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这个唐代权相六次遭人举报、劝诫,为何还敢“照贪不误”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洪水 2021-09-09 13:23
摘要:人皆有欲,贤者节之,愚者纵之

元载是唐代宗时期的权相,前后当了16年。

元载为相时,“江、淮方面,京辇要司,皆排去忠良,引用贪猥”。同时,他在长安兴建庞大府邸,在洛阳营建私家园林,规模之大,室宇奢广,称绝当时。

大历十二年,这个权倾朝野的巨贪被诏令赐死。

元载如此妄为贪墨,朝野难道就没有一点反映吗?根据《旧唐书》《新唐书》和《资治通鉴》的记载,起码有6次惊动全唐的反映,可一次都没有真正起到阻止元载贪墨的作用。

先是元载自己养的一个门客,呈写了一篇《都卢寻撞篇》的文章,喻诫元载所处的危状。

“都卢寻撞”是一个古传杂技,由一大力士赤膊,头顶着十字形长杆,支撑着300斤以上的重量;杆上有3名演员,横杆两边各一人,做着倒挂的动作,杆顶上一人,用腹部支撑着全身,在顶上盘旋。

用这样十分惊险的杂技来劝诫元载,可以说用心良苦。史书记载,元载读罢大哭,深知自己已入险境,厝火积薪。可哭归哭,元载眼泪一抹继续干。

永泰元年,华原县令顾繇实名举报元载的几个儿子,仗父亲威势,招权纳贿。

大历五年,元载弄权贪腐沸沸扬扬。唐代宗对此非常不满,独自诏见,直截了当予以训诫,明确告诫元载必须适可而止。可是,元载“謷然不悛”,依然不当回事。

大历六年,成都司录李少良实名举报元载弄权贪腐。元载听闻,闭上大门,宣称拒绝所有来往。可这仅仅是一个公开姿态,私底下他与党羽门生照样往来。

大历八年,御史大夫李栖筠奉命对元载党羽徐浩、薛邕进行查处,两人均受贬外放。元载心里感觉到了丝丝寒意,可贪念一动,他又热血沸腾。

两个月后,晋州人郇谟用麻束发、手持竹笥和苇席,在长安闹市区边走边哭。他不哭自己、不哭亲友,却专哭国家,还扯着嗓门大喊:我有30个字,要献给皇上。如果不能用,就用这竹笥装我的尸体,用苇席裹着扔掉。

唐代宗命人把郇谟接进大内,赐他衣食,并听他一字一字控诉元载的罪状。郇谟之哭,皇帝接访,令元载惶惶不安。可恐慌归恐慌,他还是照贪不误。

有研究者认为,元载是夺权归帝的核心人物,所以有恃无恐;也有人提出,唐代宗为人仁孝温恭、柔弱宽纵,故元载敢于胡作非为。这些观点都有点道理,但清代丁耀亢在《天史》中的分析可能更为精准,即“惟愚生贪,贪转生愚”。

元载不是没有才学之人,可为什么执迷不悟呢?正如庄子所言:“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一个人欲望过度、贪婪成性,就会丧失灵性和智慧,就会丧失对事物的判断力,从而走上不归路。

《贞观政要》中,魏征说人皆有欲,“贤者能节之,不使过度;愚者纵之,多至所失”。智者知道“名为公器无多取,利是身灾合少求”,必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

《庄子》还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名屠夫跟着流亡的楚昭王,解决他的衣食难题。楚昭王复国后,要奖赏他高官厚禄。但这名屠夫说:万钟的俸爵,富于屠羊的利益。我怎么可以贪图爵禄,而使君主有行赏不当的名声呢?

曾国藩对这则故事印象深刻,亲书“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送给其弟曾国荃,告诫他一定要知足惜福,切莫贪得无厌。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夏斌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