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市东中学背后,关于聂氏家族的顺境与逆境
分享至:
 (3)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1-08-27 10:16
摘要:在如今的许昌路、杨树浦路、辽阳路和霍山路一带,还能随处发现聂家以前的企业和居所。

看一个大家族,看它在顺境。

今日辽阳路、惠民路口,曾有属于聂氏家族的建筑群。扫开墙上的二维码可见:聂氏住宅占地面积约8240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面积1450平方米,其余为花园和附属建筑(现已不存)。建筑分为两部分,近惠民路一侧为1幢西式独立别墅(建于1930年),近霍山路一侧为2幢石库门住宅(建于1926年),样式中西合璧,每一单元的平面布局均是中间作厅堂,两侧为厢房,另设假三层,有卫生设施。聂氏家族聂缉椝(1855—1911),湖南衡山人,清末官僚资本家,历任上海制造局总办,苏松太兵备道(当时的上海最高地方行政官员),浙江、江苏、安徽、湖北等四省巡抚,在当时的洋务运动以及外交、国防工业建设、军事后勤和经济改革等领域做出重要贡献。在任期间,聂家成为上海的一门望族。聂缉椝去世后,由其夫人曾纪芬(1852—1942,曾国藩的小女儿)主持家政。其子聂云台(1880—1953),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华董,创办了中国最早民族资本企业之一——恒丰纺织新局,即恒丰纱厂。

看一个大家族,更看它在逆境。

1937年,曾纪芬的子女为了安全起见,把她从辽阳路靠近霍山路的老宅接到当时相对安全的法租界地区暂住。她随身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却指明要带着缝纫机。她说,要用它替将士们缝制衣服。不久,留守辽阳路老宅的用人灰头土脸、泪流满面地来投奔曾纪芬。原来,老宅被日军占领,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当时曾纪芬已经85岁,大家都唯恐她伤心生气。殊不知曾纪芬看到用人们后,平静地问:“你们全体都出来了吗?大家都平安吗?”用人们自责道:“我们没看好老太太的东西。”曾纪芬又安慰道:“人平安就好,东西是不要紧的。”哭泣的用人们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家之主的老夫人点头微笑。

这个故事,伴随着聂家后人的发展足迹,流传到世界各个角落,也被曾纪芬的曾孙女聂崇彬用文字记录下来。

在女子足不出户只能相夫教子的年代,这位老夫人何以能有这样的胸襟?

2016年市东中学100周年诞辰,聂崇彬与时任校长金辉摄于缉椝楼前(聂崇彬提供)


向现代工商家族转变

20世纪初,上海滩群雄逐鹿。在各色“上海梦”的传奇里,聂氏家族称得上出类拔萃。

曾纪芬本人是曾国藩的女儿,丈夫聂缉椝是高官,又出身于翰林家庭,可以说在传统仕宦之家独占鳌头。但有感于清廷的没落和官场险恶,聂缉椝曾立下规矩:“聂家子孙再也不要做官。”曾纪芬生育八子四女,皆受到良好教育。从她这一代人开始转变,到儿子聂云台一代,聂家已经完成向现代工商家族的转变。

《杨浦百年史话》中“聂氏家族与恒丰纱厂”一节提到:在如今的许昌路、杨树浦路、辽阳路和霍山路一带,还能随处发现聂家以前的企业和居所。一些当地的老工人、老街坊也依稀记得点点滴滴的陈年旧事。其中最重要的,是坐落于杨树浦路许昌路原华盛路3号的聂家的骨干企业:恒丰纱厂。

《上海纺织工业志》中显示:聂云台,自幼随父居沪,少年时延师就读,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回原籍参加童试,考取秀才。此后,他跟随外国人学英语及电气、化学工程等知识,虽未进过正式学校,但颇有学识,英语尤为熟练。光绪三十年,聂缉椝出资租办华新纺织新局,改称复泰公司,聂云台任经理。后华新纺织新局被聂家收买,改组为恒丰纱厂,聂云台出任总经理。

聂云台经营企业,强调工厂的功效,即“出货好、成本低、售价高”。1915年,他率先将蒸汽引擎改为电动机,不仅降低了成本,而且增加了产量,企业的经济效益明显提高。此时,穆藕初的上海德大纱厂,荣宗敬、荣德生创办的上海申新纺织第一厂刚刚开工投产。

