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行者上海】①他们给飞机换“口罩”:微小之处,见防疫之细
分享至:
 (3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卢芳明 2021-10-04 07:01
摘要:如果航班上存在新冠病毒,最后极可能经过气滤向空气传播,那么就必须更换飞机的“口罩”。

“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所谓“行者”,是城市蓝图的建设者,是城市梦想的践行者。两个月时间,我们走访了这么一群为上海城市发展笃诚实干的人。

只要发现新冠肺炎病例,上海两大国际机场的机务人员就需要为相关航班“更换气滤”。自2020年年初至今,这已是他们的日常。

2020年1月底,东航波音航线维修部车间副主任王元晟所在的车间在疫情期间首次接到更换气滤的任务。王元晟担心团队成员心里会有顾虑,他想:“我是一线最基层的干部,第一次气滤我带头去换。”

载客航班上的再循环风扇气滤,就像飞机的“口罩”,一般要求每7200个飞行小时更换一次。但如果航班上存在新冠病毒,最后极可能经过气滤向空气传播,那么就必须更换“口罩”。

空客航线维修部班组长胡骁玮也收到了任务。他相信,在严格的防疫措施和操作规范下,风险应该是可控的。但人心里总还是有些犯怵,直面气滤很可能就是直面新冠病毒:“没有人敢把事情说成百分之百”。

更换气滤本身并不复杂:拆开面板,换掉气滤,再装上面板。但情况不同的是,随更换气滤的工作单一起下发的还有操作过程中严格的防疫要求。

经过终末消毒后的飞机没有通电,气滤所在的空间一般都闷热狭小——机务人员对这样的操作环境习以为常。但身穿防护服、头戴护目镜和口罩,全副武装进去工作的感觉大不一样,沟通和操作都不方便。面对陌生的情况,心里免不了紧张。胡骁玮第一次穿那么长时间的防护服,外面天气寒冷,一进舱内,护目镜上很快就会起雾气,看不清楚,只能凭手感。时间长了,汗水顺着护目镜往下滴,“倒一倒,水把它沥清了,就不雾了。” 

平时拧个螺丝、拆装面板的事情,在特殊状况下变得尤为令人焦虑。移开面板,气滤展现在眼前,这上面很可能就吸附着新冠病毒。接着,他们还是需要把气滤搬运出来封存,后续集中处理。

胡骁玮记得,他首次在这种情况下更换空客350机型的全部6个气滤,总共花了近三个小时。亲手操作过,了解了其中的难点和注意事项,就能把经验传给之后操作的机务同伴们,他想,这样就值得。

后来,信息传递流程越来越通畅明晰,核酸检测越来越快速便捷。一旦发现确诊病例,后续的工作都能迅速跟进:整舱消毒,更换气滤……

“操作多了,大家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王元晟说,这只是他们平时要面对的成千上万个飞机部件之一。

8个故事,讲述践行者。他们行走于各自领域,发挥专业,挥洒赤诚。许许多多与他们一样的行路人,梦想于心,实践于行,汇集点滴而成江河。他们如何,上海便如何。他们如是,上海应如是。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卢芳明
编导/剪辑:卢芳明
摄像:宋心瑞 司占伟等      
包装设计:张龑飞
海报设计:黄海昕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