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我在一条名叫ANTOINETTE (安彤耐特)的LANE里住了十年。LANE,在英文中是小巷,小道的意思,安彤耐特弄堂是一条死道(DEAD ROAD),很像上海的弄堂。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把美国的一条死道和上海的弄堂联系在一起?上海的弄堂是有后门的,比喻得并不确切。但是,我相信,在离开上海弄堂三四十年以后,它突然在异国他乡冒出来,绝不会无缘无故,一定是出於一个什么契机,给我送来不寻常的信息。
作者:融融 2018-04-10 07:06:56
(3)
(1)
我说我还是自己保存着吧,难得保存一份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的人走进你的生活,轰轰烈烈,最终却只是一个过客。而有的人足迹轻轻,却难以磨灭。可是谁又不是过客呢?即便昨天的我,也是我生命中今天的过客。
作者:笑言 2018-04-06 06:15:17
(3)
(0)
淋在雨中我纹丝不动,好像在恭候皇帝出驾,好像在迎接稀有的贵宾,结果无望而归。我抬脚走路,走几步一回头。就在第二个转身时,突然发现猫头鹰正站在我背后的树枝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作者:融融 2018-04-05 07:24:03
(2)
(0)
他们无疑是加拿大的英雄,人们要把他们抛向空中庆祝胜利。而这种心灵冲击绝不是单纯的技术、技巧所能达到。看到一个加拿大的娱乐电视节目,请这对传奇搭档背对背回答有关对方各种生活细节的问题,包括对方最爱吃的食物、最害怕的事情等,趣味中见得彼此亲人般的熟悉。
作者:宇秀 2018-04-03 07:22:19
(2)
(0)
龙春亮把手中的书一扔,双拳紧握,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那两个抢匪大吼一声,“啊!!” 这怒吼声连龙春亮听着都觉着可怕,也不知自己能吼成这样。他准备和抢匪拼了!那两个抢匪还没想好如何对付龙春亮,听到龙春亮这么一吼,吓得他俩扔下手中的斧子,夺路而逃。
作者:​​​​​亮水珠 2018-03-29 07:10:22
(2)
(0)
有一天晚上,他坐在汽车上从学校回家,也就是晚上九点多钟。突然一声枪响,子弹从公共汽车的一侧车窗打进来,穿过车厢,又从另一扇车窗打了出去。子弹在两个车窗上留下了撕裂玻璃的弹孔。枪声一响,车厢里所有乘客不约而同都立即就地卧倒,连司机都是一脚刹车,马上趴在了地上,只剩他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
作者:​​​​​亮水珠 2018-03-29 07:10:21
(2)
(0)
这个被称做四月的夜晚,上苍做了怎样的安排?开着开着,车灯前渐渐出现了很多白点,越来越多,有限的光环中,如花似蝶,密密麻麻,突然,灯光亮了起来,前程也亮了起来,地面也亮了起来。玻璃上的刷子来回摆动,车轮滚进了银色世界。是雪花!
作者:融融 2018-03-27 06:53:41
(3)
(1)
约半个小时后,当我再次来到一楼大堂时,发现那里聚着不少人,正纷纷议论着,我们的几位团员也在,见到我,其中的一位有些激动的迎上来,对着我连连说:“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作者:李明毅 2018-03-23 07:17:05
(3)
(0)
1967年,美国把白头鹰列为濒危物种,改变了1940年设立的保护白头鹰法案,加强对商业行动的限制,增加了对违法者的罚款。如今,谁被发现哪怕拥有一根白头鹰的羽毛,惩罚是五千美金和一年监狱。
作者: 融融 2018-03-22 07:16:15
(4)
(0)
今天,普通中产阶级已很难承担越来越高昂的私立大学学费,较好的私立大学,成了贵族子弟的俱乐部。此外,每年还有百万规模来自海外的留学生,支付着年约五十万人民币的高昂学杂费,就读着各种各类的本科科系。
作者:汪翔 2018-03-20 07:16:10
(5)
(1)
1991年我进入的那所私立大学,当时免掉的学费价值一万六。今天送孩子去就读,被按五万多的价码索要,杂费加上就是七万多。很多好点的私立大学基本上都在这个数字左右索取。医保费的涨幅更甚。很多老朋友,十多年来乐颠颠的积攒着退休费,原本以为最大的开支一定是房子,辛辛苦苦付完之后,现在却被越来越高的医保费吓出了高血压。
作者:汪翔 2018-03-20 07:16:09
(1)
(0)
当普通美国人用难以理喻的语气问:为什么看到的中国人,都住在好学区考究小区,漂亮的大房子。孩子在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升入名牌,能够轻松承担十几万的学费。在支付了大量长期不菲的各种兴趣班后,还能做到如此淡定,到底是为什么,独特的中国功夫?
作者:汪翔 2018-03-20 07:15:08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