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区情 > 文章详情
这家日间照料中心是如何让高龄失智老人露出久违笑容的?
分享至:
 (55)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栾吟之 2016-11-28 07:18:29

 

目前这里正式入托的有11名失智长者,平均年龄85岁。老人们每天上午8时30分由家人送到这里,开展各种康复训练和游戏活动,中午享用一顿由社区食堂送来的营养午餐,17时前再由家属接回,每天的费用在30元左右。

 

有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5年底,上海失能失智长者(包括轻度到重度)占上海60周岁及以上长者的比例已高达14.6%,约达63.65万人。其中,失智长者这类特殊群体更需要我们的关爱。

普陀区长寿路街道探索建立了一家失智老人日间照护中心,采用政府主导、爱心企业赞助、社会组织专业化服务的运营模式,以专业化的康复和护理服务,为社区“失智老人”带来福音。照护中心运作了半年多,情况如何?记者近日做了一番探访——

 

(艺术剪纸训练)

 

(手掌画训练)

(吹球接力训练)

(肢体康复训练)


故事:“迷迷糊糊”的老母亲终于笑了


 

今年63岁的朱富生是长寿路街道居民。从单位退休后,他早就计划好了闲适的晚年生活,然而近三年现实情况却和他的预设相去甚远。

 

这是因为,他发现年事已高的母亲,记忆力开始明显衰退,常常忘记一些事情。去年2月,90岁高龄的父亲去世,老母亲备受打击,精神状态急剧下降。出门买菜回来的路上,会突然拉住朱富生问:“这是哪条路,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夜里休息时,老人很少能保持2小时以上的熟睡,没过几日,便开始不断地问:“阿三(朱富生父亲的乳名)去哪儿了?”

 

老年痴呆症的恶化比想象中更快。老人平均每10分钟就要找一趟卫生间,不让朱富生离开视线半步;记不住大部分的事情,除了朱富生几乎不认识任何人,甚至不认识另外几个子女。老人的记忆停留在了孙女仍在襁褓时,不停地询问孩子的奶瓶在哪里。更让朱富生觉得难以招架的是,老母亲脾气也越发固执,记不得的事情坚决不承认,易怒焦躁,终日没有笑脸,完全没有了以往安静、温顺的样子。

 

看着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变成这样,朱富生心如刀绞。他搜集了许多书籍资料,才知道,原来母亲就是人们常说的“失智老人”。他甚至觉得,“失智”就像是一座他难以跨越的雪山,白茫茫一片看不到山下村落的灯光。

 

不久后,朱富生得知,本社区的邻里分中心马上就要开业,里面就设有一家日托所,而这一家专门收治失智老人的场所距离他家只有5分钟步行距离。于是便为母亲登记报了名,还托了朋友去打听“上海福苑养老服务中心”这家第三方服务机构到底靠不靠谱。等到5月20日“长寿社区邻里分中心”正式开业那天,他赶紧带母亲一起参观体验,眼见母亲没有排斥,便马上办理了入托手续。为了帮母亲更好地过渡,朱富生和工作人员讨论后决定,先从半天开始逐渐适应。开始的一段时间,他始终坐在一旁陪伴,看着工作人员为老人制定个案康复计划,帮她设计了“改善关节活动度、加强互动交流、认知功能训练”等多个层面的康复活动,渐渐地,母亲主动说“明天还来这里”。

 

起初,康复计划实施得不顺利。老人不配合,注意力一直放在“儿子怎么不来了”这一点上,工作人员耐心地为她营造温馨氛围、建立信任关系,许久终于使她放松了心情,参与到日常活动中,偶尔还会露出笑脸。

 

过了两个多月,老人的身体状况发生了极大改善:每天都能面带笑容,反应能力增强,愿意和老伙伴们交流;依赖程度降低,可以自己坚持到儿子接回家;变得喜欢来到日托,有了自己的新朋友;大部分活动愿意积极参与,即使不持拐杖也可行走数分钟;记忆力也略有改善,偶尔能喊出儿子名字……

(居民朱富生和母亲)

(老人在认真欣赏志愿者小朋友送给她的卡片)

(老人在这里一天比一天开心)


走访:这里的环境让人倍觉亲切


 

