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代教育人昨晚走上舞台:为劝家长让孩子返校中考,这位上海好老师每天做“钟点工”
上观新闻
2019-09-10 10:06:44

为了劝说一位家长让女儿回归校园、参加中考,老师每天上门做“钟点工”?在没有电脑的年代里,学生几万字的论文导师一遍遍手改,在论文排序上,始终退居最后,甚至不加署名……今天是第35个教师节。9日晚,庆祝第35个教师节主题活动在复旦大学举行。一代代教育人走上舞台,讲述教书育人之道,让每个学生都享有优质公平的教育。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上海市首批特级教师周继光、徐汇区高安路第一小学教师孙怡青虽然年龄相差40岁,但都为了让不同类型的学生爱上数学,提高课堂教学质量,不断超越自我。

少年时,周继光家境贫寒,学校不仅给他全免学费,还让他享受助学金。“我从小患有严重眼疾,两眼视力仅0.1和0.01,还有点口吃,但高中毕业时,当时的校长王季娴看我酷爱数学,欣赏我有这方面特长,破例培养我留校当了老师。”在周继光的教学生涯中,得到过苏步青、赵宪初等很多名师的无私帮助,他们在古稀之年仍然不遗余力地研究教学、培养教师,不记名利、提携青年。“在我眼里,校园就是充满爱的地方,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周继光今年74岁,想的最多的还是感恩和回报,能够推动这项深深热爱的事业,哪怕一点一滴的向前,都不会停下。57年的教育人生中,他曾在不同类型的学校执教,提高学生数学思维能力。退休后他又创办了“光远教育工作室”,开始“教师教育学”的研究和实践,奔走全国各地,免费为中小学教师、特别是薄弱学校的教师开设公益讲座,因材施教改变着一个个课堂。

刚刚斩获第二届全国中小学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小学语数外组一等奖,孙怡青怎样让学生爱上数学?“当老师不只关注成绩,而关心学生的点滴成长变化,有时真的能改变他的一生,找到打开他学习之门的那把钥匙。”在她看来,课堂所做的每一点小小的改变和努力,其实学生都能感受到。在孙怡青赴英交流期间,一位二年级的小朋友就让她很感动。用当地老师的话说:他很不喜欢数学,成绩也很糟。那一周,孙怡青教了他们乘法口诀,没想到,一周后收到了他送的一副画——上面画了4的乘法口诀,下面还画了他和孙怡青两人手牵手和一颗很大的爱心。在英国,她开展了25次公开课,推广上海经验。

迷途护航一个也不放弃

全国教书育人楷模中首位特殊教育领域教师谢小双管理的是一所招收9种不良行为学生的学校,但在他眼里,这里没有需要改造的孩子,有的只是等待成长的生命。谢小双说,教育转化一个问题学生,其价值不亚于培育一位大学生,要靠一代代教师去坚守和创造。每年小年夜,他总会把那些没爹没妈管的、已经毕业的和在校的孩子们请到饭店里一起吃年夜饭。“每次要结束了,孩子们都没声音了,用一种恋恋不舍的眼神看着我和老师们,久久不愿离去。每到此时,我的心就好像碎了一样,难过极了。为了他们,我也要尽自己努力创造一个家一样的学校环境。”把曾经无序的课堂变成成长的“加油站”,谢小双研究特殊学生特点,探索特殊学生课堂教育教学方法,而学生们也用中考升学率100%的奇迹、社会志愿服务的锦旗和阳光自信的笑容,回报老师的恩情。

88年出生的全国模范教师余文君是谢小双的弟子之一。上师大英语专业优等生毕业那年,她选择了宝山区唯一一所工读学校任教,一待就是九年。迷途护航,两代教育人坚守在同一片特殊教育的土壤,传承着“一个都不放弃”的理念。

每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往往都有一个“问题”的家庭。有位学生当初因为连续逃学逃夜两个多月并敲诈勒索他人而被送入学校,从小父母离异,跟随着父亲。中考前,她爸爸摔伤了腿,让女儿休学去照顾自己,余文君怎么劝都不行,于是她大胆地说:“别担心,让孩子去中考,我来当钟点工。”之后,每天她上门为他们家料理家务,一直坚持到女孩中考结束。这名学生最终考上了一所不错的职校,还成为学校团支书。“对学生好到他们不好意思”,是谢小双传授余文君的方法。她相信:转变一个学生,就是挽救一个家庭;挽救一个家庭,就是为社会增添一份安宁。

选择了老师,就是选择了奉献

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所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选择了老师,就是选择了责任,选择了奉献。

昨晚,以上海市教育功臣为原型创作的大型情景诗朗诵《与祖国同行》中,拥有70年教龄的王振义,拥有60年教龄的闻玉梅、翁史烈,拥有50年教龄的顾泠沅、何积丰,拥有40年教龄的郭宗莉、郑时龄、卞建鸿等上海市教育功臣代表走上舞台,深情朗诵:“七十年,教育与祖国同行!”

杨浦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卞建鸿从教39年,近日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上,他的学生徐澳门一举夺得车身修理项目金牌,再次为国争光。他将一所曾经没有一个重点专业的中职校,办成了全国知名的“工匠摇篮”,让中国制造闪耀世界舞台。

郭宗莉从教40年,在她看来,幼儿教育是“向下扎根的教育”,要用“根”的事业为孩子们一生的成长发展奠基。已年近九旬的翁史烈从教67年,历时30多年坚持青少年创新教育。因为他坚信,他所点亮的不仅是求索之光,更是民族之光,未来之光。

在没有电脑的年代里,学生几万字的论文是王振义一遍遍的手改;在论文排序的选择上,他始终退居最后,甚至不加署名。大气谦和的学术氛围孕育了“一门四院士”的团队荣光。王振义说:“我从教71年了,能够成为祖国医学教育事业发展中一粒微小的铺路石子,我甘之如饴;能够为民族的复兴之路留下有意义的脚步,我矢志不渝。”

目前上海全市各级普通学校共有教职工数29.91万人,其中专任教师数21.17万人。一代代教育人用心耕耘,创新求索,新时代的年轻教师接过老一辈的理想和风范,让课堂成为一个个梦开始的地方。

栏目主编:徐瑞哲 本文作者:许沁 文字编辑:徐瑞哲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李立基、何思哲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