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全球治理“交响曲”,中美外长“双边戏”……前瞻今年G20外长会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22-07-06 21:39
摘要:除了多边舞台的看点,G20也有“双边戏”。

有着“天堂之岛”美誉的印尼巴厘岛,即将迎来一场全球治理的“大聚会”。7日至8日,二十国集团(G20)外长会将在此地召开,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出席会议,这也是他在新冠疫情暴发后首次线下出席G20外长会。

分析认为,当前全球抗疫和经济复苏处于关键时刻,多领域危机叠加共振。尤其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通胀、粮食危机等问题加剧,使G20作为全球治理重要平台的意义愈发凸显。而另一方面,随着一些国家将国际经济金融合作政治化、武器化,G20面临“主业失焦”的风险,其治理能力和效率恐受冲击。如何避免类似情况将成为一大考验。

此外,多边舞台的“双边戏”也吸引眼球——王毅将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G20外长会间隙会面。如何为中美关系设置“围栏”,确保竞争不失控,合作向前看,同样引起广泛关注。

“复苏”“稳定”成为主题

作为今年G20主席国的印尼,正以充分的准备迎接嘉宾的到来。

印尼等国舆论指出,继去年G20系列会议由意大利“做东”后,今年轮到发展中国家为主场,全球治理调至“亚洲时刻”。作为东南亚最大经济体的印尼,力求抓住这一“黄金机会”,为推进各项议程贡献智慧。

为此,印尼以“共同复苏、强劲复苏”作为贯穿全年的主题,将三大优先事项列为复苏的关键:分别是加强全球卫生体系、数字转型和能源转型。

具体到此次外长会,主题则定为“共同建设一个更加和平、稳定、繁荣的世界”,将围绕两方面内容讨论:一是共商加强多边主义、全球合作和建立国家间互信的共同举措。二是就粮食危机、化肥短缺和全球商品价格普涨探讨应对之策。

“G20将复苏、稳定等关键词列为主题,与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的深层挑战密切相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傅梦孜指出。挑战来源于几方面。

第一,新冠疫情延宕不休,尽管欧美等国实行开放政策,但普遍在防疫上“留有后手”,这使得世界复苏进程依然存在不确定性。近日奥密克戎毒株两种新亚型更侵袭美国等多地,触发了新的全球警报,可能打击消费信心、冲击产业链,为经济可持续复苏“添堵”。

第二,俄乌冲突升级后,美国及其盟友对俄发起极限制裁,对国际粮食价格、能源价格造成巨大冲击,全球供应链“梗阻”越发严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表示,俄乌冲突使全球经济复苏遭受巨大挫折,其影响将导致143个经济体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值被下调,这些经济体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6%。

第三,美国货币政策大幅收紧或产生全球影响,引发外界对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新兴经济体尤其担心资本外流,削弱国家经济和社会稳定,一些拉美国家已经感受到物价及债务压力。

因此,在多领域危机叠加共振的背景下,今年的G20系列会议尤为关键。

“事实上,当前全球经济稍显活力的一面尚待巩固,避免自由落体式滑落——美国经济表现虽引起‘衰退’质疑,但从贸易、就业、汇率等各项指标判断,它仍不失活力,只是需要巩固增长预期,避免掉头向下;中国经济受到疫情影响后在稳步恢复;欧洲则暂时度过了能源短缺威胁极其难熬的心理波动阶段。”傅梦孜说,“所以,现在最需要的,是广泛的国际经济政策协调,形成并释放促增长的强烈共识,这事关今年下半年经济复苏前景。G20中包含了七国集团和金砖五国等多个机制成员,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交流合作,共同应对挑战提供了重要契机。”

发展是最优先方向

在G20外长会议题方面,傅梦孜认为,应当将发展作为合作最优先方向。各方可能围绕几大领域展开磋商。

一是应对疫情,弥合“免疫鸿沟”,支持发展中国家提升疫情应对能力;二是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敦促主要经济体采取负责任、可预期的宏观经济政策,防止负面效应外溢;三是推进发展议程,在减贫、粮食安全、工业化、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加大投入;四是聚焦数字转型,支持印尼提出的相关倡议;五是加强气候政策协调,落实G20罗马峰会共识。

