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埃尔多安“另觅盟友”能帮他度过“里拉危机”吗?

世界观 2018-08-13 19:02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或许正如土耳其谚语说的:“土耳其人除了土耳其人之外没有朋友”。在国家利益的博弈场上,拉一派打一派并靠不住,独立自主、审慎外交,才是应对复杂挑战的金科玉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万万没想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动用经济施压手段,对俄罗斯、伊朗等国拳打脚踢之后,那么快就将枪口对准了安卡拉。山姆大叔全然不顾“北约盟友情分”的行为也让安卡拉抛出狠话:不向对手低头,要寻找新盟友。

 

美土关系差到啥地步

 

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征收关税翻倍,颇有点落井下石的味道,看准了里拉贬值的时机。受此影响,土耳其里拉上周五暴跌18%。然而,埃尔多安也非等闲之辈,向特朗普挥出“二连击”。

 

第一击,立刻在《纽约时报》上给特朗普写信,回溯土美“恩爱史”,从朝鲜战争一直讲到阿富汗战争,表明土耳其义薄云天,赤胆忠心。最后放言:如果特朗普不能扭转单边主义和不尊重土耳其的趋势,那我们就要开始去寻找新盟友了。

 

第二击,马上给俄罗斯总统普京打了通电话。而就在今天,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将前往安卡拉,就叙利亚问题、“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和“阿库尤”核电站等合作交换意见。

 

外媒述评,美土关系进入几十年来最紧张时期。无论是1964年“林登·约翰逊信札”事件,1975—1978年的美对土武器禁运,还是2003年美军在土耳其军事部署引发的争议,上述危机都未曾像今天那样,在美土双方造成如此严重的不信任,并在土耳其点燃如此强大的反美主义情绪。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晨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美土矛盾升级,导火索是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的释放问题。这是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引发美土裂痕的延续,也表明两国战略互信缺失,四重矛盾(即宗教人士居伦引渡问题、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合法性问题、军购问题以及制裁伊朗问题)依然突出。再加上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两国关系进入新的波动周期。

 

杨晨认为,即便如此,美土关系并未出现结构性问题,土耳其难以脱离与美欧的盟友关系。“土耳其与北约绑定得太久了,无论是经济、外交联系,还是该国军事人员培训、教育体系、经济改革标准等,都打上了美欧的烙印,短时间内无法摆脱路径依赖。”杨晨说,“埃尔多安只是希望通过向特朗普喊话,令其更重视土耳其战略地位,并通过与俄罗斯等国走近施压美国。”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认为,美土的“战争”还要持续一个阶段。在埃尔多安看来,“牧师事件”是涉及政权合法性和民族尊严的重大问题,不会屈膝,无法让步。土耳其的心理是,一方面想留在北约盟国体系中,不愿失去加入欧盟的机会,另一方面在外交和安全防务上的自主意识增强,希望在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影响力。因此埃尔多安会在多个国家之间走钢丝。而美欧在军事基地、难民等问题上有求于土耳其,它们也不愿和土耳其闹掰。随着美国中东政策失调,逐渐减少中东介入,土耳其将进一步评估外交政策,平衡与美国—欧洲阵营、俄罗斯—伊朗阵营走近的程度。

 

忠诚盟友还是权宜婚姻?

 

埃尔多安向俄罗斯等国示好,能否如愿打造起新的“朋友圈”?

 

《金融时报》认为,埃尔多安的盟友清单上,包括俄罗斯、卡塔尔、中国、伊朗等国。俄总统普京可能已经向埃尔多安承诺了一些贷款,卡塔尔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亲密伙伴——土耳其在卡塔尔拥有一个军事基地。它很可能是土耳其寻求支持的首批国家之一。

 

“然而,上述国家可能并无足够能力或意愿帮助土耳其纾困,”《金融时报》写道,“俄罗斯受到制裁压力无暇他顾;卡塔尔因为被海湾国家禁运遭遇财政挑战,而且在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站队会让其感到尴尬……”

 

