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上观访谈
"我们已经踏入恶性循环,车轮滚不起来。"
作者:陈抒怡 2016-08-19 13:00:12
(27)
(34)
我们这些直接参与国企脱困工作的人,当时也信心不足。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即使搞不好了要退,也要想办法有秩序地退,不能溃退。一旦溃退就要“踩塌”,就要出事了。
作者:高渊 2016-08-11 05:00:24
(66)
(21)
我们曾经面对过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当时国企改革攻坚已经开始,大量职工下岗,但社会上并没有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当时全国各地都在出事。
作者:高渊 2016-08-10 22:52:54
(75)
(1)
【昔日奥运冠军今何在】拿乒乓球项目举例,上海的一线队名额是36人,男女各18名,目前我们甚至还没有满编。
作者:于量 2016-08-09 05:00:20
(30)
(2)
我们这次没有任何涉及商业的合作。我们都是开源的,把我们的资源发到网上,有人可以转,有人可以再解读。比如同道大叔,是我们在发布之前就有过联系,就是说“我们可以一起玩个东西”。杜蕾斯也是的。
作者:查睿 2016-08-08 05:00:47
(26)
(22)
我觉得你需要身在这个国家才能知道这里在发生什么。媒体说中国经济在衰退,其实中国经济只是放缓了增速,它的增速还是比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快。
作者:陈抒怡 2016-08-08 05:00:45
(30)
(20)
【昔日奥运冠军今何在】做个体育脱口秀不错啊。我是非常盼望有这么一天,把我们的体育精神通过轻松愉快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个方向是可以考虑。
作者:陈抒怡 2016-08-06 05:00:53
(47)
(27)
【昔日奥运冠军今何在】黄旭正在努力从体制内向体制外探身张望。而他个人的选择似乎可以理解为体操这个项目正在转变的一个缩影。
作者:陈抒怡 2016-07-29 13:43:53
(10)
(21)
【昔日奥运冠军今何在】从跳水到足球,从运动员到霸道总裁,这个转型是不是大了一些?
作者:陈抒怡 2016-07-21 05:01:29
(5)
(14)
你去看BAT的财务报表,资本收益率一直是下行的。这个指标最能衡量资本的使用效率。为什么BAT的股价上不去?因为对资本来说,资本收益要算一个比例。
作者:陈抒怡 王海燕 2016-07-15 05:01:11
(5)
(0)
我意志力比较顽强。最困难的时候,那段时间非常累,躺下去就睡,但醒过来一身虚汗,20天我瘦了十几斤。但现在我已经释怀了。
作者:陈抒怡 2016-07-08 05:00:20
(8)
(14)
对我的看法各种各样,有人说我是“四大恶人”、“十大恶人”,让他们说去吧,没关系。我也不知道,我是罪大恶极还是穷凶极恶?
作者:高渊 2016-07-04 05:00:37
(7)
(1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