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马云的门徒们⑥丨阿里人做社交?这位淘宝最早的产品经理做了中国的instagram
分享至:
 (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8-01-11 06:50
摘要:2014年6月黑羽创办年轻人社交App——“in”(我的生活in记),对标的就是美国的instagram。目前,in的注册用户突破1亿, 75%用户都是95后,其中00后占到30%。

在业界有两个笑话,一个是阿里做社交,一个是腾讯做电商。

 

可是黑羽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当年他是淘宝最初的18个产品经理之一,淘宝开放平台的PD Leader,2014年6月他创办年轻人社交App——“in”(我的生活in记),对标的就是美国的instagram,目前已积累P级别的用户照片影像数据,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图片社交应用,并积极探索线上线下社交打通的新模式。

 

就如in 这款应用,黑羽给自己也做了个图像描述:喜爱星际争霸,看点哲玄道,不及格麦霸,IMAX控。

 

黑羽

 

不过,这些标签并不能完全概括他。黑羽是一位“佛系”创业者。他禅修打坐,吃素四年,不喝酒也不抽烟。

 

如此清心寡欲,似乎与勇立潮头的创业者身份不符,也与他掌舵的纷繁社交世界有些格格不入,“恰恰相反,吃得清淡,看得了然,是创业最好的抗压剂。”他也坦言,“应酬时不喝酒,有时也挺有压力,但别人看到你不吃肉,也就理解了。”

 

 

写的技术书出版19次,被翻译成台湾版

 

黑羽,本名孙颖。他高中的笔名就叫“黑羽”, “我喜欢这个名字,感觉就像武林高手。”

 

入职阿里前,黑羽就是个“武林高手”。

 

80年生的他就读浙江大学金融系,是该校元老级闪客。研究生期间,他和几位同学参加编程比赛,编写的在线英语软件获得国家教育部二等奖。2005年毕业时,他就跟着老师创业了。

 

“我当时的创业身份是程序员。”黑羽说,那几年,他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就是出了一本书,专门讲flash编程语言。

 

“当时编辑要求我半年就编出来,可是我顶住了压力。”黑羽怀有自己的信念,“出书不是为了赚钱,如果要赚钱,我去接项目就可以赚十几万。我是处女座,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极致。”

 

就这样,别人花三个月时间写了一本书,他用心写了一年。这本《Flash ActionScript3殿堂之路》一出版就爆红,前后印刷了19次,还被译成台湾版。”以前只听说过把台湾版的技术书翻译过来,还没有大陆的技术书译成台湾版。这让我很有成就感,我老爸也很开心。”

 

 

技术迭代很快,黑羽的这本书却经受住了考验,成了当时flash语言的红宝书。“因为我写的是思想,思想是不变的。幸运的是,那几年flash非常普及,是前端语言应用最大的语种,2008年左右几乎所有的网页游戏、视频网站、播放器都是用这个语言编写的,就是美国NASA的巡航导弹控制界面也采用了这个语言。这个好时段正好给我赶上了。”

 

在对的时间,黑羽认认真真做一件事,得到了认可。可以说,这本书打下了黑羽的人生第一个桩。

 

随着这本书的热销,黑羽的名气大了,很多公司来挖他。当时在阿里任职(后来蘑菇街CEO)的陈琪就来找他,“你在小公司,做出的产品也就是几十万人在用,如果你到淘宝,你做出的产品几千万人在用。”

 

“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黑羽说,他和陈琪是浙大校友,当年在浙大BBS水云间一个版上混,黑羽被他说动了。

 

 

原淘宝开放平台的主导者

 

2008年,黑羽以前端架构师的身份加入淘宝,级别p7, 是比较高的级别,不过,在这职位上他也就呆了两三个月。

 

进淘宝要倒立,毕业也要倒立。“我那时可胖了,80多公斤。但比我胖的人都倒立成功,我没有理由不成功。”为了倒立,黑羽苦练了好久。

 

注册花名时,他也颇费了番周折,“淘宝规定要在武侠小说里找出名字的出处,我发现,好的名字都差不多用光了,我就反过来查,最后好不容易在《星辰变》中找到‘黑羽’。”

 

 

