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专访| 普京密友亚库宁:俄罗斯极为关注特朗普对转圜俄美关系的决心
分享至:
 (144)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16-12-08 15:22
摘要:“我绝对相信,最近几年来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之间的不愉快和对立关系是人为造成的,给谁都没有带来好处--不论是对冲突方,还是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都是如此。”

普京的亲密朋友、全球企业巨头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前总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俄方“跨欧亚发展带”战略对接的积极推动者——弗·伊·亚库宁拥有多重身份,哪一个都是重量级的。  

 

如今,从俄铁辞职的亚库宁专职从事智库与咨询工作。作为“文明对话研究所”联合创始人,以及莫斯科大学政治学系国政部主任,这位政治学博士昨日来到上海,参加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国际顾问会议。其间,他接受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专访。
   

中俄关系:“中俄建立了高水平的互信”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今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5周年以及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20周年。您如何看待现在的中俄关系?
   
  

亚库宁:过去这些年尤其标志着中俄间的潜力,我们无疑建立了高水平的互信,两国领导人间近年来也建立了同志般的友谊。我认为,中俄合作的历史意义众所周知,无须赘述。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社会领域与政治体制的发展,它面临了现代化、创新发展的问题。而俄罗斯也处于新的经济模式的阶段,在此背景下中俄合作对于彼此尤其重要。
  

当我们总统提到俄中战略伙伴关系的时候,这一关系不仅涵盖经济领域,例如中国经济所需要的材料生产,抑或俄罗斯具有潜力的资源项目等,还包括通过维护地区、欧亚大陆乃至全球的安全与和平,双方共同积极参与塑造符合现实的当今世界。我认为,这方面的工作有明显的发展,而这种发展正是基于双方的互信,以及双方都明白这种合作的重要意义。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作为俄铁前任总裁,您如何看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俄方欧亚经济联盟战略对接的前景?俄罗斯在亚投行中股权份额位居第三,您对亚投行的作用有何期待?
   
  

亚库宁:你说得完全正确。中俄运输系统领域是两国合作的关键因素之一。中国“一带一路”与俄罗斯欧亚大陆的政策十分符合,我们还有上合组织、金砖、亚投行等机制。
  

同时我想强调,中国“一带一路”与俄罗斯欧亚区域一体化对接,这只是对接的一个方案。你知道,俄罗斯有一个研究方案,名为跨欧亚发展带。这个方案比“一带一路”倡议早几年研究出来。我认为中俄在方案的对接上潜力极大。2014年2月,习主席在会晤普京总统时表示,中俄的两个方案间没有冲突,而且中方把俄方的发展方案看做新丝绸之路北方支线方案。
  

我要说的是,这样规模的基础设施计划需要大量的资源,因此俄罗斯决定加入亚投行初创成员国,而这一机制无疑是项目得以实现的关键因素之一。该机制在建设新丝绸之路方面已经开始运作。我希望亚投行也能在俄罗斯的跨欧亚发展带发挥作用。目前俄罗斯正在做跨欧亚发展带项目,这其中也包括中方有意参与的高铁项目。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俄方制定了以创新为核心的2020年前发展战略,中国也把创新增长战略写入“十三五”规划。您如何看待中俄创新领域的合作前景?
  

亚库宁:我认为,在应用研究领域俄罗斯的各种研究机构积累了丰富的科研经验,有很多新的、现代的研究。中国也极为关注研发领域,在这方面投入巨大财力。这为中俄创新合作创造了有利基础。
  

众所周知,俄罗斯、包括过去的苏联都曾经在中国的研发方面予以支持。在新的阶段,中俄的联合项目已予以讨论并将付诸实施,包括联合制造宽体飞机、武器项目、现代化管理系统等。总之双方创新领域合作潜力很大。

 

俄美关系:“形成了一种积极的期待”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在您看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俄罗斯意味着什么?他能恢复俄美关系吗?
  

亚库宁:我绝对相信,最近几年来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之间的不愉快和对立关系是人为造成的,给谁都没有带来好处——不论是对冲突方,还是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都是如此。
  

特朗普宣称,有意与俄罗斯发展关系,看到了与俄罗斯合作的潜力,以应对恐怖威胁。形成了一种积极的期待,就是俄美关系的转变是完全可能的。不论如何,我们俄罗斯人对此予以极大关注,也非常期待这位当选总统能展现必要的决心。因为遗憾的是,破坏国家关系是非常容易的,但重建则要复杂得多。要重建的话,大众传媒、国家相关制度都要瞄准上述目标。而要破坏恢复关系的趋势,只要制造矛盾就可以了。因此很强的政治决心和意愿才能改变形势。

 

俄日领土问题:“有一千种可能,也有一千种障碍”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俄总统普京即将访问日本,您如何评价现在的俄日关系?
   
  

亚库宁:俄日关系是对非常奇怪的关系,由于历史原因两国从二战至今未缔结和平条约。从我个人与日方、包括多年与日本政商界代表相处的经验来看,日本与俄罗斯一样,都有很大的潜力与意愿发展正常关系。但条约的缺乏限制了两国的共同境遇。
  

而且,你知道从日方看来领土问题还没有解决。我的观点是俄罗斯不可能将一部分领土给予日本。但有句谚语说,有意愿,就有一千种可能,无意愿,就有一千种阻碍。有这样一种方案被广泛讨论,就是俄日共同建一个大的自贸区,在自贸区搞一些大型项目,把这部分领土划进自贸区,法律上这些领土的所属没有改变,但是里面的经济活动、社会活动管理可以由俄日共同组成的机构执行。我觉得这是解决现存问题的一种可能。


   
萨德问题:“‘去武力’比部署反导更复杂”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之后,中俄一致发出了反对之声。您认为未来一个阶段东北亚安全形势如何?中俄应当如何协作应对挑战?
   
  

亚库宁:这个问题很复杂。美韩宣称部署反导系统的原因是担心朝鲜方面的导弹和核武威胁。但本质上看,这不止因为朝鲜进行的各种试验,我认为这还因为他们要遏制他们所认为的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
  

其实,之前朝鲜核问题如果没有美国的颐指气使时,前景还可能更乐观些,通过撤销制裁、提供援助和实现关系正常化以促成朝鲜弃核,但是美国不愿按着这个路子走。这不止涉及朝鲜和韩国的利益,也涉及中国、俄罗斯,甚至可能涉及日本的利益。所以我相信事态的解决不在于在朝鲜半岛集聚武力,而是如何“去武力”,这比在半岛部署反导系统要更为复杂。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东方IC 资料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