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徐虎:非典型劳模
分享至:
 (6)
 (1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抒怡 2017-05-05 06:00:33

 

"我经常说,在夹缝中走路,容易走得直。”

刚刚过去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徐虎有点忙。领导慰问、参加活动、记者采访……每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仿佛又回到了1996年。但已经退休7年的徐虎摆摆手说:“都过去了,弹指一挥间。”

 

1996年4月18日,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各家新闻媒介纷纷在头版头条等重要位置大篇幅地介绍徐虎的先进事迹,在全国掀起了学习徐虎的热潮。在“辛苦我一人,方便千万家”的承诺之下,上海中山北路房管所水电工徐虎坚持13年每天晚上7点,义务为小区居民应急修理水电故障,居民称他为“19点钟的太阳”。与此同时,徐虎获得了巨大的荣誉:连续5届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入选“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和“时代领跑者——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的劳动模范”。

 

然而,在徐虎家中,几乎看不见这些荣誉的痕迹,只有一张摄于1995年的个人照片下方写着一行小字:徐虎,全国劳动模范。“没在家里放奖状、奖杯吗?”面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提问,徐虎嘿嘿一笑,“放了要被我老婆骂。”他一指那张个人照片,“我挂了这张,老婆就说我自恋了。”

 

徐虎确实很注意个人形象。即使在家中,穿着睡衣睡裤的他依然保持着“头势清爽”,头发根根分明,纹路清晰可见。在一次电视节目里,他透露自己每天要花20分钟梳头发,以便让黑头发盖住白头发。“那是开玩笑的。”徐虎说,他只是想让人看到,新时代劳模不是“邋里邋遢,手永远洗不干净”,而是生活得比较滋润。

 

在一次春节茶话会上,徐虎曾经和相关市领导提到,不要再在电视上播贫困劳模激动流泪的画面了。“过去流汗流血,现在却为了领导慰问给的200元流泪,实在是……”咂了一口茶后,徐虎一字一顿地说,“劳模要活得和时代合拍。”

徐虎和同事们在一起

 


人气堪比“小鲜肉”

 

从1987年至今,徐虎一直住在光新路石泉路附近的一套49.6平方米的老房子里,房子的外立面墙皮已经有些脱落,但这里见证了徐虎的成长与荣光。

 

“那时候家里记者多得不得了。”徐虎挠了挠头,说起当年的盛况还有点不好意思。电视台来这儿拍摄,小区里的孩子会一拥而上。中央媒体在他的小屋里扎了根,一聊就聊到凌晨两点多。劳模列车开到江西、福建,“大家都认识我,要求签字、合影。”“和现在的‘小鲜肉’差不多?”“嗯。”徐虎点点头。

 

20年过去了,徐虎已经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了。和徐虎打招呼的居民渐渐少了。“我从1998年开始从事管理工作,20年不做修理工作,所以逐渐被老百姓淡忘了。”徐虎幽幽吐出这么一句。

 

1985年6月23日,徐虎制作了三个简易小木箱,分别挂箱于光新一村居委会办公室门口、石泉路75弄弄堂口、石泉六村电话间。箱上写着:“附近公房居民如果在夜里发生水电故障,请写清地址,将纸条投入箱内,本人提供热情服务。开箱时间晚上7∶00。”这三个小木箱,让徐虎解决了无数居民的急需,也树立了一个“新时代雷锋”的形象。

 

但现在,即使是周围的居民也很少有人提起小木箱的故事。在石泉路75弄弄堂口,一个操北方口音的中年妇女一脸茫然:“什么小木箱?没见过。”

 

“早就拆掉了。”徐虎说,三个小木箱,一个放在西部集团展览室里,一个放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还有一个被上海戏剧学院排演话剧时借走后,不知所终。连挂小木箱的电话间也早已消失在如雨后春笋般立起的楼宇之间。

 

时代的车轮滚滚驶过,小木箱的服务方式也有些不合时宜了。1998年,在徐虎挂上那个夜间便民服务箱的13年后,由于上海的电信、通讯、网络、电话设施都很齐全了,最后一个服务箱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媒体报道,2015年,西部集团下属物业公司已经将小木箱接单升级为手机接单。

 

