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鼠扰民、争食、传疾患,而“社鼠”之为害和狡诈,远甚于前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人心齐,方略、措施对头,不论什么鼠害,都是不难根治的。
作者:朱林兴 2019-11-25 19:38
(2)
(1)
流沙河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国文化研究与创作,早期主要从事诗歌创作,籍着他的诗我认识了余光中、契诃夫。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流沙河先生的那首《焚书》——
作者:张 梅 2019-11-24 18:13
(5)
(2)
在我的故乡八公分村,剃头又叫剃脑,也叫剪脑,剃头匠则称作剃脑的、剪脑的或者脑师傅。
作者:黄孝纪 2019-11-22 13:52
(3)
(0)
1882年4月,英国人利特尔等人招股集银5万两,成立上海电气公司,并从美国购得发电设备,在上海南京路创办上海第一座、也是中国第一座发电厂,容量12千瓦。
作者:陈富强 2019-11-19 07:27
(0)
(0)
放目前程,秋英满坡,不减春花。丛丛高粱在暮色里静穆成秋思状。
作者:汤朔梅 2019-11-18 07:44
(1)
(0)
《超级装备》不仅要表现装备建设中难以重现的震撼场面,并且还要揭示,这些高高在上的尖端装备,恰恰与人们最普通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作者:李建强 2019-11-14 21:24
(1)
(0)
曹操说刘备妄称“皇叔”,就如同赵太爷说阿Q:“你怎么会姓赵!——你哪里配姓赵!”
作者:魏鹏 2019-11-13 07:49
(1)
(0)
看着楼下梧桐的叶子黄了、枯了、落了,心里竟有些慌张起来,慌张于今年的秋天已经过去了,而我对它竟没有任何的感知。
作者:章铜胜 2019-11-12 09:58
(6)
(0)
读汪文,一开始会觉清雅素淡,就像他笔下那些家乡小菜,凉拌枸杞头、煮干丝……却越读越觉滋味全出。待读得多了、深了,又在这“清淡”里咂磨出两个字来:底蕴。他的文字是在中国传统文化、民俗乃至大自然中秘制加工、又反复腌渍而出的,乍看颜色无奇,待真正打开“盖子”,其香扑面,尝一口,回味绵长。
作者:李佳 2019-11-10 07:50
(1)
(0)
据老船员介绍,这种场面堪称空前,从大水闸口到场部对面绵延近千米河道满满是船。
作者:叶良优 2019-11-09 07:37
(1)
(0)
若在这样的晚夕,坐在大痴行过的山里,吊一桶支遁凿出来的泉水,听楝果子有一声没一声地落着,花叶影影绰绰摇着,一桌人擎着签筒子,这个抽中了梨花,“座中白衣当饮”,那个抽中了茉莉,“冷梅花陪热茉莉共饮一杯”……这样的立冬,谁还会觉得萧瑟?
作者:任淡如 2019-11-08 07:51
(1)
(0)
少年的你,不是指未满18岁,或是未经历过高考的你。少年的你,是选择与沉默的大多数彻底决裂的你,是奋不顾身为爱牺牲的你,是人格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的你。这是陈念和小北这两个少年显得那么弥足珍贵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们每一天都在兢兢业业地把自己变成和别人一样的“成人”,偏又要跑到电影院为这样的“少年”而流泪的原因。
作者:赵琦 2019-11-07 16:18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