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详情
着调 | 我采访了一位SNH48的粉丝
分享至:
 (1)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霁洁 2017-07-07 14:09:39

 

我尝试去了解粉丝心理,了解这个需要遵守规则的游戏。

 

见到芹菜是在一个周日的傍晚,他长得很高,以至于走路时因为礼貌而驼着背,瘦棱棱的身材,眼神中有一丝距离感,但笑起来却很真诚。一身黑衣黑裤,让他黑发中散布的白发显得很醒目。不过他也确实不小了,36岁,比他喜欢的那个小偶像整整大上一轮。

 

他奇怪为何有人会想去了解这个“不堪入目的爱好”,那是一种被质疑太多次后的日常防御和自嘲。在后来的交流中,我知道这绝非他的真实想法。

 

大约2小时后,嘉兴路267号一栋类似复古电影院的建筑里,将上演SNH48 S队 《心的旅程》剧场公演。这个地方被称为SNH星梦剧院,2013年SNH48刚成立不久时开设,是国内首个为偶像团体量身打造的专属剧院。每个周末,大批粉丝聚集在剧场,期待见到他们可以近距离接触的偶像。经过的老上海人会好奇:这一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热闹?

 

而芹菜看不到这场公演了,他正在为自己刚刚创立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忙得焦头烂额。“昨天戴萌的直播我也没来得及补”,戴萌就是芹菜单推的SNH成员,“单推”意指只支持团队中的一位成员。

 

喜欢偶像三年,芹菜的热情似乎开始退潮了。但他好像无所谓,自己和偶像的关系反而进入了一种更平和的状态,仿佛老朋友一样。“现在工作忙,有时报个到,也没有太多话可以说。大家都认识,‘你来了’,‘好久不见’,只是见个面,告诉她自己还在。”

 

访谈中,芹菜呈现出两个分身,一个他很冷静,跳出自我,看待着粉丝与偶像的关系;另一个他却忍不住表现出对偶像的痴迷。

  

 

一开始没想到自己会追星

 

 

对于自己“入坑”的时间,芹菜记得很清楚。“2014年2月”,他一下子就报出了这个日期。2010年他开始喜欢日本的女子偶像团体AKB48,但她们远在日本,“那时候最多也就是看看她们的综艺”。

 

2012年10月,SNH48在上海出道。最初的队伍沿袭了日本的偶像打造模式,即剧场公演、分队、年度总选举、握手会、直播互动等团体经营方式。被选入SNH队伍里的女孩都是素人,在芹菜看来,这是一种独特的偶像文化。女孩们大多没有特别出众的长相,也并非在演艺方面特别出彩,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成为艺人,“是一种半成品”。

 

因此,芹菜谈到他第一次看到SNH48的演出时,还有种不堪回首的感觉。2013年,SNH48在浅水湾中心首演,芹菜看了10秒直播就关掉了页面,“当时就想,中国那么多人,怎么会挑了那么难看的一批”,他自己说起来都想笑。

 

直到2014年,芹菜拿着朋友的赠票来到上海大舞台,那一场是SNH48中S队和N队队长确立的演出。座位离舞台很远,隔着好几排,看到台上年轻的女孩子们选出队长,抱头一起哭,芹菜有些震动。

 

偶像文化的核心在于“养成”,团队成员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成长为闪闪发光的明星,最终实现梦想,这一过程由粉丝见证。按照AKB48创始人秋元康自己的说法,48系模式是一桩“贩卖梦想的生意”。“作为饭来说,会把偶像的梦想当作自己的梦想去支持吧”,芹菜强调。而他真正进入造梦现场,要从公演和握手会开始。

 

第一次看公演,令芹菜最为惊讶的是成员们敬业的“服务态度”。公演结束后,所有成员会在面向出口的走道站成一排,与粉丝一一击掌,“她们在台上蹦蹦跳跳了两个小时,而你坐了两个小时,击掌的时候却是她们对你说辛苦了”。说到这里芹菜顿了一顿,仿佛难以表达当时的触动。

 

就是在那个时刻,芹菜决定将戴萌作为单推,因为击掌时他碰到戴萌的手,“觉得这个人的手特别温暖,想着要不先推她,但是之后也没有变”。

  

 

和偶像之间的距离

 

 

提起戴萌,芹菜的口吻有种知根知底的平静笃定,全然没有典型粉丝身上的一派狂热气息。“我本身不是一个情绪很高涨的人”,他说。

 

“她控场很好、擅长记粉丝”,“大家给她的比喻是‘小学男生’,很单纯很呆滞很努力”。芹菜描述戴萌时一直用“她”来指代,一种本能的保护和亲密。

 

戴萌在团队里并非人气最高的成员,但芹菜也不看重排名。粉丝和偶像的紧密联结,不仅仅出自对偶像个人的崇拜,更来自于一次次线上线下互动后,双方构建的信任和记忆。

 

芹菜收集的戴萌签名照

 

