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风云 > 文章详情
金承志:神曲《张士超》火了以后
分享至:
 (15)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6-01-15 23:35
摘要:这首曲子是怎么写出来的?现在张士超还好吗?

 

一夜之间,一首名叫《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神曲”火速刷屏。


 
混声大合唱的气势恢宏,许多网友称“堪比《黄河大合唱》”。一时间,追问“张士超到底是谁?”“这把洗脑钥匙到底在哪?”“求张士超心理阴影面积”者众。
 

为此,上海观察专访了这首神曲的词曲作者兼指挥金承志,聊聊张士超和华师大姑娘。

 

记者满心以为金大才子怎么着也应该风度翩翩,自带艺术家光环。走进和金承志相约的巨鹿路某咖啡厅,却巡视一遍未果。原来刚刚在门口那个梳着大油头、看上去像个30多岁“港商”就是他!

 

【人物档案】

 


 

金承志

 

活跃在上海的青年指挥家、作曲家。自幼跟随指挥家邹跃飞、作曲家郑小冰学习钢琴与音乐理论。2007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先后师从王燕副教授与吴灵芬教授,同年开始尝试作曲。
 

【对话金承志】

 

上海观察:一夜之间全国人民都在问张士超是谁?钥匙在哪里?所以现在张士超还好吗?

 

金承志:张士超是我的一个作曲家朋友,也是我以前的室友兼好基友。张世超人特别好相处,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不论怎么打击他,他都能承受。他是天蝎座、我是狮子座,他喜欢什么,我就不喜欢什么,但仍然能和平相处。

 

他现在人在沈阳,因为这首歌昨夜今晨爆火,昨晚差点“疯掉”了。现在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钥匙嘛,据张士超回忆,最后是他给我送的钥匙。但我自己的记忆是,我打车去闵行拿的钥匙。所以整个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其实不是张士超。心理阴影面积最大的人是我。

 

上海观察:这首曲子是怎么写出来的?

 

金承志:这首歌是一个多月前写出来的。为了准备“双城记”音乐会,我觉得缺这么一首不正经的曲子。

 

一般严肃作品我会花比较长的时间去写,写出来之后还会不断回炉修改。这首曲子写得很畅快,三个小时就写完了。就写了一个每个人都可能有过的经历——“找钥匙”。于是大家很容易代入。

 

 

 

 

“双城记”演出即景

 

上海观察:这首歌就这么火了,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金承志:昨天开始大家在网上听到的这首曲子,就是上周六在贺绿汀音乐厅演出的现场录音。来自彩虹室内合唱团演出的“双城记”崔薇、金承志作品专场音乐会。那天晚上,许多观众表示意犹未尽,于是我们把音频传到网上。

 

一开始我们只是在合唱团内部人员的朋友圈转发,但到了14号,这首歌突然被包括许多大V在内的人在微博上转发,被视为“神曲”。这对我们来说有点意外。

 

上海观察:你觉得要成为一首“网红”级歌曲,要具备哪些因素?

 

金承志:其实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答案。我当时写这首歌,只是希望音乐会到场的700个人能够开心,能在音乐会现场High起来,肾上腺素蹭蹭蹭上升。事实证明,现场的确燃烧起来了,这就够了。

 

我不是一个活跃于网络的人,你看我的知乎账号,只发过四个帖子。我也几乎不听网络音乐。所以这次《张士超》被称为“网络神曲”,我其实很诧异。作为一个专注于古典音乐的团队,我也不希望我们的音乐被拿去与《小苹果》、《滑板鞋》等神曲比较。

 

上海观察:这下子一举成名,以后会把张士超写成系列吗?


金承志:应该会。本来很早就打算把我的朋友们都写进曲子里。但现在看了张士超本人的不良反应,我有点紧张了。

 

上海观察: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好像很合大众的胃口。

 

金承志:对,这首歌就是在一本正经地搞笑。我们这一代做音乐的人会努力寻找一些突破口,看到的东西可能跟前辈们不一样。比较开放,愿意尝试混搭,尝试不同的风格。我想,这首作品正是因为用了正经的曲子配上无厘头的歌词,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火起来了。

 

很多记者跑来问我,这首歌火起来的道理,是不是跟最近火起来的很多民谣一样?大概吧,但我很少接触民谣和摇滚,一直沉浸在古典音乐之中,只认识个宋冬野。但里面确实有用到周杰伦的《牛仔很忙》,我想大家都听过这个。

 

上海观察:网友的评论铺天盖地,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让你记住了?

 

金承志:有个网友根据歌词“国定路落叶满地”,特地跑去五角场附近找到一个铁道小区。然后问我们是住在这个小区吗?我有点吓到了,还好不是住在那里。还有个朋友路过我们曾经合租的地方,拍了张照片说这是“张士超故居”。

 

演出排练中

 

上海观察:排练这首曲子的过程好玩吗?

 

金承志:全团都疯了,因为用到了卡祖笛(一种古老的管乐器)。大家都觉得好玩,被玩坏了。彩虹团员虽然也有30几岁的,但表现得都像7、8岁的小朋友一样,所有人都在胡乱吹,导致排练很难进行下去。

 

排练的时候有一次张士超来探班,故意给我一个惊喜,发信息告诉我“我在你门口”。于是团员们都炸了。每个人都拿着这首歌的谱子跑去找张老师签名。张士超倒是很淡定,还对这首作品提了意见,说音响太单薄,下次准备改编一个管弦乐版。本来演出现场有设计过一个“彩蛋”,让张士超到台上来送钥匙。被他拒绝了。

 

上海观察:一个信手拈来的搞怪作品,却没有自己的严肃作品得到的关注多。会觉得遗憾吗?

 

金承志:这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这次得到这么多关注,希望能吸引大家也来顺便关心一下我们的严肃作品。

 

彩虹的下一场音乐会是一场日文专场。大家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是张世超系列?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坚持自己的初衷,不为了大众的喜好去改变自己。我们合唱团还是主要致力于纯粹的合唱艺术,偶尔搞笑。

 

上海观察:你怎么界定自己的风格?

 

金承志:我一个朋友说,听完我的《净光山晨景》、《泽雅集》,会觉得这个作曲家一定是一个风雅的青年。后来见了面,觉得我是个“神经病阔少”。其实我的灵魂里住着一个很可爱的小女生,写过很多可爱的曲子,比如《小溪》。

 

写《泽雅集》的时候,我有很多很干净的想法。大多数作品都比较平静、可爱、小清新。

 

不正经的作品其实不多,《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样的曲子是第一次,但我一直还蛮有幽默感。我有时候会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做一些可怕的事情,有许多行为诡异的时候。

 

上海观察:听说你自称“作词功力是20000,作曲功力是5”。

 

金承志:一般曲子我要写个几天,后面还会花时间修改,但词一般都特别快。《湖上》是我喝醉了写的,歌词10分钟不到就出来了。

 

我常常写词前喝两三杯小酒。但写《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时候我没喝酒,当时很清醒。

 

“神曲”的共同创作者们

 

上海观察:听说这歌火了以后,华师大的姑娘们都“疯”了。

 

金承志:华师大姑娘确实都“疯”了。(笑)一夜之间有60几个华师大姑娘来加我为微信好友。其他高校的姑娘也疯了,因为不服。全在问,咱们哪里比华师大的差了?

 

我们本来正打算招新,一下子多了好多人来报名,女生居多,自称是华师大女生的大概有80%。我们打算搞个海选。哈哈哈。

 

上海观察:所以你最爱华师大姑娘们咯。

 

金承志:华师大姑娘很可爱,但我最爱复旦姑娘。哈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中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本文编辑:柳森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