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马云的门徒们⑧丨这位阿里人搭建生鲜供应链,送上万只俄罗斯帝王蟹登陆上海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洪俊杰 2018-01-19 07:11
摘要:去年6月12日下午14时,由九曳供应链进口的首批50吨上万只鲜活俄罗斯帝王蟹,顺利抵达上海长兴岛横沙国际渔港,实现了上海口岸整船进口远洋鲜活水产品 “零的突破”。

阿里前员工、九曳供应链创始人张冰不算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与他略显成熟的外表一样,整场采访他都挺严肃,话也不多,只有说到兴奋的时候,才会露出腼腆的笑容。

 

张冰在阿里的花名叫“九曳”,本以为这个带有武侠色彩的名字会有精彩的故事,结果他说,以前在QQ上用“九月”,但这名字在阿里被用掉了,于是改成“九曳”,就这么简单。

 

张冰

张冰现在从事的生鲜供应链行业正在风口上。 寒冷深海孕育出的蟹中之王--帝王蟹,一只2.0-4.5公斤,动辄上千元,走上酒店餐桌,价格更是翻数倍。事实上,不止价格,它面临的物流、技术、资金周转等整条供应链操作难题,一度让它成为国内消费者眼中的“高冷”美食。去年6月12日下午14时,由九曳供应链进口的首批50吨上万只鲜活俄罗斯帝王蟹,顺利抵达上海长兴岛横沙国际渔港,实现了上海口岸整船进口远洋鲜活水产品 “零的突破”,也标志着九曳供应链彻底打通了海上活品跨境供应链通道。

 

不过,张冰却戏称这个行业有点“土”,没有什么窍门、好像也不光鲜,更多让人联想到马路上风驰电掣的快递小哥。

 

“我们就是在默默支撑生鲜电商和新零售发展”,这位阿里前员工想得很开,“看得见的新零售,看不见的供应链,就这么扎实地干下去。”

 

从传统物流跳到阿里天猫物流部门

 

“当初去阿里就是想感受点新东西”,张冰的想法很简单。虽然之前他在传统物流企业工作,但已经关注到方兴未艾的电商物流。

 

这两者间有颠覆性的差异。传统物流是B2B模式,1000件货就配送到十几家门店或经销商手中,而电商物流是B2C模式,1000件货,可能某件货还拆分成几十件,之后成千上万件货品送到对应的成千上万户家中,这对企业物流管理、作业效率、供应链衔接提出很高的要求。

 

看着2011年日益火爆的电商销售,张冰觉得这会是物流“蓝海”。那年下半年,他离开原先供职的三星物流公司,南下杭州成为阿里天猫物流部门的宅配经理,负责管理华北、东北配送业务。

 

对30岁的张冰来说,第一关就是“双十一”该怎么过。那天网民们边叫“剁手”边疯狂购物,而宅配经理要思考如何让商品尽快送到消费者手中。

 

“每年那天肯定会爆仓”,张冰对天量的配送压力并不敏感,“这是正常现象。第二年我们再提升运力,加配送员、车辆、仓库,没什么特别的窍门。”

 

似乎怕记者不信,他又想了想,“如果一定要说窍门,那就是经验加大数据。我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十来年,日常积累下的经验与敏感性以及处理突发事件能力,都能帮我判断。”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外界只看到“双十一”一天的热闹,但张冰们几个月前就开始测算调配,“双十一”后几个月再复盘总结,为下次“狂欢”作准备。太阳底下无新事,一年年就这么过去了。

 

而在这过程中,张冰逐渐感受到了阿里文化。“很少有层级观念,大家很平等,有活一起干,有事一起商量。为什么要起花名,就是希望团队没有那么多层级观念,不用再叫某总了。” 企业凝聚力也在此体现,阿里不会严格规定上下班时间,但提倡“今日事今日毕”,“做物流的人,别人下班时候是最忙的,随时要待命。”

 

至于阿里的“灵魂”马云,张冰说他自带“领袖气质”,在讲话中能感到气场,让阿里人有为目标向前冲的动力。“他很有煽动力”,张冰自问自答,“这个词算不算贬义词?但马云能受到阿里离职人的推崇,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用“很笨”方法首创冷链配送

 

“阿里提倡自己找事儿干,就是要有眼力劲儿”,这句话听出了张冰的北方口音,“我当时负责配送管理,但我闲不住,干起了没人管的生鲜物流。”

 