说到底,当初小木箱产生的土壤也已改变。上世纪80年代,每个街道有一个房管所,房管所下面再分为管养段,一般每个管养段负责2000户左右居民住宅的管理和维修。当时居民的房屋是公房,物质条件的限制使得住房条件比较差,日常维修的需求很大,再加上“大锅饭”的体制,房管所的水电工对于居民的保修经常拖拖拉拉。在此背景下,愿意延长维修时间、服务热情周到的徐虎一下子脱颖而出。现在呢?房管所改成了物业公司,只要愿意花钱,就能买到需要的服务。

徐虎向居民介绍便民服务卡内容

 


曾经的雄心勃勃

 

从计划经济时代走出来的徐虎早就看到了这些改变。事实上,自己开公司的想法,徐虎酝酿了很多年。在退休之前,他就曾担任过多家公司股东,按徐虎自己的话说,自己“还是很有经营头脑的”。199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上夜大时,他选的就是经济管理专业。

 

1994年,住房制度改革后,普陀区房管局政企分开,成立了西部集团,旗下成立了徐虎物业经营有限公司,徐虎曾经拥有10%的干股,后来退出了。

 

“我可能去搞民营公司。”在退休之前,徐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出这样的打算,他说他想为家庭赚点钱,想过上稍微有点钱的日子。但等到真正退休之后,这个雄心勃勃的想法却迟迟没有实现。

 

“好汉没有当年勇了。”说到这里,徐虎长长地叹了口气,以前修水电他每天要爬几十次楼梯,现在年纪一大,膝盖骨就不太灵光,走路有些不稳。他的女儿常说:“老态龙钟了,还搞啥搞?”

 

除了年岁渐长,徐虎迟迟不动手的另一大原因是,物业行业竞争太激烈,利太薄。

 

2002年,徐虎对媒体承认,自己以无形资产入股,分别享有徐虎东部公司和哈尔滨徐虎公司10%和20%的权益。但这两回体制外的合作,现在看来并不成功。“两家公司都已经不再运营,股份也没用了。”

 

“行内有句话:上世作孽,今世物业。就难到这个程度。”说起物业公司的运营,徐虎有一肚子苦水要吐。在他看来,一个是收费问题,普通商品房的物业费长期过低。“售后公房按户按室,一室一厅,或者一室,是4.5元一个月;两室、两室一厅是6元;三室、三室一厅7.5元,平均是6元一个月,一年总共72元,72元怎样养活维修人员?”徐虎随口报出一组数据,“到我退休的时候,钟点工的收费已经是每小时20元,我们还是5.7元一小时。”

 

另一个让徐虎纠结的问题是和业委会的恩恩怨怨。“有的业委会主任,为了自己拿好处,就会找各种理由,炒掉原来的物业公司。”“即使有您这块金字招牌他们也不认吗?”记者问。“不认!他们只认钱。”徐虎愤愤不平。

 

义务,对于徐虎一个人来说倒是不怕,否则他也无法坚持13年每天晚上义务为小区居民应急修理水电故障。但是在市场化的管理模式下,作为事业单位性质的房管所成为了市场化运作的自负盈亏的企业,走上管理岗位的徐虎却怕提义务二字。“我一个人做义务可以,但不可能让一个团队都做义务,怎么生存?”

 

不过,就在徐虎收起了雄心的时候,物业行业却发生了重大改变。这几年,上海已放开物业费的定价权,由原来政府指导价转向市场机制自我调节,并连续多年调整了相关收费标准。

 

只是,现在的徐虎,吃着女儿从国外买回来的养骨保健品,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关注起了养生信息。

 

在某些方面,徐虎是一个作风老派的人。十年前,他还在使用国脉台寻呼机,成了最后一批寻呼机用户。直到国脉台停用,徐虎还问他们为什么不用了,最后他用寻呼机换了一个股票信息机。退休后,他女儿给他买了一台手机,但记者打开一看,没有微信微博,只装了一个大智慧炒股软件。

 

徐虎说,他没用微信是因为怕麻烦,最简单就是很多人来问这个东西怎么修。“但是我已经退休了,现在的建材行情也不懂,人也叫不动,很多事情都帮不上忙了。”

 

徐虎父女在上海世博会共当“蓝莓”志愿者

 

上观新闻:您觉得“辛苦我一人,方便千万家”的徐虎精神过时了吗?

