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顿时,我看到翡翠闪过的绿色光芒。我想,这是艺术之光,是人性之光,也是希望之光。
作者:简平 2019-12-26 14:38
(75)
(6)
以“教育救国”为信念的陶行知先生曾说:“我们没有教室,没有礼堂,但是我们的学校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我们要以宇宙为学校,奉万物为宗师,蓝色的天空是我们的屋顶,灿烂的大地是我们的屋基……”他曾是《申报》三驾马车之一,又是走入乡村普及教育的实践者,胸怀理想,秉烛前行。
作者:陆其国 2019-12-26 07:46
(14)
(0)
那时,我的偶像是孙少平,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里的陕西娃孙少平。我们都是在饥饿与匮乏中挣扎着长大的孩子,一样穷困,也一样有梦想。
作者:齐世明 2019-12-22 09:17
(62)
(1)
当代艺术的价值究竟如何评判?
作者:陈俊珺 2019-12-21 19:21
(37)
(0)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每当这段开场文字出现,我们都会开启一场令人期待的壮丽银河之旅。而如今,可以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有着更多精彩的故事等着你去探索……”
作者:顾力丹 2019-12-20 07:51
(37)
(3)
若没有动画技术所创造出来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冰雪”特效,两部《冰雪奇缘》绝不可能成为史上最杰出亦是最卖座的动画电影之一。
作者:赵琦 2019-12-19 17:45
(6)
(0)
“尽量说真话,坚决不说假话。”这是萧乾先生晚年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既耿直,又厚道,竭尽全力扶持晚辈,留得清名在人间。
作者:张昌华 2019-12-19 07:46
(34)
(3)
在所有媒介走向高度融合的趋势下,电影工作者要面对的课题是,如何来适应以及引领这场变革,尤其,当电影的内容、形式和表达不再由制作方来单向主导,观众的影院体验和审美趣味也不再由一块屏幕来决定时。
作者:金涛 2019-12-16 16:16
(14)
(1)
那时家家都穷,平等地穷着。
作者:梁琴 2019-12-12 19:24
(4)
(0)
31年前,上海一群连国内飞机都没坐过的工人,坐上了飞越太平洋的航班,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在美国一家倒闭的企业中沙里淘金,挑选有用的设备,打包运回上海。开眼界,出洋相,学技术。上海的工匠也让美国同行刮目相看,他们圆满完成了任务。
作者:郑 宪 2019-12-12 07:46
(38)
(1)
人生就像一次空中远航,不在于飞得多高,也不在于飞得多远,无论你飞到哪里,圆满落地便好。
作者:戴 民 2019-12-11 10:35
(9)
(0)
20年来,亲聆了三场捷杰耶夫率马林斯基交响乐团演奏的音乐会,见证了这个乐团和他的指挥,从青涩的青年时期升华到了一个成熟的国际型乐团和大师级指挥。中国的观众对他们也情有独钟,给这位用牙签指挥乐团的指挥起了外号:“姐夫”,“牙签哥”。这位“指挥沙皇”欣然接受。
作者:潘争 2019-12-10 06:49
(3)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