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欣赏音乐,何须“懂”。
作者:陈俊珺 2021-10-24 07:51
(8)
(3)
马一浮的蒋庄晚境——
作者:喻军 2021-10-22 07:38
(9)
(1)
各色“媛”们都已陆续露出麒麟皮下马脚,热闹一时的“媛媛”注定昙花一现,肯定不会“媛媛”流长
作者:陈鲁民 2021-10-21 19:02
(9)
(0)
何为功勋?为何要讲述功勋故事?如何讲述?
作者:张维为 2021-10-21 11:23
(0)
(0)
感谢所有像道临先生、文娟姆妈那样的前辈,赐予我们以智慧、勇气、怜悯、关爱
作者:曹可凡 2021-10-21 07:39
(10)
(2)
在那个年代,学校里虽没有张挂一张陶行知像,没有张贴一句陶先生名言,但陶先生无处不在——
作者:叶良骏 2021-10-18 07:50
(6)
(4)
曾几何时,“德国老太太”汪小玲夹着讲义,行走在校园里复旦的“南京路”上,俨然是校园里的一道亮丽风景。
作者:读史老张 2021-10-15 07:31
(7)
(0)
写人物,请传主或他们的家人审稿,是一种尊重。一些名家的回信,也颇能反映他们的个性和人品。
作者:张昌华 2021-10-14 07:51
(2)
(2)
吃蟹有三层境界——
作者:何振华 2021-10-13 18:27
(9)
(0)
我们对于徐先生最好的怀念,就是重温那些蕴藉着他思想光芒与生命温度的文字
作者:徐城北 2021-10-12 11:39
(3)
(2)
为什么陶弘景要这么帮萧衍,甚至不惜以出世之身作如此入世的介入?
作者:喻军 2021-10-05 12:08
(1)
(0)
或许,理想主义真能当饭吃。
作者:刘博文 2021-10-04 08:07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