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和海豚相处了十二年的丝葛兰特(上)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融融 2018-01-24 07:25
摘要:南方的冬天,暖风习习,太阳落山以后,温差很小,只需要带一条宽长的丝巾出门,到了夜晚如披风一般从双肩垂下来,当地的女人在月光中个个妩媚动人。

德州的布朗斯维尔是我们驻扎最长的地方。圣诞节前,我受邀赴由当地的保护环境基金会举办的一个酒会。就坐以后,一位墨西哥血统的公园管理经理向介绍我一种罕见的树木,已经快绝种了,只有他们那里有。我要了他的名片,在餐巾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子邮件,一边说,我采写北美的野生圈。

 

你应该去采访丝葛兰特。我抬起头朝说话的人看去,随口问道,丝葛兰特是谁?不料那个人已经转身离开。台面的四周,有的坐着,有的站立,个个笑容满面,却无人答话。突然,我发现他们目光一致地扫向我的背后,包括那位经理也起身把椅子往后推。我就是丝葛兰特。轻柔的声音让我猛回头去,差点失去平衡。

 

笑眯眯地站在我的背后,中等个子,五十岁出头,眼角周围展现深刻的鱼尾纹,鹅蛋脸,高鼻子,宽阔的前庭,褐色的皮肤,长发一把扎在脑后。我记得自己从上到下打量她的穿着,事到如今,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我对她形象的描述,可能是以后多次接触的印象。那天晚上,我沉浸在惊奇中,只记得那双灼灼闪光的眼睛,一眨一眨散发着喜悦的光辉,似乎能把人的内心照得透亮。我看着她和大家寒暄,试图从字里行间挖掘她的价值。她说天气,说游船,都是关于海上的事情。她介绍站在身边的儿子,一个高大英俊,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年轻人,就在环保基金会工作。最后,她转向我,问道,你喜欢海豚吗?一边缓缓移步,走几步一回头,向着大厅外面的花园。

 

 

城市在墨西哥海湾西部,叫布朗斯维尔( Brownsville )。美国南部和墨西哥共享一个海湾,西面被一条大河隔开。布朗斯维尔就在海湾和大河的交接处。南方的冬天,暖风习习,太阳落山以后,温差很小,只需要带一条宽长的丝巾出门,到了夜晚如披风一般从双肩垂下来,当地的女人在月光中个个妩媚动人。

 

花园的弹性玻璃门被轻轻推开,她站在那里。不知是在等待我的回答还是等着我去花园?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上去。门的那一面,月光似水,从天上一泻而下,覆盖着她,也覆盖在扶疏的花卉芳草之上,遍地银霜,馥香浓浓。满天的星星似乎牵着深蓝色的天空,走得很远很远。

 

我没有马上回答。海豚不是我熟悉的动物,仅仅在动物园里看过它们的表演。即便说喜欢,也是浅薄的答复,是对丝葛兰特的答非所问。

 

你是作家?她见我没出声,再问。我点点头。你相信自然界有一种共通的联系,不同语言的互相沟通,你相信吗?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并不在问我,只是自言自语。我想,自己常常和停在枝头上的候鸟产生共鸣,那是常识之外难以证明的奇迹。她说,我和海豚相处了十二年。每一天,我们相会对话,就像家人一样。我看着她坦诚而深情的眼睛,相信她不会言过其实。

 

丝葛兰特是在十四年前,嫁给一个拥有游船的当地男子汉罗杰的。布朗斯维尔是个渔港,与旅游胜地南佩珏岛(South Padra Island )唇齿相依。游客搭船出海,钓鱼,观鸟,潜水,帆船运动等等,其中,观看海豚是众所周知的传统项目。在认识丝葛兰特之前,罗杰的游船是做生意用的,按照小时计费,与其他游船没什么区别。自从丝葛兰特上了船,同样的海湾,同样的游船,同样的客人,享受的却是另外一种生命的境界。

 

 

那天,我站在船上,看着丝葛兰特一手抱着自己的黄毛小狗,另一只手解开缆绳;看着她开动马达,向天上的海鸟问候早安;看着她开到码头边上,让我近距离地给一只脖子粉红色,被她称为“情人鸟”的苍鹭拍照片。出海的游船兴奋无比,船头高翘,水花四溅。海风在耳边呼呼吟唱,两岸的景物刷刷后退。墨西哥海湾东起佛罗里达州,西至德克萨斯,横跨美国五个州,南至墨西哥东部和古巴哈瓦那,是海豚活跃的水域。当游船渐渐减速,荡漾在一片安静的水面上时,我的直觉让我四处寻找海豚。小黄狗从船头窜到船尾,汪汪叫着,来回不停。丝葛兰特说,小狗在和海豚对话呢。我说,也许小狗的嗅觉超过人类,能闻出海豚的气味?她说,小狗能听到海豚的呼吸。噢?我说,你听到了吗?她点点头。我跟在小狗后面,没有看到海豚,也没有听到海豚的呼吸。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