互动包括握手会和写信。芹菜喜欢给戴萌打预防针,提醒她在人气上升时也不要放弃努力,“每次过去(握手会)会跟她说你不要膨胀,她就很委屈地说我没有”。和偶像之间开玩笑也是家常便饭,戴萌在握手会上向芹菜抱怨自己太胖想减肥,芹菜毫不客气地吐槽:“还减什么肥,长成这样。”

 

我在心里暗暗惊讶他们的对话如此平常。 “虽然不是朋友,但也认识三年多了,一两个星期见一次面,击掌的时候问候一下。”芹菜享受着和偶像之间“有距离的亲近”。原先追星叙事中想象的交往关系,现在有了真实可感的在场性。

 

芹菜觉得,偶像们也期待从粉丝那里获得力量。公演时她们喜欢上台后先扫一遍观众席,看看认识的人在不在,这会让她们安心。为了让戴萌知道自己在场,芹菜每次公演都选择同一块站位,并全程保持眼神交流。“听起来可能有点变态啊,哪怕在10层的时候,我也是只看她的眼睛”。

 

然而这种亲近终究是有限度的,运营公司明确规定偶像和粉丝间不能私下联系。随着粉丝人数逐渐上升,为了防止偶像对粉丝“厚此薄彼”,原来粉丝可以定制生日祝福内容的贺卡、微博都被取消,偶像微博上也禁止任何互动。

 

对于芹菜这样的“老饭”来说,好像同偶像的距离拉远了,这个时候他“清醒”过来。“和偶像之间本来就不会有深层次的交流”,他说,“这只是她们的工作”。

  

 

三年花费15万

 

 

很多关于戴萌的第一次,对于芹菜来说都成了记忆的标尺。

 

第一次握手会买了83张CD,一张CD里有一张握手券,一张握手券能握10秒;第一次送的礼物是一个Stayreal的包,粉红色,上面有两个很大的眼睛;第一次公演看完后有点上瘾,那个星期一早上遥望下一场公演的周末,感觉在办公室坐不下去。

 

而从第一次开始后的每一次情绪的高峰,都是在名为消费的地图上长途跋涉才能到达的。一张CD78元,一个包300多元,一张公演票80元。饭偶像是一件烧钱的事情。我问芹菜迄今为止在追星上花了多少钱,他不好意思地说:“将近15万吧,12、13万肯定是有的”。

 

其中,一年一度的总选举是粉丝们花钱最猛烈的时期。SNH48总选举以粉丝购买CD并投票的方式确定SNH48成员的人气排名,200多人争取16个席位。这些数据决定了成员下一张单曲的录制阵容、以至未来一年的推广资源分配。

 

总选举是芹菜们与舞台上女孩的梦想最接近的时刻,粉丝的消费改变着她们的发展轨迹。芹菜并非没有意识到粉丝、偶像、运营公司之间的商业逻辑,“因为公司要挣钱,每年总选一定是公司捞钱的好时机”。而消费对应着明码标价的福利,在SNH48的官网上,消费满两万的粉丝获得“金丝瓜”的头衔,满六万成为“白金丝瓜”,到了12万就是“钻石”级别。每一等级的福利不同,“金丝瓜”们能在生日时获得来自偶像的祝福,芹菜则早早就进阶为“白金丝瓜”——福利是戴萌在微博上关注了他。实际上,这些福利对粉丝来说不算什么,真正的“福利”是偶像继续留在舞台,芹菜花了大价钱,只是为了将戴萌“稳在前16”。

 

芹菜收集的戴萌写真照片

 

在饭圈里,粉丝们明白这是一个需要遵守规则的游戏。只是面对这个游戏,总有人沉浸得更深一些。芹菜透露,有粉丝为此信用卡透支、抵押房子,但这些是少数。“我不同意”,芹菜很坚定,“在保证自己正常生活和学习工作的情况下,有钱给她投一点,量力而行。”

 

那个冷静的芹菜再次现身。他认为,如果能正确认识偶像这件事情的话,它应该是一个娱乐项目。这一娱乐项目带来的是精神上的寄托。“很多人觉得精神追求应该是多读点书、学个油画什么的”,但他觉得并没有哪种爱好比另一种更崇高。

 

困扰他最多的还是周围的人们对偶像的歧视和偏见,“他们脑子里都是疯狂粉丝的疯狂行径。虽然宅文化在这两年抬头,但是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负面、低级、无聊的东西”。说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很多人会觉得喜欢她们的人可能在社会上存在感比较低、有一些挫败感,这是有道理的。”长期以来,粉丝的身份被认为是孤立、原子化的现代生活的一种心理补偿。

 

如今,投身于创业的芹菜不再参加每一次公演,“但是票还是会买,到时候能不能去是另一回事”。每天晚上写给戴萌的晚安博他从不间断,饭偶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个习惯。

 

我问他会不会担心有一天这个精神寄托消失?他回答,很正常,肯定会担心。到最后,那两个分身依然在交战,辨不出输赢。

 

 

文/黄霁洁

插画/央央

 

 

栏目主编:吴桐

编辑邮箱:tongwood@yeah.net

网友评论
3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