当时正值中国棉纺织工业发展的黄金时代,恒丰获利颇巨。1919年,资本总额增至90万银两,纺锭1.8万枚,织机640台。后又进行较大规模的设备更新,纺锭增至4万枚,并增设了二分厂及布厂。同时,聂云台又不断拓宽投资领域,自1919年起的几年中,招股集资创办大中华纱厂,有纺锭4.5万枚,规模设备为当时一流,被称为模范纱厂。又与王正廷、钱新之合资创办华丰纱厂,有纺锭1.5万枚;与张謇、荣宗敬合办中国铁工厂,自制纺织机械;与穆藕初、闻兰亭合办中华劝工银行。此外,他还投资大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泰山砖瓦厂、益中福记机器瓷电公司、中美贸易公司等企业,并在这些公司中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等职。企业经营活动的成功,使他迅速成为当时上海工商界的著名人物,先后当选为华商纱厂联合会副会长和上海商界领袖。

聂氏家族在辽阳路老宅留影


杨浦滨江的湖南话

资料显示,这时的上海总商会,由一个商人自行发起的经济组织锐进为一个积极参与社会变革的政治组织。刚过不惑之年的聂云台当选总商会会长,“是近代上海新兴商人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的标志”。他曾说:“人类处世,历一时代有一时代相应之生活”,要把握住今后三十年中“新思潮发展”的历史契机,振奋精神,奋起直追,不要再错失时机。

聂云台年轻有为,鼎力革新,大胆废除厂内原先的人事弊端。当时报纸称赞他:“以恒丰纱厂之余利,设免费学额奖励士子留学。亦大教育家大慈善家也。”1917年,聂云台与黄炎培等人发起成立了中华职业教育社,任临时干事之职。聂在厂内办技术培训班,共8期,请外籍专家讲授新技术、新方法,还与南通一家工业学校联手,培养技术工人,被他送出国培养深造的前后有数十人。这些早期受训的技术人才,许多后来成了纺织界的精英和领导。

1922年以后,民族棉纺织业受到日商企业的排挤和打击,聂云台的企业也遭到巨大挫折。恒丰厂以举债度日,陷入一蹶不振的困境。1938年后,恒丰落入日军之手。

从辽阳路、惠民路出发可以步行抵达位于杨浦滨江的恒丰纱厂原址,这或许是聂氏家族选择在此建立家族住所的原因。聂缉椝去世后,曾纪芬是家族精神领袖,身为大臣之女、一品夫人、巨贾之母,她治家有道,统筹大家族十分得法。所有子弟都要学会下厨做饭,且注重体育。聂家孙辈组成的篮球队,在当时沪上颇有名气。有趣的是,虽然住在黄浦江畔,但满堂子孙到了吃饭时间,还是会说“恰饭”。湖南口音在大宅里还是第一通用语。

聂家的篮球队


一所开风气之先的学校

 传统科举出身的家族,也将尊师重学的理念反馈于现代社会。1914年,聂云台捐地十余亩,用于培开尔路(今惠民路)荆州路口开办学校,翌年落成。1916年,学校正式命名为聂中丞华童公学,2月21日开学。1941年,学校改名为聂缉椝中学,即今日上海市市东实验学校(上海市市东中学)前身。

 1948年,已卧病在床的聂云台特意为校史写道:

 “东区以工人居多数,应注重职业教育……设金木手工科,欲使学生毕业后有工业上之基本知识,及实际之技术训练……时聘英籍教员三人,华教员四人,而两年间,学生仅百人。余商之工部局,请其将本校学费,特别减轻,他校三十元,本校只收二十元,余并自设奖学金十数名……恒丰纱厂职工子弟入学者,亦由舍下代付学费,七八年后,始满四百之额,足见当时开风气之不易……迄今三十余年,战乱之后,校舍仅存,仪器设备,完整无损,在苏省境内各中学中,可首屈一指,学生有千余人之多。”

 这样一所在当时开风气之先的学校,为东区的工人子弟带来更广阔的视野。1919年,学校三分之一的学生积极参加了学生会的五四爱国活动。学校注重木工、金工,特设有两个实习教室,内中工具冠于沪上,并聘有技术人员任教,这在当时上海的中等中学是首创。该校校史显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牺牲的费达夫烈士(龙华二十四烈士之一)就是该校学生。1943年,学校建立了共产党地下组织,在沪东地区颇有影响。

 1937年,辽阳路上的聂家住宅被日军占领,1945年,聂家收回房产后将其出售。两处房屋之间的花园和网球场在新中国成立后被拆除,建造了亚明灯泡厂的办公用房,将原先连通的两片建筑隔断。2015年聂家住宅被公布为第五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被访者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