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马云的门徒们⑨|经过四次“不安分”, 这位交大技术男设计出能一眼识别你年龄的机器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飞 2018-02-05 07:10
摘要:光有冷冰冰的技术还不行,还要让技术有温度。

牛仔裤搭配牛仔色衬衫,不苟言笑,说话慢条斯理、不拐弯抹角,赵京雷很技术男。

 

而很“技术”的地方,远远不止他的穿着打扮和语速快慢。“技术”这样东西,似乎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他所执掌的阅面科技,如今已有了超过40人的团队,完成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但身为CEO的他却仍然放不下自己的“老本行”。只要技术方面出现任何疑难杂症,不管是前端还是后端,他总是第一个顶上。

 

四次“不安分”

 

“就因为这,像我这样的技术型创业公司CEO都很忙。”赵京雷笑着说。公司管理是CEO的重担,还要附加上技术支援,这让他怎么能闲下来?就在接受采访的这短短的时间内,赵京雷的手机响个不停。而其中一通“不得不接听”的电话,持续了长达半个小时。

 

 

不过,能走到创业公司CEO这个份上,赵京雷依靠的,终究不只是技术。他形容自己“并不安分”。翻开他的履历,你就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本科毕业之后,他先回了老家在一家能源企业工作。日复一日的重复劳作,这样的“稳定”,带给了他无尽的焦躁。

 

赵京雷用了两年时间,和这种“稳定”做了一个切割。辞职、考研、在上海交大硕博连读,从事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理解方向研究。这是他的第一次“不安分”。

 

有了这样的一,二和三简直是顺理成章。

 

WiseNut研发中心、阿里巴巴北京算法研究中心先后留下了他的印迹。而离开阿里之后,他开始了自己创业之旅。他先是做了“上街吧”APP,这个以图像处理技术为基础,帮助女性学习穿衣搭配的软件。仅仅一年就累计了海量用户,光微信公号就有超过100个粉丝。

 

就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时候,他迎来了自己第四次的“不安分”。理由?赵京雷觉得,移动互联网的浪潮,终有消退之时,而眼下恰恰就是退潮的时候。

 

拒绝神话,强调应用

 

阅面科技是赵京雷的第二个创业项目,涉足人工智能领域。不过,他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可能与许多人都不太一样。

 

虽然从围棋领域打败天下无敌手的“阿尔法零”,到关于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多种职业甚至直接取代人类本身的讨论,无不反映出人工智能正处于“风口浪尖”。创投界几年前多如牛毛的“互联网+”“大数据”大会,如今几乎也都变成了“人工智能”大会。科幻电影中“类人化”机器人的出现,更让人类对人工智能产生了一种假象:它们应该都像《超能陆战队》中那个萌蠢的大白一样,与人类完美互动,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但是,“人工智能其实还只是‘人工智障’,”赵京雷开门见山,“依靠现在的技术,还很难让机器具备人的同等能力,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前路漫漫并没有阻挡人工智能创业大潮的出现。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创业型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企业的估值也一波高过一波。不过,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不少创业公司存在纯粹炒作人工智能概念的现象。

 

类似的观点,在不少业界大佬近期的发言中都有所体现。去年底,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就直接断言,随着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加剧,那些光靠炒作概念的公司将会陆续倒闭。在他看来,人工智能要想获得发展,应该拒绝神话,强调应用才是硬道理。

 

“处在人工智能前夜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不断夯实行业的基础架构,只有当有人潜心去做这些很笨拙的前期工作,我们才能真正迎来人工智能时代。”在赵京雷看来,不仅是人工智能从业者,所有人都应该回归理性。

 

深耕人工智能的“非主流”领域

 

都说技术男对自己写出的代码、开发的软件拥有天然的自信。谈到阅面时,这个有着15年人工智能研究经验的技术男也话痨了起来。

 

2014年下半年,在一次聚餐中,赵京雷与几个同样是技术出身的朋友一拍即合,决定在人工智能领域做点事。“应用很重要。”从投身人工智能创业伊始,赵京雷就以为座右铭。

 

 

彼时,互联网企业O2O补贴大战开始遇冷,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也已经过去。无人机成为热词,机器人企业也大批出现,消费和民用市场出现大量智能化需求。当时,国内同类公司大都是基于云和服务器进行研发,面向的领域多为金融、公安、城市安防等,正是看到了计算机视觉应用在消费端以及民用市场的这一片蓝海,这几个技术达人选择从嵌入式人工智能开始,并于2015年7月成立阅面科技。

 

在人工智能领域,嵌入式人工智能一直都是业界的“非主流”。与当前联网状态下的人工智能相对应,嵌入式人工智能是指在本地进行实时环境感知、人机交互与决策控制,而非通过联网和数据中心的大规模计算来实现人工智能。它主要是基于深度学习技术,为智能机器和设备提供嵌入式视觉解决方案。

 

但是,深度学习模型比较复杂,在普通芯片端高效运行的技术门槛比较高。因此,基于深度学习技术做嵌入式视觉的企业也相对很少。赵京雷自认为非常“幸运”——阅面下水的时间较早,成立时间几乎与国外同类企业相差无几。经过两年多的深耕,嵌入式视觉现在已经成为阅面科技的技术优势之一。

 

赵京雷给阅面科技定了“三步走”的路子:第一,抓算法模块;第二,提供集成服务;最后再冲击数据服务。现在,阅面已经走到第二步——将产品从最初单一的Read Face(面部识别)发展到Read Hand(手部识别)、Read Body(人体识别)及Read Way(场景识别)四大系列——从只利用大数据深度学习技术,帮助机器识别、跟踪用户的脸部特征,到现在已经可以帮助机器识别并跟踪用户的手部特征和人体特征。在阅面位于上海南京西路附近的总部,进门处就有一台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判断访客年龄的机器。

 

“是否考虑到未来的商业模式几乎决定了能否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这是赵京雷在阿里的最大收获。“如果有人想要投资阅面,我希望他们不单是出于对阅面技术的认可,而是出于对商业模式的认同。”在不少创业团队都唯资本方马首是瞻的背景下,赵京雷却提出了要求。现在,阅面已经完成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在阿里的工作经历,还让赵京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仅体现在他越来越敢闯,更表现在他对工作的认知发生了质变。进阿里之前,赵京雷仅仅把工作当成工作,入职阿里以后,工作变成了事业与梦想。另外,被阿里改变还包括他的视野,在阿里开放且注重商业的氛围下,赵京雷学会从用户、产品角度考虑技术问题。“光有冷冰冰的技术还不行,还要让技术有温度。”赵京雷说。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