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部委官员到西部调查,有人在他们面前耍弹簧刀
分享至:
 (115)
 (23)
 收藏
作者:孟亚旭 2016-11-28 08:32:38

 

除了从审计署抽调的成员13人外,审计署兰州特派办中有7人参与。他们在这里开展一个多月的扶贫跟踪审计。

环县,位于甘肃最东部,属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

这里海拔1至2千米,全境90%以上面积为黄土覆盖,土层厚度在60-240米之间,干旱少雨。

9月份,20名审计人员赶赴这里。

记者了解到,除了从审计署抽调的成员13人外,审计署兰州特派办中有7人参与。他们在这里开展一个多月的扶贫跟踪审计。

在同一时期迎来国家审计人员的,还有重庆石柱县、云南元阳县、湖南汝城县和安徽临泉县。这五个县,既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

 

实地

每次停车后蹲在地上检查  让负责人现场签字

“这块儿路我们不大放心得下。”9月24日,周六,吃完早饭的游飞贵,出现在环县政府服务大厅的一个办公室内,这里被临时作为审计署环县审计组的工作办公室。

1982年出生的游飞贵,是小组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担任此次审计的主审。在游飞贵的面前,是一张《环县2016年农村公路建设大会战示意图》,他指着环县的一处农村公路,说出了上述那句话。



游飞贵所说的“放心不下”,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审计小组成员在此前大量的资料审核时,发现这块农村公路造价偏高,根据多年的“职业判断”,他认为,这条路的施工情况或许不太理想。游飞贵说,“要去现场核实一下。”

像往常一样,带上现场确认表、地图、测量工具,游飞贵和其他2位审计人员来到审计现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10点40分、10点54分和11点16分,在西沟村的那处农村公路上,游飞贵请司机停车三次。每次停车,游飞贵都会蹲在地上,蹙着眉头拿着石子在路面上划来划去。每次检查完之后,游飞贵都会掏出《环县农村公路现场抽查情况表》,把发现的问题一一记下来,让负责人员现场确认、签字。



“欢迎你们把问题指出来,你们指出来的我们一定认真整改,你们没发现的我们验收时发现的话,他们(施工单位)也要整改。作为一名负责人,我表个态,你们都辛苦地下来查,我们再不做好,怎么对得起组织”,离开前,交通局的一名负责人这样表态。

9月24日游飞贵选择抽查的第三个路段,有环县交通运输局红色的宣传标语,“全力推进农村道路攻坚年,早日实现村村通油路目标”。

去年环县新建公路共1054公里,审计小组在一个月内检查了约五六百公里。

 

入户

当地人员可作工作向导 问询农户时暂时回避

“去村部吗?”9月24日,到达西沟村村部附近时,司机这样询问。

“不去,先不去。”游飞贵连连摆手,为了能独立地开展审计工作并独立形成判断,他们在开展审计前,并不会提前通知当地政府部门。但也有例外。

在环县,“语言不通”、“农户难找”对这批“审计新兵”而言,是很大的障碍,他们一方面要注意保持工作的独立性,一方面也需要当地有关部门人员作为工作向导,“我们会请相关人员带着我们去,但在问询农户时,会请村干部暂时回避。”游飞贵说。

9月24日下午,在曲子镇西沟村干部的引导下,审计人员到达了一处合作社,这里是“环县集中和分散安置残疾人就业基地”。政知局注意到,这已经是审计人员抽查的第5个合作社。

离开合作社后,包括游飞贵在内的审计人员,拿着《基地帮扶残疾人基本情况花名表》,又随机走访了3家农户,“养羊有补贴吗?”“你跟村里的合作社有联系吗?”“你的羊是自己买的还是合作社投给你的?”每次进入农户家,审计人员都会围绕项目的落实情况,询问农户。



“你认识合作社的负责人吗?”“知道知道,人家是做生意的,但不怎么联系,卖羊是羊贩子来收的。”在走访的第三家农户孙某家中,有过上述这段对话。

近几年,环县开展了“残联扶植残疾人养羊项目”,政府给基地或者合作社一定的补助,再由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帮扶残疾人养羊,帮扶措施包括“3年内免费提供技术支持”、“免费提供羔羊”、“承诺专业合作社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回收残疾人养的羊”等,此外,被帮扶的残疾人也会获得6000元的补贴。而上述合作社,是此类项目的基地之一。

之后,游飞贵掏出一张白纸,按照老乡孙某的说法一一记下,对着他念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再让孙某签字、摁手印。这一个月来,“审计新兵”们已经走访了将近20户人家。

 

