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有故事的贾斯帕黑猫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宪 2018-01-19 07:46
摘要:冬日阳光映照下的雪山中,有一大片黑色树林,状如一只黑色山猫,弓身,前倾的头微昂,略弯的腿欲前扑,耸动的尾巴高跷,一副奋进模样。这状如黑猫的树林,是1896年,落基山一场浩大山火后的“幸存者”。

1

 

一开始觉着要去的地方名字怪:黑猫,后面还拖着四个字:牧场旅社。整体称呼:黑猫牧场旅社。想应该有个故事。

 

黑猫的形状

 

找黑猫有点曲折。我们从贾斯帕镇一路向西几十公里,贾斯帕镇属贾斯帕国家公园,公园在加拿大西部高山地区,方圆一万平方公里,高几千米海拔,围着终年积雪的落基山。黑猫在哪?孤独一个点,方圆几十亩。导航说黑猫到了,下车有点懵:是个荒野干河床,一地碎石,秋风萧瑟,暮色四合。之后再入一个谷地,弯过流水淙淙的小溪,终见静谧的长方形农舍,周围森森松杉挺立,齐踝青草绵延。一条高大的长毛黑狗,从不远的暗红小屋,踩着小快步踱来,默而不吠,围着中国来客摆尾示欢。见到“Black Cat”悬于农舍上方:总算到了黑猫家。

 

黑猫的形状

 

想知道这地方为什么叫黑猫。

 

黑猫牧场旅社主人,为年龄都是67岁的海沃德夫妇,丈夫叫佩里.海沃德,妻子叫安伯.海沃德。他们给我们看张久远的黑白旧照:冬日阳光映照下的雪山中,有一大片黑色树林,状如一只黑色山猫,弓身,前倾的头微昂,略弯的腿欲前扑,耸动的尾巴高跷,一副奋进模样。这状如黑猫的树林,是1896年,落基山一场浩大山火后的“幸存者”。不屈的“猫”,其实是生命火种,山林因此重新蔓延生长。

海德夫妇年轻的模样

 

海德夫妇现在的模样

 

黑猫是山火浩劫后植物遗存的形象。   

 

2

 

这个长在山上的黑猫故事,打动了一家人的心。这一家人在火灾的80年后——公元1976年到此。他们是居住在加拿大南方的城里人。这其中有新婚的海沃德夫妇,时年26岁,安伯.海沃德肚里还怀着一个幸福的小生命。同行者还有安伯的父母亲。他们被这块土地俘获。所有人的想法:留下来,不仅仅因为安伯的父亲是位农场器械师。

 

他们建了一栋大农舍,黑猫牧场旅社就此登场。他们要让来这里的人感受:当土地和自然遭受荡涤,哪怕存下一丝生命气息,也会发展成美丽与幸福。佩里说:“我们从此做了42年的加拿大农民。”

 

 

从城里人到乡下人,从年轻人到老年人,从新婚燕尔到年近古稀,人在变,不变的是山河。我有一个念头在萦绕:美丽的地方很寂寞,壮观的景象很荒野。有些地方,波澜起伏的云海,奔腾不息的雪瀑,彩虹横架在山间,那都是用来一时一刻的欣赏,壮阔胸襟的刹那。一时的拥有,足够,然后去追忆,梦回,更是一种境界。

 

时间之河奔流不息,安伯.海沃德的父亲在此远行,而母亲,已年届90高龄,无法相伴这寒冷的高山谷地。

 

在贾斯珀,在黑猫,山野有很多冬日漫长冰雪封路的严酷日子,零下几十度是常态。牧场旅社曾很长一段时间经营艰困,宾客稀廖。

 

没有后悔的日子?