那时产品经理奇缺,淘宝高层正发愁,上哪去找产品经理。当时淘宝副总空闻和产品老大一灯在各个部门发掘可转型的人。结果发现,黑羽学的是金融,又会编程,就找他聊,结果黑羽就转做了产品经理。

 

彼时的淘宝,正处于变革的前夜。黑羽和陈琪一起进入淘宝最初的18个产品经理团队。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天猫”前身淘宝商城二期的第一个品牌优衣库就是陈琪和黑羽共同引入的。淘宝那时被诟病假货太多,调性太低,优衣库引进淘宝商城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陈琪做前面的商务平台,我做后端的开放平台,优衣库品质要求非常苛刻严格,写技术说明文档,都要求A4纸一行代码到头,这是我们攻下的第一个大单。”黑羽说。

 

阿里文化是KPI文化,考核的是销售总交易量GMV,如果没有销量,就拿不到资源。黑羽当时选择做开放平台,好多人都劝他,因为这个没法带来销售量。可是,黑羽不这么想,“我觉得这个开放平台一定有价值,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在菲青的支持下,他和一个后端架构师凤先,从零开始规则编起框架,将淘宝所有商家与供应链在技术框架下重新对接。

 

这个开放平台2009年4月正式上线,时任淘宝CEO铁木真为此还专门群发了一封阿里邮件,宣称:“淘宝开放平台的上线,代表大淘宝战略的正式实施。”

 

黑羽的自我定位没有错,“虽然没有产生销售量,但发现淘宝的人离不开你了,商家的效率也快了很多,很多电话打过来,都是和开放平台有关。以前商家在淘宝上开店,外部的业务是很难融进去的,现在这个开放平台帮淘宝做了一套对外接口,如果没有这个平台,淘宝就没法和外部系统数百万个商家业务对接。”

 

这是黑羽在淘宝最有成就的项目之一,“这是中国最早期的开放平台,我离开时每天,开放平台的API接口访问量已经达到4亿次。”

 

成功背后是付出的艰辛。阿里人都知道,从1000人到6000人的这个阶段是最累的。淘宝的这几年也是黑羽觉得最辛苦的一段时光,“即使创业公司也没那么辛苦,淘宝呆一年胜过他公司五年。当时,我的头发白了好多,后来又黑回来一些。我同事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稍顿了下,“不光是我,大家压力都很大,淘宝上出任何一个错,就是交易的错,都和钱相关,就会影响口碑。”

 

 

 这个总舵主差点被投资人错过

 

阿里上市,催生了很多富豪,可是很多阿里人都没有熬到这一刻。

 

“不少人5美元就抛了,他们说,‘黑羽,8美元你还不抛。’我没理会,但到了13美元,我也没忍住就抛了,少赚了20多倍。不过那时我需要钱,要创业嘛。”

 

2011年,黑羽离开了阿里,用他出版的那本书创业,创立了全球最大flash网页游戏开发者社区9RIA天地会。“传播量挺好,把程序员都召集过来了,他们把我叫总舵主。”

 

但是这次创业对黑羽的打击很大,几乎一个投资都没拿到。

 

”投资人问,你用户注册数多少,日活多少。我说,我的用户注册数40多万,日活5万多。对方一脸不屑,这么少啊。可是,全世界的java工程师也只有200万,我这里汇集了40万。”

 

当时没几个投资者懂编程,黑羽找不到知音。这个只针对编程员的平台,他们不懂。

 

“我见了很多人,碰了很多壁。这次创业我把自己的积蓄都投进去了,最困难时,工资都发不出。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发高烧,流黑鼻血。”

 

不过,很快来了转机,财务投资人看不到价值,但战略投资人看得懂。当时天地会为腾讯、盛大做了游戏大赛,技术实力让人刮目相看。一家上市公司来找黑羽聊战略投资,谈收购。正值寒冬,黑羽没多想就把网站卖出去了。

 

“现在想想如果坚持下去,说不定可以卖得更好,但在冰火两重天时,很难经受住诱惑。”这次收购让黑羽实现财务自由。

 

in成了当年社交软件最大的黑马

 

2012年,黑羽再次创业,他和妻子清水联合创立“爱图购”,“上次创业以我的开发区为主;这次就是靠兴趣,因为清水喜欢女装。”

 