另一方面,土耳其与俄罗斯等国在安全、经济上的利益只是部分重叠,故而战术合作能否催生战略伙伴关系存在疑问。

 

有分析认为,土耳其与伊朗、俄罗斯一道,寻求将美国边缘化,但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因为俄罗斯的做法与美国类似,正在对包括库尔德人在内的中东合作伙伴进行支持,以打击伊斯兰国,巩固其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和军事存在。而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也有其局限性。

 

此外,土耳其并不太可能放弃北约以及加入欧盟的努力、完全投入上合组织或金砖机制的怀抱。因此,与其说土耳其和俄罗斯结成相互忠于彼此的战略同盟,倒不如说那是一场富有弹性、充满机会主义的“权宜婚姻”。一旦俄总统普京和埃尔多安的强烈个性(或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新搭档间的关系将相当脆弱。

 

朱威烈认为,土耳其构建新的盟友体系比较困难。尽管俄美关系紧张,但普京和特朗普都释放了要改善俄美关系的愿望。杨晨认为,埃尔多安受制于西方,与俄罗斯等国的走近仅限于一种策略性调整,而非铁了心要做出战略性转变。

 

土能挺过“里拉危机”吗

 

埃尔多安拉拢俄罗斯、施压美国的举措,又能否帮他打赢“里拉保卫战”?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指出,从宏观生产、经营层面,里拉下挫令土耳其企业生产成本和融资压力增大,无疑对依赖外资的土耳其是一个沉重打击。但从民生层面看,影响还没那么直接,一时半会并未显现。这是因为土耳其的资本流动比较自由,而民众也已逐步适应了2013年以来里拉的数次贬值。

 

“外界有关土耳其经济崩盘的提法有些夸大其词。土耳其的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长基础并没有因货币贬值而被抹杀,这与希腊债务危机不同。但若对上述情况应对不当,会导致形势恶化,并可能蔓延到欧洲金融市场,所以外界的警惕不无道理。”专家表示。

 

邹志强认为,高通胀、高外债等宏观经济问题是导致里拉“跌跌不休”的深层次原因。但这些问题不是现在才有,它与土耳其经济增长模式有关。“土耳其借外债推动国内投资和消费的模式,引发经济泡沫、通胀压力,具有危险性和脆弱性。但越是这种情况,土耳其越采取高利率来维持资本的流入。埃尔多安最担心资本不流入,或者出现外逃。”邹志强说,“眼下土耳其政府政策选择有限,可能通过加息、向欧洲市场寻求融资、稳定外贸伙伴、与俄罗斯等国开展本币互换等几种手段并用,来重筑市场信心,稳定汇率。”

 

至于土耳其依靠俄罗斯等外援能否解围,专家普遍认为作用有限,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土耳其的外部融资需求超过2000亿美元,这还是保守估计。而中俄等国能填补的缺口只有大约几十亿至上百亿。对于土耳其这种经济体量较大的国家,要解决缺口不得不依靠欧盟。

 

“然而目前欧盟并无直接举措,它的着眼点是避险——通过自查确保欧元区和欧盟银行体系的稳定,”邹志强说,“但如果风险传导无法被隔断,不排除欧盟下一步考虑通过市场化(而非政府间协议)的方式对土耳其援助。”与此同时,美国则是隔岸观火,坐等土耳其妥协。土耳其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埃尔多安政府的首要任务是稳定金融市场,为此可能不得不与美方达成妥协。考虑到国内一些民族主义者的情绪,土耳其可能不会直接释放布伦森,而会作出某种形式的让步。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施压,虽然对土耳其经济的实质性打击并不大,但心理打击很大。此次“特朗普一声吼,里拉抖三抖”也显示出土耳其的经济自主性仍然较差,不像伊朗那样具备相对成熟的“抵抗型经济”。或许正如土耳其谚语说的:“土耳其人除了土耳其人之外没有朋友”。在国家利益的博弈场上,拉一派打一派并靠不住,独立自主、审慎外交,才是应对复杂挑战的金科玉律。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上观用户先来登录吧!
换一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发表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