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双减”政策之下,上海社区里来了一群“小先生”, 结果⋯⋯
分享至:
 (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楠 2021-09-10 06:31
摘要:不仅在“双减”政策之下有着积极的意义,也成为了连接学校教育与社区治理的全新桥梁。

近日的宝山,出了一个新名词:社区小先生。其实这个名词并不新,还有些古老,一直可以追溯到1932年。

当年,在大场创办“山海工学团”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提出了“小先生制”。“小先生制”指人人都要将自己认识的字和学到的文化随时随地教给别人,而儿童是这一传授过程的主要承担者,由此将文化知识不断延绵推广。仅10个月后,上海就有了18000名“小先生”,并很快推广到28个省市,使全国的教育运动推向高潮。

跨越近90年后,再现的“小先生制”被赋予更新的内涵。上海宝山团区委、区教育局创新少先队社会化工作,推出“社区小先生制”,带领“红领巾”走进社区,做社区治理和服务的“小老师”,将社区、学校和家庭紧密联系起来,让社区成为社会教育的“大课堂”和“实验室”。

今年是陶行知先生诞辰130周年,当下的“社区小先生制”,不仅在“双减”政策之下有着积极的意义,也成为了连接学校教育与社区治理的全新桥梁。


         从“闯关”到“理事会”

今年7月开始,宝山7.8万余名少先队员从学校拿到了一本“社区小先生”通关护照,上面清晰列出了12个项目的闯关清单,包括最美清道夫、堆物GOGOGO、社区美容师等。

每完成一项任务可以获得一枚印章。从今年7月到明年3月,集满10个印章的孩子可以获得一枚“社区小先生”奖章。表现优异的,还有机会获评金牌、银牌“小先生”。

杨行镇宝地绿洲的少先队员放置宠物拾便袋。

比如,闯关清单中有一项是“家有萌宠”,要求少先队员宣传带动家人文明养宠,增强和实践法治安全意识。张庙街道呼玛四村少先队员钱凯乐家里一直养狗,很有感触:“‘当当’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也是我的好朋友。参加‘家有萌宠’闯关时,妈妈对我说:‘每个人都有爱宠物、养宠物的权利,但是任何权利都需建立在相应的约束和义务之上。’”

以前,小钱对讨厌小狗的人很不理解。现在他出门遛狗时,手里一定记得带张卫生纸,“当当”大便后,他就顺手把粪便拾起来包好,扔进垃圾箱。看到邻居的宠物随地大小便,也会上前劝告,并帮忙处理。小钱说:“既然养了宠物,就要对它负责,不给邻居造成困扰。让更多的人爱上它们,才是对它们真正的爱。”

在大场镇铂金华府,“社区小先生”已有了升级版。依托“社区小先生”制,这里成立了铂金华府彩虹理事会(中队委员会),社区的少先队员们经过民主选举,选出了理事会主席、副主席、理事等,由社区里9位7—14岁的少先队员们担任。

大场镇铂金华府社区少先队举行理事会选举。

今年暑假,第一次理事会开会,大家就一起讨论了探秘小森林的设计方案。这里原是社区一个绿化带,但因为疏于管理,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少先队员们七嘴八舌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最好能涂鸦”“可以逗玩昆虫”“可以探险”“能寻找玩伴”……在他们和专业社会组织的合力下,一份设计方案已经成型:进口处安装了太阳能板以及彩色发光盒及灯带;中间有生态花园、森林基地、亲子游戏互动栏以及石头、花盆手绘等。

铂金华府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刘秋芬说:“很多小朋友在学校并不是大队长、中队长,但在社区他们是‘小先生’,是理事会主席、理事等,这让他们的自信心大增,并且开始有了社区小主人翁的意识。”


        唤醒学生的“自我意识”

1932年,陶行知先生提出“小先生制”的背后,也大有深意。

他在宝山创办“山海工学团”,就此把工农青少年组织起来,边劳动边学习。学校第一批招收了以农民子弟为主的学生40多人,上午上课,下午课后参加木工、漆工、种植、织袜、养蜂等生产劳动。第二年秋天,大场沈家楼成立了棉花工学团。由于产量较本地之前种植的鸡脚棉高出2至3倍,新棉种迅速推广。不久,侯家宅的共和茶园、养鱼工学团,肖场的儿童工学团、青年工学团、妇女工学团相继建立,入学的有好几百人。

