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最闻名遐迩的就是角马大迁徙,也就是通常说的角马过河。角马并不是每天过河,能不能看到,全凭运气。一般在下午12点到3点有可能过河,因为这时的水温较高,也是鳄鱼不太活跃的时间段。一旦有哪匹头马带头义无反顾跳进河里,后面就千军万马跟着跳进河水里了,煞也煞不住。那气势惊心动魄。
作者:凌鼎年 2019-03-15 15:26
(2)
(0)
到了京都发现少了一个箱子,我们电话联系终点站服务台,他们没有看到任何箱子。我们又电话询问东京起始站,站台服务员将我们的电话号码留下作为备案。次日清晨,我们接到东京站来电,说箱子找到了。我拿到失而复得的箱子时,不仅仅是感慨了。
作者:李力 2019-03-14 10:09
(6)
(0)
巴黎不愧是艺术之都,令人炫目惊叹的不只是多彩纷呈的艺术博物馆和富丽恢弘的皇宫,就连临街比比皆是的咖啡馆,也充满了世俗风情,让你忍不住停下脚步。巴黎人喜爱咖啡,更喜欢泡咖啡馆,就象他们喜欢喝葡萄酒一样。你真的无法想象,没有咖啡馆的巴黎街头会是什么样子。
作者:舒怡然 2019-03-12 19:15
(4)
(0)
公元794年,京都建都,称为平安京,模仿中国洛阳城和长安城建城布局,街道纵横宛如棋盘状,名胜古迹星罗密布。
作者:冯乔 2019-03-08 16:13
(18)
(1)
现代化的城市在全世界范围都有它们的相似性,被毁灭的古城遗迹,只有单独的这个和那个。凝望毁弃的历史和实物,会带给我们穿越的震撼和情感,乃至,深刻感悟的悲悯。
作者:郑宪 2019-03-06 18:35
(5)
(0)
我在车窗前看到那些土黄色的房子,窗棂上垂下竹帘。想到这个曾经繁华过的城市,在游人离开之后,转入寂寞,在天地之间静静的空无一人,我的心里陡生悲凉。正如李后主词,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所有曾经的繁华,都已如一江春水,向东流去了。
作者:陆蔚青 2019-03-05 16:44
(3)
(0)
四周皆为土墙,在太阳的照耀下,土墙散发出金黄的光彩,西班牙的建筑都是土黄色的。我们在塞维利亚参观斗牛场的时候,才知道西班牙特有的一种土,这种土可以做染料,用它刷墙有金黄色的色彩,西班牙人称之为“太阳的颜色”,这也是伊比利亚半岛的独特之处。在夏日的阳光中,小镇美奂美伦。
作者:陆蔚青 2019-03-05 16:44
(3)
(0)
若干年后再次见到特里姆时,他已经是个成熟的上士,威风凛凛,刚中带柔的军人。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新家庭,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妻子随军,跟着他转战世界各地。看得出来,特里姆生活得不错。
作者:汪翔 2019-02-27 16:21
(2)
(0)
戴维斯曾经也是社会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七十年代的经济衰退,利率和通胀高涨,油价暴涨,使普通美国人饱受经济压力。疲惫之后,是到了花更多时间来关心自身利益的时候。
作者:汪翔 2019-02-27 16:21
(2)
(0)
离婚后他一直在支付赡养费,会持续到女儿满十八岁。只要他有工作,雇主就会基于收到的来自政府部门的信函,直接在薪水里扣除设定的赡养费,同时,会将该笔资金按时按量打入对方的预设银行账户。整个程序是法律要求的,没有人会擅自挑战法律。
作者:汪翔 2019-02-27 16:21
(2)
(1)
一个正在修理的房子!记忆中这栋房子很老还很小,这个小镇已经没有这么小面积的独立屋。外墙陈旧破烂,屋顶也是,一直就没有见过有人居住,一直也在奇怪,为什么没有被推掉:房子的存在,屋主是要支付地产税的。很多人会将不用的推掉,只留下地皮,会节省不少开支。
作者:汪翔 2019-02-26 19:17
(2)
(0)
他邻居一边是对老夫妻,韩国裔的老太太是韩战时被老公从韩国带来的。他们的子女很早就搬出独立生活。另一边是单身的大卫,在高中教社会学。他和前妻的女儿已经就读初中,每个星期会有至少一天来他这里住一晚。来得更频繁的是他的女朋友,有时是一家三口一起外出。对面那家也是一对老夫妻,和韩国老太太他们都是这里最早的一批住民,从七十年代开始一直没有挪窝。他们的孩子也早已搬走。一对老人享受着空巢。
作者:汪翔 2019-02-26 19:17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