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医声医事 > 文章详情
“这里80多岁老人算年轻的”,下沉干部在老城厢里弄摸索,帮居民配药就医
分享至:
 (64)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侍佳妮 2022-05-20 20:20
摘要:老城厢实际情况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预料。

“来的时候,整个居委会干部都‘阳’了,各项工作开展较为困难。”市发展改革委钟翔讲述,4月中旬,黄浦区外滩街道北京居委原有工作人员先后感染新冠被隔离,上级部门紧急抽调了街道和其他居委工作人员,与5名下沉干部一起为辖区居民服务。

钟翔、柴筱宜、宋元君、杨羿、庄龙平,这些并不居住在外滩街道,也不熟悉周边情况的下沉干部,“赶鸭子上架”似的成为居委会志愿者。一个多月过去,不知不觉他们已在这里扎根。

老旧城厢环境复杂

老城厢实际情况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预料。钟翔介绍,在北京居委,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洋楼比比皆是,多家共用公共厨房、公共卫生间的现象普遍,少数小区还要倒马桶。空间逼仄,通道曲折,光线昏黑,有时上门采样扫码都扫不出来。加之阴暗潮湿不通风,想做消杀也比较困难,“简直是病毒最喜欢的场景。”

经过多年反复改造,一些老楼内的空间仿佛迷宫。有一次,钟翔以为已经摸清某一栋老洋楼人员情况,谨慎起见询问最后一户老人,老人指了指身后:“还有一家呢。”昏暗灯光下,他这才看见“墙壁”原来是隔板,隔板后面还住着一户人家,不经指点很难注意到。

这一片老城厢里,人员构成也非常复杂,高龄独居老人占比很高。“平常我们觉得80多岁已属高龄,在这里还算年轻,有许多90多岁的老人,还有一些年龄超过100岁的老人,不少卧床不起。”钟翔说,由于环境、人员构成特殊,不像很多小区楼栋整齐划一、有楼组长,各种防疫通知难以传达。

配药就医难题凸显

由于北京居委辖区居民老龄化严重,配药、就医两大难题凸显。老人所需药物种类繁多,往往无法在一家医院买齐;医院不接受现金结算,老人又不会操作支付宝、微信;居民交付医保卡时经常忘记留自己的个人信息,导致药物配来后不能及时送到居民手中……

下沉干部和街道、居委干部一起讨论摸索,形成了一套完善的配药操作流程:阴性居民提供医保卡,先在社区医院配药,如不能配齐的转街道志愿者至仁济医院配药,还不能配齐再转长征医院或其他医院,阳性居民则由居委出具借药单前往社区地段医院借药。药费由下沉干部志愿者自行垫付,之后再联系居民进行现金或电子现金结算。

比如家住江西中路的吴阿姨因患有多种疾病,需要配5种药,用药也比较特殊。其中一种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吲哚布芬片,社区医院没有,志愿者咨询了另外两家医院也没有。作为5名下沉干部之一,市保健局宋元君结合上海中医药大学下沉干部配药专班信息分享,按图索骥,终于在瑞金医院找到吴阿姨所需药品,当天中午就联系了吴阿姨取得她的医保卡为她配药。拿到急需药品,吴阿姨连声道谢。此外,下沉干部还不断多方联系,帮助解决居民就医问题。

辛苦但有满足感

面对繁杂琐碎的工作,下沉干部志愿者们只能高强度连轴转,没有一天休息。每天早上7时,大家从临时住宿的酒店出发,晚上6时左右回来,再派一人过去接班,晚上12时左右下班,有时要到凌晨2时甚至更晚。洗完衣服没地方晾,只能阴干。钟翔说:“辛苦虽然辛苦,但很有满足感。另外街道干部比我们辛苦多了,这样的工作状态比我们持续的时间还要长。”

除了帮居民配药就医、解释抗疫政策、为封控区域居民运送药品和生活保障物资,5名下沉干部还多次深入疫情严重区域上门开展核酸检测,协同医护人员开展追阴追阳工作。短短时间内敢打敢拼,下沉干部彼此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栏目主编:顾泳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