为了解决日常教育中师资缺乏、经费不足、谋生与教育难以兼顾等矛盾,陶行知提出了“小先生制”。“小先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长者为师”,而是知者为师、能者为师,以知识和能力掌握的先后为标准,与年龄的大小没有必然联系。陶行知说:“每个人,即使是只学习过几个月,只要学到一点,就应当把他学到的教给别人,甚至很小的孩子也可当‘小先生’。”原教育部党组成员、清华大学副校长张健也曾经是“小先生”的一员。

在陶行知纪念馆内,有几句陶行知先生书写的“小先生制”的内涵:“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

在宝山区委书记陈杰看来:“‘小先生制’是陶行知先生在创建‘山海工学团’时的教育革新,更是中国本土化教育改革的一次伟大探索。因为这一革新,广大工、农、妇、孺都能学习知识。陶行知先生的教育理念对深化新时代教育改革有着非常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特别是在‘双减’政策大背景下,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后,更需要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教育体系。在宝山的学校里,“小先生制”走过探索、传承、创新的80余年,其精神内涵成为宝山教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上海市行知中学,学校挖掘陶行知先生“真人教育”“生活教育”和“创造教育”理论内涵,注重学生理论与实践、思想与行为的统一,培养学生利用所学知识解决生活中问题的能力;在吴淞中学,构建了“道尔顿课程体系”,着力培养科技、艺术与体育等诸多影响学生终身发展的技能与素养。

而在校外,此次“社区小先生制”的推出,也正是受到了陶行知先生的启发。让孩子走进社区“大课堂”,为他们提供丰富的生活体验和场景体验。

顾村镇馨佳园六居开展“我爱老宝贝”活动,看望独居高龄老人。

比如,在美化社区、清洁绿化、空间营造的过程中,孩子们提高了劳动能力;在搭建亲子联谊、跳蚤市场等活动中,提高了社交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对标身边榜样、爱老敬老助老、关爱自然生态,孩子们得以增长知识,学会关爱他人;通过清理堆物、逃生演练等,强化了生命安全训练等。

“更重要的是,它是对孩子自我意识的唤醒。”陶行知先生曾孙、上海陶行知纪念馆副馆长陶侃说,“曾祖父当初倡导的,就是唤醒民众的大众教育,‘社区小先生制’或可看作是结合当下现实发展出的2.0版本。是在减负大背景下,帮助孩子们塑造进取精神和健全人格的一次积极回应。”


        让社区成为连接学校、家庭教育的纽带

目前,宝山区有7.8万余名少先队员到全区487个社区报到,参加社区小先生制各项闯关任务,共开展活动3000余场次,参与少先队员7.2万人、近15万人次,带动了近11万名家长参与社区治理。

曾经当过教师的陶侃感触很深:“以前想带学生来社区搞实践活动,难度比较大。学校会担心,出了问题谁担责,安全问题如何解决这样的事情。但‘社区小先生制’有了团区委、教育局和社区的全力支持,在这样的制度保障之下,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在他看来,曾祖父一直强调大教育理念,“社区小先生制”打开了陶行知教育中社区教育的大门。可以让学生更接地气,了解正在发生的中国故事,有利于形成学生的法治、责任意识和健康成熟的人格。

友谊路街道少先队员参加社区“跳蚤”市场。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高等研究院副院长吴刚认为,这个看似简单的当代小先生活动,实际上破解了五大难题:如何设计具有挑战性的学习任务?采用何种活动形式最有成效?如何保证学生的广泛参与?如何评价学生的参与及成效?如何实现五育融合?专家认为,宝山区“小先生”制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一个“学习即生活”的生动案例,并为“五育融合”的教育理想呈现了现实参照。

宝山区团委书记魏明告诉记者,“目前的社区小先生闯关清单是1.0版本,主要是从便于社区操作的简单事务入手,随着实践的深入还会升级,今后‘小先生’们将有机会更深入地参与社区事务,从而真正形成主人翁意识。”

在大场镇铂金华府居委会,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张活动清单:看一场儿童皮影戏、社区儿童诗歌朗诵比赛、儿童配音秀、科技实验——自制鱼缸……刘秋芬笑着说:“这都是我们社区孩子想出来的项目,我们基本都将其列出并予以保留,推进则要按实际情况来。我们觉得,保护他们可贵的社区参与意识,比什么都重要。”

  

栏目主编:周楠 文字编辑:周楠
图片由宝山区提供、周楠 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