 

徐虎:实际上我们一生的生活,每天的开门7件事,都是在接受别人的服务。我们从事的工作,不管是什么,每个人,都是直接、间接地为他人服务。上世纪50年代就提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是一个永恒的道理。

 

消费观念随着时代发展,但不应该一味追求钱。有了千钱要万钱,做了皇帝要成仙,欲望无止境。我开玩笑说,杜甫,没钱,还要考虑安得广厦千万间。现在有了钱,安得广厦千万间,临死你要住哪一间?钱够用,感到自己不是太贫穷就可以了。

 

最近我在追《人民的名义》,里面的贪官贪得无厌,急功近利,现在社会上的小青年也喜欢看一夜成名,最好是不劳而获。但毕竟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劳动得来的。

 

当然我们也应该从制度上重视普通劳动者。再好的理念、设计,都要通过劳动者实现。2003年,劳模李斌的年薪就达到了10万元。如果出了第一个李斌以后,再出第二个李斌,那么大家就安心工作了。跳槽不是不想安稳工作,而是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如果收入合理,何必跳来跳去?

 

就说我这个疏通下水道的工作,在美国的收入和教授一样,就会有人来做这个工作。只要付出得到认可就可以了。

 

上观新闻:劳模这个词,对您来说压力大吗?

 

徐虎:我获得了这么多荣誉,既是对我的鼓励又是对我的鞭策,我要兢兢业业,要把握好,不要愧对荣誉,不要犯低级错误。别人也问我,为什么你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就是靠鞭策。

 

1986年评1985年上海市劳模,准备推选我,同时准备吸收我入党。上海市总工会、普陀区区委,各收到两封匿名信,说我把单位的建材带回家,还说我架子大。我的眼睛一开始只有四五百度,所以不带眼镜,有人跟我打招呼,我没看到,他们就觉得我架子大。后来我们房管局工会主席走访了解了将近100个人,当时我们房管局一共就100多人。

 

在职工大会上,工会主席说:“经过走访了解,认为徐虎没有啥原则性错误。劳动模范,是在劳动中起到带头模范作用,不是要找十全十美的人。经过局单位领导讨论,徐虎同志可以报送候选人。你们在座的同志,哪位像徐虎一样,下一次就推选你。”下面一下子就没声音了。

 

后来领导跟我说,一定要经受得起风言风语,要相信组织。

 

上观新闻:后来您知道是谁写的举报信吗?

 

徐虎:知道。现在大家都退休了,也没啥好说的了。我经常说,在夹缝中走路,容易走得直

 

上观新闻:一想到劳模,我们会想到高大全,但感觉您不是这样,这是您故意为之吗?

 

徐虎:应该是这样,人无完人。

 

上观新闻:市场上这么多徐虎家政、徐虎装潢跟您有关系?

 

徐虎:冒用的。法人、总经理都不是我。

 

上观新闻:没有找他们理论吗?

 

徐虎:我在退休前,人家向我投诉一家徐虎自来水管道公司。我叫人去看,说是注册在青浦,就去青浦工商局查了半天,结果发现根本就没有这家公司,兜了一圈,劳民伤财。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的名誉,老百姓相信就好

 

上观新闻:您的知名度不如以前高了,会有失落感吗?

 

徐虎:90年代出生的孩子应该都不知道了吧。我从1998年开始从事管理工作,20年不做修理工作,所以逐渐被老百姓淡忘了。

 

不过现在小学2年级德育课本上还有我的名字。

 

上观新闻:那您外孙也知道您的名字在德育课本上?

 

徐虎:是的,他回来问我,外公,你的名字怎么在课本上?

 

上观新闻:他觉得自豪吗?

 

徐虎:以前他在幼儿园里时,他老师告诉他,你外公很厉害,是劳模。我问他,外公棒不棒?他说,不棒?为什么不棒?你就是个修厕所的。

 

上观新闻:您会跟他解释吗?

 

徐虎:不会。等他长大一点再说。

 

(编辑邮箱:shangguanfangtan@163.com)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2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