这让他崭露头角。2013年6月底,逍遥子(阿里的张勇)和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签约,把美国西北车厘子直接销往中国。从美国的树上摘下,到送达中国消费者手上;从订单下达,到顾客收货;从大洋彼岸的枝头,到中国顾客的家中——仅耗时70多个小时。在国内端负责冷链物流配送的操盘手,就是闲不住的张冰。

 

当时国内物流行业情况是,冷链物流企业只能配送到门店,而常规宅配公司只能运送常温物品。结合两者优劣势,张冰提出“二段式”配送模式,也就是一个订单分两步走。第一段是冷链配送,从生产地到市区站点,第二段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由宅配公司在6到8小时内快速送到消费者手中。

 

这是一个听上去不难,但在实际操作中要精确衔接的过程。宅配公司每天都有固定的分拨时间,冷链运输车必须掐着点开到宅配公司。来早了,冷藏车就只好等着,不能卸货,否则就会“脱冷”,产品不新鲜了;如果由于各种原因来晚了,错过当天宅配公司分拨时间,则只能等第二天再卸货,送到顾客手中也就顺延一天。

 

这就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当时没有先例可以借鉴,张冰只能用“很笨”的方法,用很粗的数据进行时间测算,依靠之前的经验判断,有时还要人工操作。“到消费者家中的车厘子还有低温的感觉”,张冰很欣慰。这一模式填补国内生鲜配送的空白,之后天猫平台进行了泰国热带水果、阿拉斯加海鲜、荷兰鲜花直送等等生鲜线上预售业务,冷链配送逐渐成型。

 

复盘当年的生鲜配送战,张冰还是有一些遗憾。比如,因为当时没有在城市核心区设置生鲜仓储中心,使商品不能前置到离消费者最近的地点。而传统冷链体系又缺少完善的物流系统,尤其是仓储管理系统。因为生鲜食品保质期短,所以对生产日期、批次、保质期都非常敏感。简单来说,就是生鲜产品必须保证“先进先出”,否则有可能超过过保质期,企业蒙受损失。

 

一旦上船,就不要想下船的事

 

张冰在2014年7月选择离开阿里,他没有告诉有孕在身的妻子。

 

“那个时候阿里物流归并到菜鸟去了,正在做规划,而之前服务的生鲜客户,希望与我们继续合作”。在张冰看来,物流行业不缺冷库、不缺资本,缺的是冷链供应链条的延伸、拓展和整合。珍珠很美,但总是散落一地,需要有一根线把它们串起来。

 

“这是个机会。我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也知道冷链物流的痛点在哪里,为什么不能出来尝试一下呢?”

 

 

就这么简单,张冰开始了创业。8月写方案、见投资人,11月确定了公司模式,2015年1月拿到天使投资,开始搭建团队,5月拿到了第二轮投资。他总结创始人的工作就是“找人、找钱、找方向”,一切有条不紊。

 

在他看来,当年“二段式冷链配送”的不足,就是他创业改进的方向。比如,通过租用或者改建形式,公司快速在全国建立了23个生鲜集散中心,形成行业首家社会化的覆盖全国的生鲜云仓网络。

 

“我不做技术外包,因为市场上的系统多为常温仓库设立,冷藏仓库对温度、对批次的要求高许多”,张冰搭建了自己公司的技术团队,开发出一整套针对生鲜仓储、冷链运输的管理系统,目前公司已经服务600多家客户、8000多个sku(库存量单位),生鲜产品分布在全国仓库不同温区内。

 

“是否担心老东家阿里也进入冷链物流行业?”张冰摇摇头,“阿里是个广义的平台。就像它不会自己开快递公司一样,它应该培养更多九曳这样的生鲜供应链公司,为平台商家提供服务。”

 

张冰把阿里创业者定义为“有情怀的创业者”,奔着概念去做事,希望颠覆某一行业。但情怀与理性往往不可兼得,这时候要有理性判断,不能疯狂地认为自己一定能做出颠覆性的事,“创业就是在处理矛盾中走过来的”。

 

再比如,虽然是公司老板,但如果批评错了某个员工,张冰一定会去道歉,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比让公司快速发展更重要,“我们希望打造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的企业文化。”

 

“如果创业失败了怎么办?”我多嘴问了一句。

 

“我从来没有认为会失败”,张冰笑了,“但假如失败了,我现在是想找个舒服安稳的工作,但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如今他过得是“没有生活的工作”,“一旦上船了,就不要想下船的事,这个时候只有向前走。”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