如果说,“美丽说”是C端的女装导购,那么,“爱图购”就是基于B端的品牌导购,“爱图购”很快就成了阿里天猫最大的女装品牌导购,曾获得阿里妈妈2013年十大金牌合作伙伴。

 

“当时,很多品牌来找我们合作,不少品牌不是没有线上店就是简单代运营的,他们没法用爱图购网站与电商引流的模式合作。但他们看中的是爱图购庞大的女性用户群,销量和流量不是他们指标。”

 

 

粉丝涨得很快,黑羽敏锐地感觉到,涨粉并非来自品牌的影响,而是用户本身有发图片的内心需求。这些女性用户不仅晒衣服,还晒吃喝,晒游玩,晒男朋友……

 

这不就是图片社交吗,彼时隔岸的instagram正如火如荼,黑羽当即召开个董事会,决定转向“图片社交”,五分之四的人都赞成。

 

2014年6月,“in”上线,仅仅三个月,用户就突破三百万。到了2014年底,用户从300万爆涨到了1000万,成为当年最大的黑马。

 

“当in还是1.0版本时,我们当时给自己的定义叫Make Photo Meaningful,到了2.0版本时,在in上发图越多的用户越活跃,我们调整思路,不仅帮你把照片变得更漂亮,还要记录你的Every touching moment of life。”黑羽说,in跟instagram非常相似,也尝试了一下instagram式的传播和标签玩法,随着之后的版本更迭,in逐渐本地化,成为更适合国人的图片社交应用。

 

一路高歌猛进的in,也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青睐,获得超3亿融资。2016年,in挂牌新三板。截止2017年8月,in注册用户已经破了1亿。MICHAELKORS进军中国的时候找到第一家就是in。欧莱雅集团全球40位CMO在中国访问7家公司,in是其中一家。

 

这期间,in也受到同类产品的围追堵截,“抄我们的产品有三十几家,有的界面都一模一样,不仅是产品内容,连广告也抄,即使我们做错了他们也抄,有时字体也一样,很多都是大IP。”

 

也这是当时中国社交软件的逐鹿生态,一哄而上,待到潮水退后,剩者为王。

 

 

得年轻人者得天下

 

那么,in的差异化竞争点在哪里呢?

 

“做社交最难的是做人的心理,而不是人的需求,别人为什么拍照片,照片给谁看。”黑羽说,美图秀秀90%的照片都是自拍照,就是帮你把照片更好看,in的自拍照只占40%。这款社交应用专注于客户敏感而柔软的心理。比如在朋友圈转发你的生活印记时,谁看了你的文章,即使不点赞不评论,in都会留下浏览记录,让你知道谁来光顾过你的帖子。

 

in的年轻团队

“我们积累了很多用户画像,只要发60张照片以上,智能机器就能描述出你是男是女、喜欢什么美食、养什么宠物,是否单身等信息。”

 

黑羽说,in 的用户目前已经覆盖了包括时尚达人、摄影师、手绘师等在某一领域具有专业技能的群体,因为他们的入驻已衍生出一种生意模式,比如有人向摄影师约片,手绘师约画等,还引领了潮流,去年一度流行的“A4纸小蛮腰”就是从in 引爆,当时袁姗姗在in发出了A4腰身的第一张照片。

 

线上的移动图片社交也带来线下活动。目前,在in上最活跃的话题群组是美食、母婴、萌宠、旅行、聚会、二次元等。in发起的同城线下活动在杭州已排第一,每月组织300多场活动,一起插画、一起画画、一起做曲奇饼干、一起去撸猫、一起跳拉丁舞、一起泡小酒馆、一起读书。

 

同时,in进军各大城市,比如前不久在上海大悦城做的活动,第一天就带来近万的年轻人客流。

 

在中国做社交APP竞争很激烈,现在差不多都是微信、微博的天下,而在黑羽看来,社交格局将来的变化一定会从年轻人开始。而in用户超强的线下社交动力和需求就是in业务生态巨大的增长潜力。

 

他有这个自信。中国具有P级别数据并能进行用户画像的社交软件不会超过五个,一个是微信,一个是微博,而in也积累了P级别的数据。另外,in的75%用户都是95后,其中00后占到30%。潜力空间很大。

 

“那么,in的员工是什么年龄段的呢?”

 

“大都是90后,90-92年最多,我是我们公司最老的啦。”黑羽笑着说。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