前几天,记者来到这家让朱富生母亲病情好转的日间照料中心。谈家渡路139号沿街面的一楼房子,“长寿路街道邻里分中心”的招牌十分鲜明。里面一层楼的700多平方米空间,失智老人日间照护中心,明亮宽敞的房间,舒适柔软的沙发,年轻和善的护理员,让人第一感觉很不错。这里设有日间照护站、失智早期干预项目基地、长寿健康共同体服务基地等功能空间。受众人群是社区内的轻、中度失智老人及其家庭,经过前期了解、初评、体检、评估,达到标准的社区老人即可入住。

 

目前这里正式入托的有11名失智长者,平均年龄85岁。老人们每天上午8时30分由家人送到这里,开展各种康复训练和游戏活动,中午享用一顿由社区食堂送来的营养午餐,17时前再由家属接回,每天的费用在30元左右。

 

记者在现场看到,老人们围坐在一起,正在康复师的带领下画“手掌画”——老人可以在无毒无害颜料盘里选一种最喜欢的颜色,涂抹在手掌上,在一张白色铅画纸上印出彩色手印,再在上面画出各种图案。即便是没有一点绘画基础的老人,也能创作出一幅彩色斑斓的艺术作品。下午,等老人吃过午饭、睡过午觉后,还有社工来和他们一起玩“飞行棋”游戏。

 

而“乐康家园”失智早期干预项目基地内则是另一幅充满活力的景象。大家绕圈行走,并做出指定动作,每个人都玩得起劲。社工告诉记者,失智早期干预项目基地主要以身体机能锻炼、社会化、认知训练为主,每天都会安排涂画、绕口令、认图找茬、棋牌等内容。

 

这里有5名服务人员,包括一名负责人和康复师、社工师各一名,以及护理员两名。他们采用的常用疗法有“园艺疗法”和“记忆疗法”,即让老人们认养种植植物,每天观察植物生长情况,并唱唱老歌曲,一起分享主题故事等。还因人而异设置一系列训练,比如,“作业训练”——训练手眼协调等能力,包括DIY烘焙、蔬菜拓印卡片、生日帽、卡通人物剪纸等;“认知训练”——联想、逻辑、计算、记忆、言语表达、注意力等方面的互动活动,包括涂画、化妆舞会、绕口令、认图找茬、棋牌计算、卡通拼图、看图联想等;“肢体功能训练”——心身机能活性运动,包括手指棒、健康环、宾果投掷等,还有手指操、体感游戏,以及服务团队自主研发的毛巾操、不对称体操等。

 

过了16时30分,子女们陆陆续续来接老人们回家。几名子女告诉记者,在来这里之前,他们也尝试过送去其他养老机构,但失智老人其实很不适合与正常老人混住,不仅会影响其他老人正常生活,也会让失智老人更没有自信。而照护失智老人的要求远远高于其他老人,一些传统养老机构因缺乏护理失智老人的技能,大多难以接纳失智老人,比来比去,还是送来这里最为合适。

(失智老人们的作品。栾吟之摄)


调查:一位失智长者拖垮一个家庭?


 

在长寿社区,有99名老人在家属的陪同下自愿接受评估,被认定为失智老人。由于失智老人照护的特殊性,街道专门设立这处日间照护中心,委托第三方专业社会组织上海福苑养老服务中心开展专业化照料和康复护理,除了接纳老人入托之外,后续还将辐射到整个社区,为更多老年人提供服务,预防出现失智情况。

 

据了解,失智症的发病原因复杂,种类很多,大家普遍知道的是阿尔茨海默氏症,此外还有脑血管性失智症、路易氏体型失智症、前头侧头型失智症、慢性硬膜下血瘤失智症等。在失智症的病患比例上,阿尔茨海默氏症约占50%,脑血管性失智症约占20%,路易氏体型失智症约占20%,还有10%是其他病症。而失智症的发病原因复杂,且大部分原因目前都无法根治。在养老行业内有了一句公认的“秘密”:一位失智长者拖垮一个家庭,因为90%以上的家属都表示照料起来力不从心。

 

而记者还了解到,目前不少社区都在尝试关注失智老人,通过设立日托所、培训专业服务队伍以及腾出一定比例养老床位等方式,缓解这些老人的症状,减轻家属们的负担。长寿路街道的这家日间照料中心,或许也提供了一种不错的样本。

 


图片来源:  除署名外其他由长寿路街道提供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

网友评论
15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