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观察家丨特朗普狠“怼”欧盟,美欧关系何去何从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方 2017-06-13 15:31
摘要:随着中国等一大批国家的崛起,美国和欧盟的世界地位正面临下降。美欧之间的互“怼”正是这个深层原因的表现。到了后特朗普、后默克尔时代,美欧间的纷争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加频繁,但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的继续稳定长期发展依然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有一天,欧盟出现重大危机,需要“抱团取暖”时,美国依然会是考虑的首选对象。

就在法国大选尘埃落定,欧洲政治逐步稳定,经济趋向周期性复苏之时,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接连发出了许多极不和谐的声音,使美国和欧盟长期以来的盟友关系蒙上重重阴影。对欧盟尤其是德国在贸易、难民、军费等问题上的指责、宣布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一系列做法引发欧洲的普遍抵触和不满。以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刚从七国集团峰会归来,便在慕尼黑的一次竞选集会上发声:“我们互相完全依赖对方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欧洲人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德国主要门户网站T-Online的最新的调查结果表明,83%的德国网民认为,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经不是德国可以信赖的盟友。那么,这一跨大西洋联盟是否就像不少学界人士认为的那样,正在走向分裂呢?

 

笔者认为,美欧关系近期虽然遭遇低谷,但长期而言,双方依然难以割舍这份情。

 

从历史角度看,美国和欧洲同属于西方文明,美国的主流文化的根在欧洲。虽然在后期的发展中有着多元文化的参与,但美国的语言、宗教、习俗乃至价值观都源于欧洲。这也造成了美国建国后200多年与欧洲之间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千丝万缕的联系。

 

欧洲一体化运动正是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发起的。马歇尔计划极大地推动欧洲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冷战结束后,美国继续谋求在欧洲的主导权。但随着欧盟的建立和逐渐强大,欧洲人摆脱美国影响,实现独立发展的诉求在不断增强,二十多年来与美国的矛盾并不少见。

 

美国退出国际气候公约不是第一次。美国前总统布什在2001年就以“抑制经济增长”为借口,拒绝执行1998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这在当时引起了许多欧盟国家的口诛笔伐。美国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与欧盟的外交理念也曾经发生过多次激烈的交锋。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法德两国同美国翻脸,美欧关系产生了冷战结束以后最深的裂痕。

 

但床头吵架床尾和,每次危机过后,双方的政治、军事交流很快得到了恢复,经贸合作更是从未受到大的影响。因为双方都明白,欧洲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心,美国也是欧盟必不可缺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伙伴。

 

政治方面,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始终是德国政府外交政策三大重点之一。美欧共同的政治价值认同和共同利益造成了他们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大量共识。这一点上特朗普和默克尔都不可能出现方向性转折。尤其对于面临大选的德国而言,稳定无疑是执政党的当务之急。

 

军事方面,北约依然发挥着巨大作用。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及仍在持续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争中,美国和欧盟始终并肩战斗。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多次表示:“美国、北约和欧盟是全球秩序的核心支柱。”

 

经济和贸易方面,美国在欧盟的总投资是其在亚洲所有投资的三倍。欧盟在美国的投资是欧盟在印度和中国投资总额的八倍。欧盟和美国的GDP之和占据了全世界GDP总量的一半,贸易量占世界的近三分之一。2016年,欧盟贸易总额的18%与美国有关,而与欧盟的贸易量占美国贸易总额的19%。美国的贸易赤字虽然常常被特朗普拿出来做文章,但恰恰是这种互补性提供了贸易关系稳定的基础。

 

为消除贸易壁垒,实现投资便利化,美欧间早在2013年就已启动了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谈判。若TTIP能够顺利实现,将促成世界上最大和最发达的自由贸易区诞生。TTIP的谈判虽然一波三折,但特朗普上任后明确表达了推进谈判进程的愿望,默克尔则一直保持着对于自由贸易的积极态度,直到最近进入大选冲刺阶段,而特朗普又签署了“买美国货 、雇美国人”行政令,才冷淡下来。

 

鉴于美欧之间如此重要的伙伴关系。双方外交部门在特朗普和默克尔互“怼”升级后,都试图灭火,以降低对两国关系的不良影响。德国外长加布里尔表示:“诚然,美国和德国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困难……但我相信,未来我们会重建良好关系……我认为,在啤酒帐篷和推特之间进行交流是不恰当的。”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也试图淡化两人之间的分歧:“他们相处得很好。他对她很尊重。他不仅认为德国,而且认为欧洲其他地区都是美国重要的盟友。”

 

目前,德国的大选已经进入冲刺阶段,民众支持率的争取步步关键。T-Online的民意调查反映了德国百姓对特朗普的厌恶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他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不久,德国社民党所有的部长(外交、经济、司法、劳动、家庭事务和环境)连夜联合表态:“美国此举不但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我们欧洲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社民党的积极程度和反应速度大大超过了德国执政党,这被笔者理解为九月大选前的一波攻势。社民党人很清楚,若能充分利用德国乃至欧洲境内的反特朗普情绪,将给其竞选活动大大加分。

 

默克尔之所以之前对于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一忍再忍,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童年时父母的言传身教使她学会了忍隐和执着;另一方面,丰富的政治经历使这位“铁娘子”具有很强的大局观,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在大选关键阶段,若对于特朗普的傲慢和指责再不能做出反击,无疑将令她失去大把选票。

 

但是,默克尔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底线。在贸易自由化,反对保护主义问题上,她依然会不断寻求合作。一方面,她会更加重视与欧盟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但另一方面,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也绝对不会被忽视,默克尔会在她很有可能进入的下一个任期内继续推动TTIP的建立。

 

特朗普作为一个毫无政治资本,看起来 “特别不靠谱”的商人总统,一上任便对内勇斗金融权贵和主流媒体,对外硬“怼”欧盟,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把世界搅得风起云涌。但特朗普绝非疯子,他牢牢抓住美国普通大众心理,提出了“美国优先”战略,对外不要名声要实惠。特朗普拒绝政治正确,顶着全世界的压力坚持着自己认为合理的主张,并正在逐步落实他的竞选纲领,彰显了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所以,特朗普一定十分清楚欧盟对于美国的重要性,这也从他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却努力重启TTIP谈判的行动中可见一斑。

 

随着中国等一大批国家的崛起,美国和欧盟的世界地位正面临下降。美欧之间的互“怼”正是这个深层原因的表现。到了后特朗普、后默克尔时代,美欧间的纷争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加频繁,但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的继续稳定长期发展依然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有一天,欧盟出现重大危机,需要“抱团取暖”时,美国依然会是考虑的首选对象。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副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