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本文所写的两位烈士,都是当年上海的大学生,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青春岁月,他们的名字不该被忘却。
作者:叶良骏 2021-04-21 20:22
(4)
(3)
做完,不是烂尾楼,不是半桶水晃荡,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作者:刘荒田 2021-04-20 09:13
(7)
(0)
“音乐浪子”斯特拉文斯基在威尼斯的小岛,找到了最终的归宿。
作者:唐若甫 2021-04-17 10:41
(3)
(0)
如果未经巨大磨难,不留刻骨烙痕,从一头动物到一个人、一个村、一个民族都是无法成长、成熟并真正伟大起来
作者:胡晓军 2021-04-16 09:24
(7)
(1)
周有光、黄苗子和杨宪益,他们三位都是长寿且幽默的趣人。
作者: 张昌华 2021-04-15 07:47
(6)
(2)
有时与朋友吃饭,说起家里的老人,大家都说要多回家多陪陪老人,可我们常常就只是在饭桌上谈,嘴巴上谈。
作者:高明昌 2021-04-13 11:14
(8)
(1)
没有一棵树只是轻松地站在那里,没有一棵树不是在紧张地忙碌。有一些树,甚至会在夜间失眠……
作者:申赋渔 2021-04-12 09:08
(18)
(2)
“你就不能画点别的?” “要做现代人,必须画你所见的。”
作者:陈俊珺 2021-04-10 08:29
(6)
(2)
李渔的大部分著作基本都有商业利益驱动,但以他的学养根底和创作实力,至少坚守住了审美的品位
作者:喻军 2021-04-09 07:32
(5)
(1)
来一个蹩脚的假设,若我不在青岛而就住在静安寺附近某个弄堂里,上海人还会不会仍这么欢迎我这个乡下人呢?
作者:林少华 2021-04-08 15:47
(7)
(3)
以假乱真的仿品,哪来开口说话的底气?
作者:赵畅 2021-04-06 07:31
(14)
(4)
破除对“姐姐”的教条观念,让观众看到这个身份背后,一个个女性真实、具体、鲜活的情感与存在
作者:从易 2021-04-05 08:09
(13)
(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