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城事】代驾司机:如何月赚一万
分享至:
 (10)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泓凯 2015-03-12 06:05
摘要:醉驾入刑的规定,催热了代驾行业。不过,前些天一名骑着电动滑板车的代驾司机与汽车相撞身亡的消息,也让更多人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代驾司机群体——对他们来说,月入一万的代驾生涯如何?值得为之拼命吗?

 

正月的上海,乍暖还寒。午夜12点,在青浦郊区某镇的一条僻静小路上,一个踏着电动滑板车的年轻小伙正在急忙赶路,此时他最盼望的,就是能早点回家。

 

他叫桑园,90后,从安徽到上海打工的农二代。别看他年纪轻,累计2000多次的代驾经历,已让他成为业内元老。代驾两年来,他嘚瑟地称自己开过400万的宾利,但也时常因赶车回家而摔得鼻青脸肿。

 

30天满勤每月可赚万元

 

夜深了,随着吃饭的客人陆续散场,桑园一天工作开始了。晚上九点不到,手机上安师傅代驾软件的滴滴呼声响起,已在徐家汇路口站了1个多小时的桑园终于等来了他的第一单生意。他马上接单、骑着滑板车飞速赶到指定地点等候客人。

 

桑园说,他供职的公司线上签约的代驾司机有7000多人,只要有三年以上驾龄,都能做代驾,但是像他这样30天满勤接单的代驾司机却很少。也正因为对这份工作的执着与勤奋,他每月能稳定赚到一万元左右。

 

“10点前的起步费是35元8公里,超过8公里另加费,2.8元/公里,跟出租车的计价方式差不多。”介绍起他的这份工作,桑园说得头头是道。“十点过后,每一个小时,起步费增加一次,分别是55元、75元、95元。我每天接四单,晚上10点前赚得少,一单四五十元,10点过后单价高,一单能赚七八十元甚至一百多元,公司从中抽取两成,这样我每天净利润三百多元,一个月下来就是一万元。”

 

桑园说,全上海的代驾司机几乎都是兼职的,但他却把它当做全职来做。“我是从农村来的,结婚了在老家也买不起房,儿子一岁了,要赚奶粉钱。于是主动切断了晚上的一切娱乐,全身心投入。”

 

幸好,桑园白天的工作是饭店司机,活不多,时间也灵活,晚上睡少了,白天可以补觉。对于他这样除了会开车,别无一技之长的海漂来说,1万元的收入足以让他以命相搏。

 

他自称赶上了好时机,他2013年入行时酒驾入刑新规出台,催热了代驾这一新兴行业。他说干这行,只要肯吃苦、能熬夜,就能赚到钱。而且公司有买保险,即使驾驶路上出了事故,也不用自己赔一分钱。两年多来,他累计接单2000多次,俨然是行业内的元老了。

 

代驾赚钱也有窍门

 

不过,业内像桑园这样能月入万元的,也是极少数。“要在这行赚钱,也是要动脑子的,我摸索出了一些小窍门。”

 

第一条,就是态度好,必要时得忍着点气。“叫代驾的客人大多喝醉了,一路上什么表现都有。有的骂骂咧咧,有的拉着我诉苦,甚至还遇到过动手打人的。”

 

有一次,车刚开到了高架上,客人忽然命令停车,说要上厕所。桑园坚持高架上不能停车,客人就大声叫骂,还给代驾公司客服打电话投诉。桑园忍着气,保持笑脸服务。因为公司的代驾软件会自动根据收到的客人好评率高低发单,如果被投诉了,第二天发过来的单子就少了。

 

第二条,是坚持守候。刚入行的新人,很可能一个晚上也等不来一个单子,但贵在坚持,死等之下,必有收获。当然,等候也是有窍门的。他每天七点过后,就会到徐家汇、人民广场,静安寺、虹桥古北、五角场等地段的高级饭店门口守候,一般都能等到客人。而11点后,他就改去酒吧、夜总会等地方守候。“比如淮海路柳林路的一片酒吧间,里面都是喝酒的富二代,还有长寿路的夜总会,也是老板们的聚集地。”

 

这里插一句,和老板们、富二代打交道,桑园经常能得到拿小费、开豪车的机会。他开过最贵的车,是400多万的宾利,两三百万的法拉利、玛莎拉蒂,也是常有的。“半夜富二代带个女孩子出来,送到家后一问价格,110元,他们就甩出200元,一挥手说不用找了。”他说自己拿到过的最高小费是500元。

 

最怕接郊区单回不了家

 

代驾最大的困难,是担心半夜没车回家。

 

如果是去金桥、宝山、老闵行、华泾、吴泾等郊区的单子,这些地块再晚都有夜宵线,可以直达火车站、人民广场、徐家汇等市区,然后换成市区夜宵线,就一定回得了家。

 

桑园最怕是接到去青浦、嘉定的单子,这两个区没有通宵夜宵线,其中距离青浦最近的是吴家巷,那里有320夜宵线回市区。于是他只能骑着电动滑板车,到沪青平公路的入口处,或者沪嘉高速入口处拦出租车。

 

“师傅,我是做代驾的,能不能捎我到出口的地方?给20元行吗?”桑园站在路口拦车,厚着脸皮一次次地问,偶尔会遇到好心的司机同意让他上车。不过这个比例不太高,仅有十分之一。“有时候半个小时都拦不到,冻得直哆嗦,我就一咬牙喊加价,加到30元,直到40元,就肯定能拦到了。”当然,这样搭车一次,辛苦2小时挣来的钱就花掉了一半。

 

因此,桑园的原则是,万不得已不叫出租车,想回家,办法总是有的。首先是在代驾司机群里吼一声,看有没有正好开车路过附近的同行来“拯救”他。当然,大多时候是没有的,只能给他一些指点,但即使是七嘴八舌的聊天,也能帮他驱走寒气,感觉不是一个人在奋战。

 

接着,桑园会点开手机中一款叫彩红公交的APP,上面有路径规划,完整的夜宵线地点和发车时间。然后就发动电动滑板车,以30码的速度去赶夜宵线,因为错过一班夜宵车,最少得再等上半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电动滑板车开这么快,风险很大:“很多时候路况不熟,重心太高,遇到一个坑,肯定连人带车摔出去。”他边说边指了指手腕上的一块疤痕,“这就是最近一次摔的。平均一月得摔个两次,不至于骨折,但是挫伤,鼻青脸肿的是常事。”

 

最糟糕的情况是在郊区完全没车可搭,如果过了半夜两点,就索性不回了。找个网吧、24小时肯德基取取暖,或者在车站上坐等第二天一早的首班车。“怕着凉不敢睡着,只能坐着玩手机到天亮。”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中人物为化名。本文编辑:李宝花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