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马踏飞燕变驴踩胖鸟,贴张文物图就算文创:博物馆文创,越走越邪门?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简工博 2022-07-07 06:07
摘要:有知识,好玩,还有用。

最近,甘肃省博物馆以其镇馆之宝东汉铜奔马为灵感设计的文创产品火爆出圈,卖到断货,原因竟是“太丑了”。

与此同时,热衷博物馆文创的市民刘劲正在清理近年来购买的诸多博物馆文创:金属书签生锈了,冰箱贴掉色了。和他一样,不少网友也在吐槽博物馆文创“没有新意”“质量不好”,更有人直言是“对文化艺术的庸俗化处理”。

在各家博物馆已将开发文创产品作为打造博物馆品牌、传播文化理念的今天,参观者和消费者需要怎样的博物馆文创产品?

有网友对博物馆文创现状表达不满

卖萌有错?

今年“6·18购物节”期间,甘肃省博物馆上架了一款以镇馆之宝东汉铜奔马为灵感开发的毛绒玩偶,与人们印象中形象饱满、线条飘逸的“马踏飞燕”形象大相径庭:玩偶分为站和跑两种姿态,身体嫩绿却顶着黄毛,表情眼歪口斜,脚下踏着身形浑圆的小鸟。然而这一形象火速“出圈”,在甘肃省博物馆官方网店里,上架不到半个月就卖出了近万件,远超其销售量第二名的产品“断层第一”,如今想要购买只有预售,需等待较长时间。点开评论,购买者几乎清一色地给出了好评,理由却是“丑萌丑萌”“有被笑到”。


甘肃博物馆爆款文创铜奔马毛绒玩具

“博物馆文创最早出圈,不就是因为卖萌吗?”从事平面设计工作的吴先生记得博物馆文创第一次闯入大众视野,就是故宫文创大胆地将古代文化元素乃至帝王将相的形象卡通化后赋予日常功能,“这是古代文化与当代年轻人结合的一种方式。”

“传统文化不必板着面孔教育人。”今年24岁的陈桢臻从事金融工作,“网上有人吐槽这个玩偶马的嘴巴是斜的,有人说文物本身嘴也是斜的。我搜索了不少资料,发现这件文物几乎没有正面照,一种解释是动物高速运动时面部和人一样是狰狞的。这激发了我很想去看看实物——谁能说这不是一波有趣的‘科普’‘安利’呢?”

不过刘劲对此的看法不同,他在选择博物馆文创时会选择能清晰反映文物本身内涵的类型。他认为博物馆文创最重要的意义还是承载和传播文化,“如果只是为了形象设计的话题而迎合大众,丢失了文物本身的意义,那是买椟还珠。”

不够“网红”?

在铜奔马毛绒玩具火爆网络之前,近年来已有多款博物馆文创成为网红级产品。河南博物院的“考古盲盒”如今依然“一盒难求”,不少网友掐表上线抢购,由此引发了众多效仿;2019年圆明园镜香池内发现的古莲子“复活”开花,推出了以此为灵感的“文创雪糕”,这一做法在去年一炮而红,不少景区、博物馆争相推出。

“人们热衷这些网红级的博物馆文创,在乎的是博物馆,还是话题度?”从事产品设计行业的陆秋也关注到“丑萌”的铜奔马毛绒玩具,“这款玩具一开始是在抖音上火起来的,现在官方网店的商品页面还有‘抖音同款’的字样。”在陆秋看来,博物馆文创产品应该是以其本身的设计美感和趣味吸引观众,而不是靠“社交性”“话题度”来收割流量。“设计是有目的性的,一款文创产品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让更多人有兴趣了解文物、进入博物馆,还是为了让不会走进博物馆的人在网店买到爆款?”

记者走访发现,不少市民认为博物馆应该放下“高大上”的身段来传播文化知识,“网红级”文创产品无疑是最佳载体。“不要一说到网红、短视频就觉得平庸俗气,能征服这么多人本身也是品质的体现。”今年27岁的杨葭在一家公司从事新媒体推广运营,“没有人在任何领域都是专业的,现代很多人接受知识都是碎片化的。博物馆不是要筑起门槛挑选观众,而是要主动融入公众生活。”在她看来,目前的情况恰恰是许多博物馆推出的文创产品还不够网红:“比如河南博物院的考古盲盒,除了文物之外也让许多人关注到考古这一冷门的领域。这样具备知识、兴趣和话题传播力的文创产品还是太少了。”

跨界有罪?

刘劲清理的一堆博物馆文创中,不乏知名博物馆的“爆款”:去年朋友赠送的香薰套组来自大英博物馆官方旗舰店,灵感是馆藏文物天鹅贵族游戏棋盘。然而除了包装盒印上文物形象、产品贴有天鹅标志外,“整个产品和市面上一般产品有什么区别?”

这款香薰产品在天猫旗舰店上月销量超过了400件。类似直接将文物形象作为包装、标签贴在一般商品上的博物馆文创产品还不少。这样的“跨界”在一些博物馆爱好者看来就是“偷懒”:“博物馆本身有这么丰富的资源,完全可以寻找更好的开发团队合作打造有文化底蕴的产品。”

博物馆香薰只在产品和包装上有文物的样式

有着丰富文化底蕴的博物馆成了许多品牌眼中的“香饽饽”,“跨界联名”的产品同样有争议。某品牌与三星堆联名推出的化妆品“青铜纵目套组”,眼影盘做成三星堆面具的模样,而套组中两支口红底部有磁力,可以吸在眼影盘上眼睛处,还原三星堆纵目面具的面貌。有人认为这样“有趣”“令人印象深刻”,也有人认为“有形无神”。

家住徐汇区田林路的廖先生收到过朋友赠送的山西博物院雁鱼铜灯纸艺灯,以馆藏文物雁鱼铜灯为原型,拆解为平面纸板。廖先生跟孩子一起将这盏灯拼装起来,放在孩子的卧室:“不光包装说明上详细介绍了文物的信息,拼装积木的形式也让人了解文物的内部结构,并且还原了文物原始的功能。品质也很不错,连电线都是藏在内部的。”在他看来,这是一件优质的博物馆文创:有知识,好玩,还有用。

可以自己组装的雁鱼铜灯纸艺灯

栏目主编:施晨露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片)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