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默克尔走后,“他们”将领导欧洲?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21-09-24 18:20
摘要:马克龙和德拉吉被称为欧洲“新权力组合”。

本周日,德国将迎来新一届大选。默克尔将把总理的接力棒传给一位新人。与此同时,欧洲将迎来权力架构的重大变动:默克尔走后,谁将成为最有权力的领导人?综合外媒和分析人士的观点,热门人选自不待言,新的权力组合被寄予希望,但他们真能完整地填补默克尔留下的空缺吗?

最热门人选

过去16年里,默克尔掌舵欧洲最大经济体,斡旋达成无数妥协方案,积累丰厚的政治资本,成为欧洲乃至世界舞台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默克尔卸任后,德国仍是欧洲的“发动机”,但德国新总理能否迅速继承默克尔的欧洲领袖地位,至今仍未可知。

“默克尔的退出在欧洲领导层留下问题,就好像欧洲的心脏出现一个洞。”罗马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政府学院主任乔瓦尼·奥尔西纳(Giovanni Orsina)表示,无论谁接任德国总理,都需要时间来适应和确立自己的地位。

正因如此,欧洲其他国家领导人看到了一个十多年未遇的机会:展示自己,领导欧洲。

目前,围绕这场竞争,热门人选显而易见: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多年来一直努力成为欧洲下一任领袖;意大利总理德拉吉曾掌舵欧洲央行,在应对欧债危机和拯救欧元方面战功赫赫;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荷兰首相吕特等一些领导人也在跃跃欲试,努力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外国分析人士、政治家和外交官指出,欧洲权力平衡正在发生明显变化。“后‘脱欧’时代”,人们不会指望伦敦能代表欧洲大陆发言。因此,他们首先都把目光转向巴黎。马克龙具备一些明显的优势。

一来,无论德国新总理是谁,其国际地位都将不如马克龙。德国大选后,法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将有所上升。

二来,过去一段时间,马克龙一直在为这一关键时刻做准备:强调自己的外交政策和经验,描绘自己的欧洲愿景。2017年,他在索邦大学发表演讲,指出欧盟“太弱、太慢、太低效”等缺点,提议整合欧洲防务、改革欧元区、制定共同的难民政策以及对美国科技巨头征税。

“谁将接任?已知答案是马克龙。”一名要求匿名的欧盟外交官说,下一个问题是:他能保住“衣钵”吗?

美媒称,马克龙能否成为欧洲领袖,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他在明年的表现——1月法国接任为期6个月的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4月法国总统选举;二是他能否学会妥协——弥合自身愿望和行事方式之间的差距,以及东欧、北欧和其他国家之间的鸿沟。“这就是默克尔的方式。”

新权力组合

不过,一些批评者对“默克尔的方式”嗤之以鼻。他们认为,默克尔犹豫不决,总是推迟在欧盟层面的决策,以保持共识、避免冲突。

“在默克尔时代,人们总是试图在27国之间斡旋,往往把欧洲所需的解决方案搁置到最后一刻,因为默克尔相信,只有团结一致才能产生结果。”意大利资深政治家桑德罗·戈齐(Sandro Gozi)表示,“我相信马克龙和德拉吉可以改变这一切。”

马克龙和德拉吉正被一些人寄予厚望。今年7月,美国《政客》杂志将他们称为欧洲“新权力组合”。两人年龄相差30岁,都曾是投资银行家,也是欧盟的长期支持者。两人对欧盟27国有着相似的目标,特别是在财政政策方面,都主张进一步金融一体化。

“我相信在这个新阶段,集体领导是可行的。马克龙和德拉吉是这方面的主角。”戈齐说,他们将改变过去的风格,更快行动,更少犹豫。

观察人士称,德拉吉一直渴望承担更大的领导角色。在欧洲回应从阿富汗撤军时,他发出重要声音:推动召开G20紧急峰会,批评欧盟在接受难民方面立场混乱,并在撤离行动期间给拜登打电话。今年3月,由于欧盟内部疫苗短缺,德拉吉阻止了一批阿斯利康疫苗的出口。他还在考虑动用欧盟近2350亿美元的资金,推行划时代的疫后复苏计划。

不过,德拉吉也有明显的软肋:其领导地位可能会受到意大利国家规模和影响力的限制。

“纵观历史,问题不仅在于你是谁,还在于你开的是哪种车。”奥尔西纳说,因为有些事只有德国人才能做,否则就很难,不管这位领导人性格如何。

美媒称,一开始,欧洲的“指挥棒”可能会握在马克龙和德拉吉手里,但最终,德国新总理将参与其中。因为马克龙需要与德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才能执行他最雄心勃勃的计划。

“太依赖德国”

无论马克龙、德拉吉还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男性。

有评论称,上述人选并不能完整地填补“铁娘子”留下的空缺。默克尔离任后,欧盟峰会可能会有一种老男孩俱乐部的感觉。这对于欧盟来说并非好事,因为女性领导人出现在谈判桌上,有时能起到平衡作用,也会对团队动力、外界接受度产生积极影响。

另一些人则着眼于硬币的另一面——随着德国因素的下降、权力重心的偏转,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是欧盟进行重组、推行更实质性改革的机会。

“默克尔时代下,欧洲太依赖德国和德国的选择。这对欧洲其他国家并不是完全有利。”卡内基欧洲中心主任罗莎·鲍尔弗(Rosa Balfour)说。从欧洲的角度看,如果权力平衡发生轻微变化,更广泛的群体可能会从中受益。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9月22日,在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选举前的最后一次联邦内阁会议。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