尽管G20印尼方面的协调员此前表示,此次外长会议不会发布官方文件或公报,但傅梦孜表示,一些领域仍有望达成共识。

例如,气候变化和能源领域合作可能出现进展,尤其是去年11月中美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发表联合宣言,捍卫《巴黎协定》成果,此举鼓舞了世界,也为全球气候变化治理注入新动力。

再比如,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是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的必由之路,也被各方看重。

而推进发展议程的任务既十分艰巨,也尤为重要——眼下一些最不发达国家在疫情冲击下苦苦支撑,给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带来挑战。它们迫切需要国际社会对接合作、协同增效。这也是为何中方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并获得国际社会欢迎的原因。

警惕小圈子政治作祟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认为,今年G20系列会议是在特殊背景下召开的——相比疫情、通胀等“常量”,最大的“变量”莫过于俄乌冲突。由于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想把俄罗斯排除在G20之外,此次会场气氛将变得更不和谐。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就曾发生过美英加代表在俄方发言时集体离席的情况。而此次,俄外长拉夫罗夫在结束越南之行后将赴巴厘岛参会,美方已表示布林肯无计划与拉夫罗夫会晤。《日经新闻》写道,美俄正在以G20机制为舞台展开外交攻防战。

不过,美国等国的“排俄”行为在G20中显然缺乏市场。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如果俄罗斯领导人出现在G20峰会上,不应成为西方领导人抵制峰会或“瘫痪整个G20”的理由。印尼方面也表示,该国保持独立外交政策,不在世界大国间站队,它同时邀请了俄总统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参加峰会。此外,中国、巴西和南非等国也明确反对“将俄罗斯踢出G20”。

傅梦孜指出,尽管成员国对俄乌冲突的分歧,引发外界有关“G20是否出现裂痕”的思考,但G20的广泛代表性以及全球治理的有效性,仍得到各方的认可和借重,因此这一平台仍在得到维护。

但值得警惕的现象在于,一些国家“夹带私货”,企图把封闭排他的小圈子政治引入G20机制,这超出了经济治理范畴,属于强权政治产物,不具备普适性。将国际经济金融合作武器化的做法,更可能损害G20的治理能力和效率,不利于聚焦职责主业。

中美“双边戏”引关注

除了多边舞台的看点,G20也有“双边戏”。最令外界关注的可能是中美外长会面。

刘卫东认为,这也是王毅、布林肯自去年10月在G20峰会期间会晤以来,再次借多边场合举行线下接触。疫情以来,中美高层面对面的机会本就不多,此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第一,美方近日传出“中美两国元首在未来几周内有机会进行接触”,另外今年11月G20峰会召开期间,中美领导人也可能进行互动。在此背景下,此次中美外长会晤可以视作“打前站”,为日后的元首接触营造积极氛围。

第二,这延续了今年中美一系列高层互动的势头。此前,中美防长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会晤。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卢森堡举行会晤。而就在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财政部长耶伦举行视频通话。

第三,这也是布林肯今年5月发表对华政策演讲、鼓吹“投资、结盟、竞争”三点论,并受到中方批驳后与王毅的一次见面。刘卫东认为,双方此次会晤期间,在涉台、涉疆、亚太安全等问题上可能依旧各说各话,对于会晤成果不能予以过高期待。但在经贸领域是否会出现新变化则有待观察。当前美国被高通胀所困,美国国内有尽快结束对华贸易战、削减对华关税的呼声,中美外长可能就此做一些沟通。

傅梦孜认为,中美在国际形势深刻演变的当下保持沟通,既是外交成熟的表现,也是处理双边关系的积极之举,有利于管控分歧,守住底线。同时,在G20强调国际多边合作的大环境下,中美都能看到合作空间。“就拿对华关税来说,在大势面前,美国不得不承认两国经贸往来互利的现实,这是不以总统的立场和政策为转移的。在非公开的会谈场合,王毅与布林肯仍可能就双方感兴趣的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