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我说:“你,大大的大牛屎,下地狱去吧!(You,big, big, big bullshit。 Go to Hell!)”说完我把电话挂了。挂了电话又很生气:这破英语,真没劲,骂人都不解气。
作者:春阳 2018-01-14 07:49:20
(5)
(0)
澳洲男人绝大多数教养极好,彬彬有礼,与妻子相敬如宾;但其中一些,特别容易失控,火气一旦发作,不可收拾,非得大打出手,鼻青眼肿算小事,动刀动枪都时有发生。
作者:黄惟群 2018-01-13 07:48:14
(3)
(0)
孩子不是一堆泥巴,父母也不是雕塑家,要把孩子塑成什么样的就塑成什么样的。你奶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我培养成什么样的人,要培养自己成什么样的人,要靠自己的脑和手,凭自己的兴趣去发展。
作者:胡少璋 2018-01-11 07:43:01
(1)
(0)
“我铭记”的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容。让我最感动的铭记之一,是魁北克工程师小手指上戒指。又名“工程师之戒”。它来源于一个悲惨的事件。
作者:陆蔚青 2018-01-10 07:35:22
(1)
(0)
多数地方还是安全的。好的小镇随处都有警察在维护治安。有次朋友抱怨,在我所住的小镇半夜十二点多,一点点超速就被吃罚单!我得意:越是安静的晚上越是有躲着的警察。
作者:汪翔 2018-01-05 06:50:29
(1)
(1)
有一次,我在一位美国人家里看到一瓶年代很久远的白兰地,要求对方卖给自己,随便出了十元的价格。对方拒绝,说只能收我一元将空瓶子卖给我:里面的酒不能卖,因为他没有销售证!美国人的小心是有道理的:很多时候,FBI的探员搞钓鱼执法,用的就是抛出类似的小便宜。很多次,习惯于占小便宜的人,就此吃大亏。
作者:汪翔 2018-01-04 06:50:02
(1)
(0)
小镇里的很多居民是老住户,不少人生活了好几代,都是你知我知,这种情况在美国少见,和中国传统的大村庄差不多,不同的只是经济上相对的富裕。就是在这种地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枪击案。
作者:汪翔 2018-01-04 06:50:01
(1)
(0)
如果你不想太累,不想每天花两个小时在路上,只是想过个开心、快乐、普通的生活,在中部成功的几率大很多。我用小镇来代表英文里的“城市”,有点相当国内大城市里区的行政单位。
作者:汪翔 2018-01-03 06:50:35
(3)
(0)
第一把枪就是在她手里买的,德国造,花了我在美国买的第一辆车时两倍的价钱。那时对枪一点概念都没有,只是听说德国的最好,意大利也有好品牌。这让我想起两国对于制造工艺精准的固执己见。
作者:汪翔 2018-01-03 06:49:33
(2)
(1)
放下电话后,老公对我说:“现在日本的人口在减少中,而我们的伊娃喜的出租房却总是住满的,因此我们也能得些稳定的收入,真得感谢房客们。”
作者:叶忆萍 2017-12-29 06:44:45
(5)
(0)
我问外甥:加拿大的秋色如何?他说:枫叶的色彩确实炫丽斑斓,但内蒙的胡杨林更为壮观。真的吗?我有点不服气,但他的话引起了我对胡杨的兴趣。他给我看了他以前拍摄的胡杨照片,大片大片的胡杨林,在蓝天衬托和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灿灿金光,蔚为壮观,令人目眩。
作者:孙白梅 2017-12-27 06:44:34
(2)
(0)
因为在欧洲圣诞节传统中,在一串槲寄生的枝叶之下,是不能拒绝别人的索吻的。不过,接吻后,就得摘掉槲寄生的一颗果实,当这串枝条上的果实被摘完后,这接吻的权力也就自然消失了。不知道在这浪漫温润的夜晚,会发生多少浪漫的故事。
作者:李莹 2017-12-23 06:13:04
(1)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