 

看海沃德夫妇,如此乐观如此相爱如此温良如此方向一致的一对,他们在书写自己的童话,书写人与黑猫的故事。他们习惯手挽手地笑,在日日欣赏美景的同时,也把美景推送给别人。痴痴地想,世界上这么多的人,总有一些人来膜拜,懂得这山,懂得这云,懂得这妖娆妩媚的水。

 

 

佩里说:“你们好好看一看这土地。”他笑意盈盈,扑扑红脸。

 

3

 

 

黑猫旅社楼下有客房,楼上也有客房。往楼上,可以从大厅内两边木楼梯登阶而上,也可从户外左右两边的外楼梯拾级而上。上下共16间客房,有6道出入门,四通八达。内外楼梯走道,踩上去吱吱嘎嘎,也有咚咚回响。站在二楼东西两边廊道,望绿野牧场,眺连绵雪山,还能见到长长的圆木栅栏,见各色骏马,在栅栏内健步漫行,悠闲嚼草,摇头甩尾。

 

佩里的驯马师名声,远近传播。

 

旅社一楼大厅,几百平方米。西面墙立着几个一人高的书架,各种地理历史文学书籍满目,这和女主人年轻时的图书管理员职业和喜爱阅读旅游关联。几排长条桌椅的开放式餐厅。大厅居中有个高壁炉,一圈圆形皮沙发和茶几向它围过来。一架旧钢琴,可以弹奏美妙琴音。厅内的高处木墙,悬挂当地山林各种动物标本:熊,山狮,鹿与鹿角,牛与羊。厅内24小时提供咖啡牛奶茶饮蛋糕面包水果,温馨飘香。

自从有了网络,挽救了黑猫,兴旺了黑猫,全世界人都来,先是欧洲国家的客人,还有南美人,中东人,之后是亚洲的日本人,韩国人,现在来的的是中国人,有人把盛大的婚礼也放在这里举办。来者兴致盎然,但要招聘各类服务生,很难。今天培训一两个,明天辞职一两个。对许多年轻求职者,黑猫依然是遥远的乡下,乡下的职业,最多是职业生涯的一个跳板。

 

黑猫留不住人。

 

那么儿子们呢?他们有两个儿子,出生成长在黑猫,求学进入城市,过去学业出色,现在事业蓬勃,早已融入另一种生活激流与节奏,一个在温哥华,一个在多伦多。“黑猫是他们回来放松的家,但他们属于城市。”

 

黑猫没有接班的人。

 

 

 

那个秋日的中午,主人邀请我们到他们日常的住所。那是在旅社背面一里的地方,走过厚积的草地,草地中间踏出一条泛青露白的弯路泥地,推开两圈木栅的门,进入两栋一层的斜顶木屋。入得屋中,一切生活的俭朴在这里集结:原木的屋顶,不上漆的书架衣架,简易薄纱的窗帘,像中国乡下自织的餐桌土布,蒙尘的台灯,风格不搭的几张沙发茶几。一点不刻意地摆放,混乱中透出散淡和从容。不讲究,浑然天成。

 

 

然后出门,到牧场宽阔草地。见几十位男女高中学生,正在喧嚣的快乐中做逼真的野外生存救护,把救死扶伤的一幕幕演绎得淋漓尽致:受伤,包扎,抬担架,奋力奔跑,嘶喊,上救护车。一个性格爽直的女生对我们说,在黑猫,野外的壮观美丽使他们兴奋,在自然状态下,人会很团结很互助。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生活的喧嚣城市。她的父母亲,就是在城市里迷失了互助的资本,吵架,心累,离婚了。如果带他们到这个美丽的黑猫,看这风景里携手的海沃德夫妇,说不定会复婚的吧?

 

黑猫已成为加拿大不少城市学生们训练并体验另一种生活的营地。

 

 

但佩里对我们说:有时候他们想停下来,因为42年太持久的坚持。“已经有人来,想买我们的黑猫牧场。”

 

我们都沉默,一起翻阅他们在黑猫周围拍下的数不清的照片:湖光山色,步道林径,溪流瀑布,朝阳夕照,美轮美奂。还有那张历史久远的黑猫照:充满激情的张力,有不屈的韧劲,死而复生的顽强,不肯低头的匍匐。

 

白发飘逸的海沃德夫妇,在黑猫的各个角落迈步坚毅,却开始间有趔趄,两个人的背,都已经有些弯,有些齁。但他们转过脸来,迎向你,都一脸灿烂,和照耀在高高落基山上的明媚阳光一样。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由作者提供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