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北外滩最难旧改收尾,但……20年欠下水费40万、老伯有几百只信鸽,咋办
分享至:
 (31)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楠 2021-08-30 06:31
摘要:最现实的问题便是:一些居民尽管签约了,却迟迟不肯搬家。

位于保定路的虹口北外滩昆明路以南旧改基地,板房依旧在酷暑下炙烤,却少了往日的喧嚣和热闹,渐渐安静了下来。

6月28日昆明路以南地块以98.8%的签约率正式生效之后,近6000户居民正忙着找房、搬家,以至于在附近的地铁站都能遇到面露喜色的爷叔,对着安检员喊一句:“我家旧改了,去找房子嘞!”

在旧改基地,已渐渐看不到居民的影子,部分工作人员也转移到其他基地继续工作。不过只要这块地方没有交地,剩下的扫尾工作就没有结束,甚至还有难啃的“硬骨头”。最现实的问题便是:一些居民尽管签约了,却迟迟不肯搬家。


      20年欠下水费40余万元

不久前,平凉路上的20户居民和9个商铺,陷入了两难。

起因是他们20年共欠下水费40余万,如今面临旧改搬迁,如果不把欠款交清,就无法退房,也无法拿到动迁款。

房屋属于二级旧里,水表没有分户

这天,由旧改经办人、西村居委、北外滩群众工作组搭建平台,让居民们就补缴欠费提出方案,结果吵翻了天。

由于该地块属于二级旧里,无法做到一户一表,居民家里的水费成了一笔糊涂账,算也算不清。由于历史原因,他们的水费就一直拖欠着没交。

有的居民主张“按人头来算”,有的居民马上反对:“我们家人多,却没住在这里,用水很少”;有的商铺经营五金,要求“让经营饭店的多交钱,他们用水多”,经营饭店的也不干了:“用多用少要拿事实说话,但水表没分,现在也算不清。”还有的居民反问:“自来水公司怎么之前不好好想办法?”……

明白了居民诉求之后,各方开始想办法。西村居民区书记朱振宇提出了一个办法:“总额40余万元,跨度20年,按照居民系数为1,商铺系数为1.5来算,每户居民补缴1.2万元,每个商铺补缴1.8万元。”

方案一出,得到大多数居民的认可。不过,也有居民觉得自己用水少,嫌贵了。旧改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因为实在没办法算清,只能用这个折中的方法来彻底解决问题,以交房腾地。每户1.2万元,平均到每月用水也就50元,希望大家给予理解。”在和自来水公司协商之后,又对每户给予了1000元的优惠。

眼下,已有超过一半的居民和部分商户陆续补缴了水费,其余也在进行中。


      兄妹间的动迁款分配难题

完成签约之后,住在霍山路的吴阿姐却不肯搬家了。

原来,这间房子以前是吴阿姐父母住的,吴阿姐为了照顾母亲,就住了进来。后来母亲去世了,她就一人居住于此。

居委干部在做吴阿姐(右一)的思想工作

然而,吴阿姐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人,房子的承租人是她的大哥。大哥选择了全货币签约,考虑到房子是父母生前的,提议400万元动迁款由兄弟姐妹四人均分。

住在房子里的吴阿姐自然不干了:“我照顾母亲最多,又是实际居住人,怎么能四人平分呢?我要拿160万!”一家人商量下来,大哥决定退让一步,最多可以给到吴阿姐120万元。

吴阿姐还是不答应,并一口认定:“160万,一分不能少!”

老居委会主任吴鹿娣等人平常和吴阿姐说得上话,上门劝导了几次,还是没起到作用。吴阿姐说:“拿不到那么多钱的话,我就一直待在这里,不交钥匙了,一直等到走司法程序好了。”

8月12日,一场从早上9点开到下午1点多的调解就此展开。

当天,旧改基地人民调解员退休的罗法官、旧改征收工作人员、居委干部以及吴阿姐兄妹一起坐下来,商量400万元动迁款的分配问题。

开始时,兄妹几个各执一词,意见还是无法统一。吴阿姐几次激动地要离开,被居委干部拉住了。

罗法官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吴阿姐作为实际居住人,多拿一些是应该的。考虑到你们一家的实际情况,我建议给她150万元。”又转头对吴阿姐说:“你如果还是不服,可以走法律诉讼程序,但我可以告诉你:不仅过程复杂,而且即便判决下来,你拿到的也不一定能超过150万元。希望你们问题解决的同时,也能留住亲情。”

大哥同意了。吴阿姐还是稍有失落。这时候二哥表示:“你有啥需要,我可以再帮助你一些。”

8月28日,吴阿姐终于搬家了。她已在不远的地方租好了房子。


        数百只信鸽会不会找不到家

最近,北外滩群众工作组成员徐茜娜一直关注着居民搬家。看着居民们进进出出,她都会上前问问:“房子找好了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过,她却有些意外地发现,交房奖励期已经过了好些天了,住在霍山路的陈阿伯一家却一直没有动静。她决定上门去看看。“签约已经签好了,你们准备啥时候搬呀?”“我们要搬的,不过老陈惦记他的宝贝鸽子呢……”陈阿伯的妻子说。

陈阿伯家屋顶的鸽棚十分醒目

原来,陈阿伯是信鸽协会会员。据他介绍,每次信鸽比赛,他都可以拿到很好的名次。今年年底,又要进行一场信鸽比赛。“如果我们搬家了,几百只鸽子可能会找不到回家的路,我的比赛可能就赢不了!”

我们随陈阿伯来到他家3层楼顶的露台上,只见上面搭着一个很大的鸽棚。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嘴上“咕咕”地叫唤着,上百只鸽子就一个劲地往他身上钻、往他肩上跳。陈阿伯抚摸着它们,无比怜爱。

陈阿伯(右一)在和旧改工作人员介绍他养的鸽子

徐茜娜向街道及旧改指挥部报告这一情况后,旧改指挥部决定对陈阿伯一家采取人性化的措施:建议他们先着手搬家,但房屋钥匙可以缓一缓再交,陈阿伯可以再留下来一段时间,训练鸽子。这个方案获得了陈阿伯一家的认可,8月28日开始搬家。

不过,对于旧改基地的工作人员来说,工作依然没有结束。采访刚刚结束,徐茜娜已和另外几位居委干部商量起来:第二天有一场艰巨的家庭矛盾调解,有哪些关键点……

栏目主编:周楠 文字编辑:周楠
图片及视频由虹口区旧改指挥部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