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金冲及:我是怎样参加地下党的⑤
分享至:
 (9)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金冲及 2021-09-06 11:41
摘要:第一是中国人,第二才是学生

「两次参加中国共产党」

我参加中国共产党有两次,但不是因为脱党或失去关系后重新入党,而是党的两个不同系统的组织几乎同时来发展我。这两次入党都在1948年春夏之交,相隔大约一个月。

第一次来发展我的是复旦大学史地系一年级同学卓家玮,她属于南京市委上海联络站系统;第二次来发展我的是在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系一年级学习的邱慎初,他属于上海市委系统。

我同邱慎初太熟,相互间完全信任,就告诉他自己已经入党了。他大吃一惊,问是谁介绍的,我说是卓家玮。

隔几天,邱慎初很紧张地告诉我:组织上说,党内没有这个人。我一下就慌了,急忙问他:那怎么办呢?他说不要紧,你再写一份自传给我。

6月5日,邱慎初告诉我:组织上已经批准你入党了,会有人来同你接关系,暗号是送你一本书。翻开来,书上第一页盖有邱慎初的图章。

到了邱慎初所讲的那一天,果然有人按照暗号来宿舍找我。这次来的人我认识,是新闻系二年级的同学江浓。

话再说回来,为什么南京市委要在上海设立这样一个联络站?

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同志后来解释,南京有不少党员因各种关系不得不撤退到上海,有的是为了政治避难,有的是已经考取了大学或就业,等等。由于政治环境十分险恶,加之南京转来的党员中有的已经暴露,恐牵连上海党组织,因此,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决定,暂时不把这些南京党员的组织关系转到上海,仍由南京市委领导。

这个联络站的任务是保存实力,相关党员“只能以一个积极分子的面目出现参加一些群众性的活动,不可暴露身份”。

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特殊而又复杂的做法?因为国民党当局特务机关既凶狠又狡猾,以往有过太多血的教训:一处党组织被破坏,往往牵连一片,牺牲多少优秀的同志。

「投身“反美扶日”运动」

再讲讲入党不久后的“反美扶日”运动。

“反美扶日”是一个简称,比较完整地说是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复活。那时,离抗日战争胜利才2年多,创痛犹存,这个问题一提出,人们旧仇新恨一齐涌上心头,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那时,也有一些流言说:你们是学生,首先应该好好读书,不要去搞那么多活动。周谷城讲了一句话,我至今难忘。他说:“你们第一是中国人,第二才是学生。”

5月30日起,复旦的反美扶日运动走向高潮。400多名复旦同学组成30多个小队,到南市和上海美专、立信会计学校等进行宣传和演出,收到良好效果。

当晚,在校内举行五卅晚会。本来安排在子彬院101大教室开。去的人太多,坐不下,临时改到登辉堂举行。这次参加会议的教授很多,有张志让、陈望道、周谷城、潘震亚、章靳以、方令孺、张孟闻等。张志让第一个发言,还有好几个教授讲了话。这在以前不曾有过。

6月5日,全市学生准备到外滩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复旦集合人数有1800多人,先在校内绕大草坪周围游行,唱着歌,喊着口号。

对这次活动,国民党当局下狠心来阻挠。队伍正要出发,校门已经关闭并且上了锁。同学们转向校门东侧的篮球场边门出去,门外密聚的军警已支起冲锋枪,还有装甲车堵住大路。队伍只得掉头从校园北面的后门出去,绕道田野小路前进。

快到大八寺时,国民党军警的马队已先赶到,堵住了前进的道路。谈判也没有结果,双方相持很久。

游行主席团比较冷静,知道冲过去必将造成流血惨剧,并且得到消息,交通大学的队伍在1000多名武装军警严密包围下已改为校内示威游行。市区各要道密布军警,大多数学校的队伍没能到达外滩集合,便断然决定将队伍带回学校。

「被特种刑事法庭通缉」

国民党当局看到学生运动蓬勃高涨的势头,自然不甘心。8月间,成立了特种刑事法庭,准备对进步学生进行大规模迫害。

8月27日,特刑庭在上海携带特务提供的名单对28所大中学校进行搜捕。到复旦搜捕的名单中列有30多人,里面有杨本驹(袁木)、陶承先、司徒汉,也有我。

此时,中共中央上海局和市委有个重要决定,要把大批较早暴露的党员和积极分子转移到解放区去,计划撤退的有2000人。

一天,江浓约我从避居处出来,告诉我:现在需要撤退的人数量很大,你是上海土生土长的,可隐蔽的社会关系多,得要晚些,安排在后面走。这一等,就等到这年11月。

这几个月里,我一直处在等待组织随时通知的焦急状态中,不能随便走出来,不能随便见人,能做的事只有读书。

印象最深的是反复读《整风文献》,那是老的版本。可以说收获极大,对怎么做一名共产党员和党内生活原则有一个比较系统的基本认识。

此外,还看了一些理论书籍和文学作品。过去我不大看现代小说,这时认真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以及茅盾的《子夜》、巴金的《家》等。

11月上旬,淮海战役开始,华东地区的局面发生根本变化。不久,江浓约我到外面谈了一次,告诉我不准备撤退到解放区去了,有两个原因:

一是淮海战役爆发后,过长江的秘密交通已不那么方便;二是凡是上海的干部去解放区后,将来大体上仍得随军回上海,这是接管上海工作的需要,所以现在不必去了。

(作者金冲及为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常务副主任)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夏斌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徐佳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