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亲历法官现场执行:公司门口挂假牌,员工装路人溜走……要老赖还钱有多难?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18-06-19 19:44
摘要:执行法官在这间办公室里发现了一摞文件,全部都是各家法院及仲裁委寄来的文件。此外,各家法院的传票、限制高消费令等文书都被工作人员整理出来,用夹子夹到了一起。

执行难,执行难,法院执行有多难?今天上午,记者就跟随上海市二中院执行法官一起来到一家被告支付租金及相应违约金的公司,现场直击“老赖”如何“赖账”:这家被告公司不仅挂着“假门牌”以掩人耳目,员工得知在执行法官到场后悄悄溜走。在现场,还有其他法院的传票及讨债人上门。

 

执行法官现场告诉记者:“后续我们还会继续盯着他们,如果他们不配合,长进置业和相关负责人都会被纳入失信黑名单,最大限度限制他们的各种市场和个人行为。”

 

“老赖”连续4年“等”法院强制执行

 

这是一起责权清晰的案件:上海长进置业有限公司和姚某在2012年底签订了一份《委托经营管理协议》,长进公司租赁姚某位于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某写字楼内的房产,租赁期6年,每年租金(含税)为人民币82.85万元。

 

然而,长进公司只如约支付了2013年度的租金,此后三年的租金均通过仲裁及强制执行才到位。2017年12月,上海仲裁委员会再次作出裁决,长进公司2017年第四次积欠的房租及违约金、律师费、裁决费等相关费用需在裁决作出10日内向姚某支付。

 

但是裁决作出后,长进公司迟迟未履行。姚某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今年2月,二中院作出执行裁定,责令长进公司立即向姚某支付租金及相应违约金。执行裁定作出后,长进公司对于法院的传票仍是“视而不见”,既没还钱,也未到法院申报财产。法院在执行中,经网上查询,未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为此,承办该案的执行法官陈华荣决定今天前往长进公司所在地,开展现场执行。

  

公司在哪儿?不仅挂了块“假招牌”,人还偷偷溜了

 

今天上午9时30分左右,执行法官一行来到长进公司所在办公大楼5楼,按照裁决书上的地址,长进公司的办公地点在501室。然而,501室已经变成了一家进修学校的办公室,整层楼里也没找到长进公司的牌子。

 

陈华荣与申请执行人姚某沟通后得知,姚某上周还到这里找过该公司,“怎么可能就不在了?”但物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坚称,长进公司已经搬走,物业也不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了。就在陈华荣到6楼和大楼物业公司沟通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异常情况发生了:刚刚还有人在办公的513房间,一转眼竟大门敞开,空无一人。

 

经验丰富的陈华荣立即察觉出异样。这间挂着“上海怡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牌子的513室,门口的桌上摆着一个信封,信封上的收件人正是长进公司。记者跟随执行法官进入513室,这间办公室正对门口的柜子上堆放着密密麻麻的材料,3张办公桌上还有电脑未关闭,其中一张桌上还有一杯没来得及泡的速溶咖啡,另一张桌子上茶水尚余温。据执行法官介绍:“可见这里的工作人员走得十分匆忙。”

 

执行法官在这间办公室里发现了一摞文件,全部都是各家法院及仲裁委寄来的文件。此外,各家法院的传票、限制高消费令等文书都被工作人员整理出来,用夹子夹到了一起。其中多份文件的收件人明确写着“长进公司”。“这里估计就是长进公司的办公地点,门口的招牌也许是个‘障眼法’。”

 

就在这时,一名邮政公司的快递员走了进来。“我是来给长进置业送快递的,从法院寄来的,需要有人签收。现在有长进置业的人在吗?”快递员扬了扬手中的几份快递件。

 

长进公司门外挂着的却是别家公司的招牌。

 

执行现场还有债主上门:40万只要到4万

 

就在法官进入513室不久,申请执行人姚某便接到了长进公司负责人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对方指责姚某不该带法官上门,态度强横,咄咄逼人。得知此事后,陈华荣拨通了该负责人的电话。

 

“我们现在在你们的办公地点,之前我们已经将执行决定书发给你了,你也收到了,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陈华荣在电话中严词告诫对方,如果拒不配合执行,法院将当场查封这间办公室,“同时,你的行为已经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我们可以对你采取司法拘留等进一步措施。”一番沟通后,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外地,无法赶回,但会派出一名代表来与执行法官协商。

  

大约20分钟后,一名周姓男子来到513室门口,自称是长进置业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他证实了这里确实是长进公司的办公地点。就在该男子与陈华荣到6楼的物业处沟通执行情况时,又有一中年女子人走进来,看到屋内多人等候,她问:“你们也是来找他们要钱的?”

  

原来,这位中年女子和姚某一样,也将自己在这栋楼名下的房产租给长进公司。然而,到去年年底,长进公司已经拖欠了她40多万租金。经过协商,她和长进公司解除了委托协议,对方还写下了欠条。但到目前为止,这拖欠的40多万元,她一共只要回来4万:“我今天来就是希望能讨回这笔钱。”

  

11时许,陈华荣从6楼返回,也带回了最新消息。据这名周姓办公室主任所说,公司现在债务过多,等老板名下另一家公司的一个项目开发完后,就立刻偿还所有债务。对此,陈华荣明确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尽快完成财产申报,按照法律规定,法院作出财产申报令后,被执行人需要对财产进行申报,如果不申报的可以对被执行人进行拘留和罚款等的处罚。二是要拿出还款方案,将拖欠姚某的这笔款项尽快还掉。

 

“涉及长进置业的执行案件不止一起,好几起都是同样的情况。”陈华荣表示,法院会对老赖发出限高令,但限高令的执行需要社会各个部门配合,才能让老赖寸步难行。“后续我们还会继续盯着他们,如果他们不配合,长进置业和相关负责人都会被纳入失信黑名单,最大限度限制他们的各种市场和个人行为。”

 

现场找到的各家法院寄来的文书。

栏目主编: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上海市二中院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