店门前,手里捧着以他命名的巧克力。纸片做的莫扎特,一派宫廷乐师的打扮,银白色卷发,红色双排扣上衣,白色紧身裤,他饱满而年轻的脸庞包围在竖起的高领中,圆润的微笑着,如果你不知道他是莫扎特,不知道他是一个音乐家,你就会认为它只是一个巧克力的推销员。在纸片莫扎特的身上,我们看不到任何音乐家的标志,天才的莫扎特被商业化了。他真人大小的纸片站在我的面前,我与他相对而站,我试图找到音乐中的莫扎特,哪怕一点也行,但是没有。

 

 

维也纳是一座音乐之城,在餐馆门前能邂逅海顿老爹,在国家歌剧院中也能看到马勒的居所,导游说马勒在这里做指挥时也在写交响乐,写得顺畅时很高兴,不顺畅时他就会把未完成的乐谱扔到地板上。导游这样说时,正巧一群鸽子从窗外飞过,不知这些鸽子是否看到过马勒的乐谱,是不是那些乐谱也像鸽子的翅膀一样飞起来?

 

我们还去了歌剧院,那里上演瓦格纳的歌剧,瓦格纳的歌剧长而巨大,其中充满戏剧因素,三四个小时的演出是经常的事。歌剧院的门票是分等级的,最贵的二三百欧元,是坐在包厢里,最便宜的是站票,三欧元,格外提供一只手杖,以备疲劳之用。另外在舞台两侧的位置也比较便宜,十欧元左右,坐在那里,看不到演员的表演,但是能听到他们的歌唱,应该是比录音更好的效果,而且有座位,所以这样的票很热销。听说有人在那里闭着眼睛享受音乐,这很有点儿与中国老戏迷听戏的相同之处。五色乱目,音乐只用耳朵就可以了。

 

维也纳有那么多杰出的艺术家,但我们还是追求莫扎特,即使他的形象经常是纸片的。

 

乘汽车到达萨尔茨堡已是黄昏,我完全被萨尔茨堡迷住了。金黄色的光笼罩大地,笼罩原野,笼罩山脉,好像幻境一样。我想莫扎特出生和成长在这样一个灵秀之地,好像所有的不解都有了解释。为什么莫扎特六岁就能谱曲,九岁就能写交响乐?为什么他的音乐像天籁一样?为什么他的音乐是那么杰出而令人陶醉?为什么他的命运又是那样悲惨?所谓人杰地灵,钟灵毓秀,美丽的事物是不长久的,就是这样的吧。

 

如今萨尔茨堡已经是誉满世界的能量饮料红牛的总部,这个财富的名字与莫扎特联系起来,更增加了文化的疏离之感。

 

我们迫不及待的要去盖特莱斯街17号,那里是莫扎特的故居。

 

 

一个土黄色的房子,莫扎特儿时奔跑过的院落。他的小小卧房,那小床中躺着一个婴儿,是莫扎特形象的复制,然后我看到了莫扎特写下的乐谱,他用过的小提琴,古钢琴,这种古钢琴只有二十个键,窄小得像现在的儿童琴,只能三个手指弹奏,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琴上,莫扎特弹出那么美的乐曲。

 

在博物馆中我们听了莫扎特的音乐,他父亲老莫扎特的音乐,以及同时代其他音乐家的音乐。我惊奇的在他们的音乐中听到了相同之处,快板,回旋,轻快的节奏,明快的色彩,我听到了那个时代相同的旋律和声音。我发现在莫扎特身后和身边,站立着许多优秀的音乐家,他们创作出了伟大的作品,只是莫扎特更加优秀,他站立在其他音乐家的前面,成为那个时代音乐的标志。

 

而身为宫廷乐师的老莫扎特所创作的音乐,也是华美而动人的。做为父亲,他发现和激励了儿子,做为音乐家,两代莫扎特的风格无疑有明显的传承。

 

在维也纳的皇宫中有一幅大型油画,油画中有许多人,其中有六岁时的莫扎特,不过据考,那时莫扎特还没有进入宫廷,后世画家把他画进油画,是表示对这位伟大音乐家的尊敬。

 

天纵英才的莫扎特在三十五岁去世,有人说他享尽了世间的幸福,无数女人的青睐,名声以及光荣,也有人说莫扎特悲凉而凄惨,他永远有付不清的账单,而死后连一块墓地也买不起,竟然无人知晓他的葬身之处。

 

 

萨尔茨堡的光辉只在夕阳西下的那短短瞬间里。因为当夕阳落幕,这里的小街就像任何一个欧洲的小镇一样,寂静而少人行走。橱窗中摆满印着莫扎特头像的水杯和酒杯,钥匙链上的莫扎特茫然的微笑着。明信片中的萨尔茨堡就像几分钟前一样华美,然而毕竟只是在纸片中,缺少了清风的吹拂,少了勃勃生气。我想起睡在摇篮中的莫扎特,那个石膏或者其他物质做成的莫扎特,他穿着白色的睡袍,戴着一顶小小的白色圆睡帽,那张新生婴儿的脸像老人一样布满皱纹。我说不清他在哭还是在笑。莫扎特一生下来就是个老人,他一生下来就懂得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所以你听他的音乐,就会懂得天才的前世与今生。

 

我们走过小街。一旦进入商业区,就会与年轻俊美,脸色红润,面带微笑的推销员莫扎特再度相逢。他微笑着站在商店门前,已经忘记了音乐,忘记了乐谱和钢琴。如今故乡的人们消费着莫扎特,把他裁剪成一张又一张的纸片,轻薄着他身后的清名。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