困难

遇到门卫“严肃地”把玩弹簧刀

环县受地形局限,乡镇村间间隔远且多为黄土山塬,出行极为不便。但游飞贵说,“扶贫审计最大的特点,就是要和老乡们面对面。”

离开环县的前一天,游飞贵告诉政知局,这一个多月的审计,在他看来,最大的困难就是“去现场核查问题的成本太高”,“这里地广人稀,有时候一个山头仅有一户人家,我们人力有限,实在没办法做到足够的数量”,在南方调查时能一天核查十几户的游飞贵,在甘肃一天只能走两三户,“为了审计更加精准,我们要将随机抽样和有针对性的核查这两种方式结合起来”。

赵永生是审计小组中的成员之一,他告诉政知局,有一件事让他非常后怕。

一次,赵永生和小组另一成员秦琴,一起去环城镇北郭塬村调研。为节省费用,租了一辆老桑塔纳。雨越下越大,他们在西北的深山中,为寻找农户,曾驱车在十几分钟内爬升海拔近一千米。“当时海拔最高达到了2100多米”。赵永生说。回到县城后司机才告诉他们,当时陡峭的山路紧挨着深沟,只要一打滑,“直接就下去了”。

 秦琴和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讲了另一次经历。

8月下旬,为了去调查一个帮扶项目,秦琴和赵永生一起前往当地的一家公司。为了解情况,他们随机请来了一位门卫。这位门卫约40多岁,比较壮实,皮肤黝黑,表兄就是这家公司的经理。

那场对话,前期很顺利。但随着问题的深入,秦琴说,对方的态度开始转变,不愿意沟通,只用当地方言与在场的经理说话。

“对话的过程中,他手上拿出了一个弹簧刀,表情严肃地把玩着那把刀。”秦琴回忆这段故事时,依旧心有余悸。

“会害怕吗?”面对提问,赵永生的回答是,“当时只是觉得场面尴尬,但即使遇到再大的阻力也要完成取证。”

审计人员说,工作配合方面的问题是最大的难点。“在审计中,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个别不配合的情况,有的是因为自身存在问题而不配合,也有的是对审计工作的不理解……有的人本来(我们)找他谈话,他突然说他生病了,好几天都不在,需要我们反反复复找很多人动员才能露脸;有些人明明有资料,就是不提供资料。在审计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这种情况”。

 

准则

“不能为了个人私情开口子”

“审计新兵”有时还会遇到“被说情”的情况。

在当地政府临时为审计署人员开辟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一张《审计“八不准”工作纪律》,包括“不准由被审计单位和个人报销或补贴住宿、餐饮”“不准接受被审计单位和个人赠送的礼品礼金”等内容,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了解到,每到一地审计,《审计“八不准”工作纪律》都必须张贴出来,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


 

2012年毕业的周晓波是此次被派到一线的“审计新兵”之一,在去年考到审计署之前,曾在某市水务局工作,这次审计中他第一次遇到了“被说情”的情况。他告诉政知局,审计是实事求是的,会按照相关法规处理,“不能为了个人私情开口子”;但审计也是通情达理的,审计人员会认真听取被审计单位及相关人员的意见,多方面沟通了解,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研究判断。

已有6年审计经验的游飞贵,也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遇到“被说情”的情况。据游飞贵回忆,有一次,当他明白对方意图后,他当即表示,“首先您自己不能做违法违规的事情,第二,也请您不要劝说我们做违法违规的事情。”

 

状态

“不在审计点上,就在去审计点的路途中”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8月15日。

那天,“审计新兵”们得知2天后将赴环县进行扶贫跟踪审计的任务。彼时,不少人刚结束在审计署各个特派办的锻炼,尚未来得及与家人、孩子话家常,便再次踏上征程,历经十多小时,到达环县。

“像打仗一样。”有组员这样感叹。与不少新手相比,出差对于游飞贵来说,显得稀松平常。2014年一年,他共出差330多天,只有在国庆和春节期间才有休假。

“女排决胜之际,我们在沙土漫天的坡间穿行。复兴之路,道阻且长,不变的,是必胜信念”,8月21日,蔡方圆在朋友圈内写出上述这段话,当天女排夺冠,她在甘肃环县正和同事们一起,第一次去农户家核查,她说,车一拐弯,一甩,整个车都被掀起的黄土盖了上去。

今年5月份,蔡方圆刚刚在老家结婚,但因为一直在出差,想在京办的婚礼就一拖再拖,“5月的时候在深圳,后来在北京,之后就到了甘肃。不在审计点上,就在去审计点的路途中。”

 

(本文摘自政知局  题图来源:凤凰资讯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网友评论
23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