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夏天少不了“吃瓜”的诱惑,西瓜还有这个妙用?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郗文倩 2021-07-11 17:01
摘要:春吃芽,夏吃瓜,秋吃果,冬吃根。

中国人讲到饮食养生,常有个说法:“春吃芽,夏吃瓜,秋吃果,冬吃根。”中国传统饮食以蔬菜瓜果等为主,而植物大都在一年四季中完成一个生命轮回,每个阶段都有营养最为集聚的部位。夏日食瓜,消暑降温,西瓜自古就是消暑解渴的食品之一。你知道这一夏日甜味源自何处吗?

五代晋人留下食瓜记录

夏季暑热,瓜果盛产,其汁水丰富,富含各种矿物质,正好能补充人们流汗带来的损失。在各种瓜类中,西瓜浆汁丰富,几乎可以当水喝。

人们喜欢吃西瓜,还因为西瓜的甜味最宜人。瓜类有的甜度很高,比如哈密瓜、甜瓜,吃多了发腻;有的则属于瓜类中的“小清新”,像黄瓜、冬瓜,甜味不足。与它们相比,西瓜甜度不高不低,舌尖的满足感恰到好处。

西瓜原产非洲,现在那里还有野生的西瓜品种,后来才向北传到欧亚,来到中国。早期的西瓜引进栽培者正是受到其口味的诱惑。

西瓜在中国开始种植,最早的记录保存在五代时晋人胡峤所著《陷北记》中。胡峤本是后晋同州郃阳(今陕西合阳)县令,北方的契丹征晋时,胡峤在契丹一个部首领萧翰手下掌执文书,后随其北归。此后翰妻争妒,告翰谋反,翰被杀,胡峤遂逃返中原,那年是公元953年。回中原后,他把流居契丹七年的经历见闻记下来,就有了这本《陷北记》,其间特别记录了契丹都城上京附近的西瓜种植:

“自上京东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东行,地势渐高,西望平地松林郁然数十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

上京约在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南,古城今存。胡峤说,这里种的西瓜,是契丹打败了西边的回纥得到的种子。契丹人种西瓜,是“以牛粪覆棚而种”。覆棚,相当于今天的温室大棚。现在看来,赤峰一带虽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适合瓜果贮藏糖分,但最大的问题是无霜期短,整体温度低,所以才用了暖棚种瓜之法。牛粪肥力温和,也是游牧地区易得的肥料。由此可见,当时的契丹人已掌握了西瓜种植技术,所结的西瓜个头不小,“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胡峤是陕西人,此前未见过西瓜,在他眼里,这是属于奇珍异果的。

南宋年间西瓜秧蔓延开

胡峤是从契丹国“逃归”,所以,他尝到了好吃的大西瓜,似乎并未想着带种子回中原。此后一百多年,关于西瓜种植未曾留下文字线索。中国是传统农业大国,中国人可谓地球上数一数二的“种植民族”,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皆对农桑格外关注。早期有关西瓜的文字记录少,大概率是因为西瓜确实还未在内地普遍种植。

大约到了南宋年间,西瓜在内地的种植才“开局”。自然物种的引进迁移,常伴随着民族、文化的冲突和进退。1126-1127年发生靖康之难,北宋徽、钦二帝皆被金人掳去,宋室被迫南迁临安(今杭州),与金国以淮水、大散关为界,史称南宋。金人大批部族遂移居中原屯田,西瓜也随之南移至黄河流域,这里有沙土地,气候温和,更适合西瓜生长。于是,西瓜秧蔓延开来,相关记载渐渐多了起来。

公元1170年农历八月,范成大作为南宋使节向北渡淮河进入金地,后经北宋故都东京(开封),继续向北渡过黄河,于十月到达金都燕京(今北京西南),其间共作诗72首,收于《石湖居士诗集》。唐宋文人写诗,虽有字斟句酌的苦吟派,但更多时候如同我们写日记,或者发朋友圈,所见所感随时而作,颇有些纪实性的特点,所以后人常以诗证史。

这组诗中有一首《西瓜园》就记录了他一路所见西瓜种植的情况。诗中说:“碧蔓凌霜卧软沙,年来处处食西瓜。形模濩落淡如水,未可蒲萄苜蓿夸。”范成大进入金地已入秋,他看到绿色蔓茎的西瓜蒙着白霜,卧于沙地之上,是当地司空见惯的鲜食瓜果。不过,范成大似乎对西瓜没有太多好感,认为西瓜“形模濩落淡如水”,意思是形貌空廓不实,内瓤寡淡如水,虽说同是舶来品,性价比却远不如葡萄苜蓿。

范成大不觉西瓜好,也许是他没吃到好吃的西瓜。中原地区昼夜温差小,西瓜口感普遍不如北地种植的甘美。不过,有时心情也决定口味,在诗题下,范成大自注云:“味淡而多液,本燕北种,今河南皆种之。”他感慨本是“燕北种”的西瓜,如今北宋故地“河南”皆种之,也隐隐有些亡国之恨。

古人发现西瓜之妙用

不过,同样出使金国,比范成大更早年的“外交官”洪皓似乎就没那么多感慨,反倒积极引种西瓜。

洪皓是江西人,他在南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出使金国,绍兴十三年(1143年)返回临安,在金地生活的时间不短。其间随笔纂录了许多金国杂事,离开时曾担心被金人搜猎,遂一把火烧了,后又凭记忆追述一二,名曰《松漠纪闻》。书中,他明确交代了自己从金引种西瓜的情况:

“西瓜形如扁蒲而圆,色极青翠,经年则变黄。其瓞类甜瓜味甘脆,中有汁尤冷。《五代史四夷附录》云:‘以牛粪覆棚种之。’予携以归。今禁圃、乡囿皆有。亦可留数月,但不能经岁仍不变黄色。”

洪皓引进的大约是一种长圆形的西瓜,“形如扁蒲而圆,色极青翠”。扁蒲,是一种蔓生的瓠瓜,又称瓠子。西瓜形如扁蒲,但当更大、更浑圆。文中说到的“瓞”是小瓜,西瓜未成熟时的小瓜也可食用,比如与茄子、辣椒一同切条切丝炒食,略焖几分钟,瓜条变软,渗出的汁水让茄子吸了去,整道菜汤汁浓郁,配米饭,或拌面条,都极好。不过,洪皓这里说小瓜口感“甘脆”,汁水冷凉,大约是当黄瓜一样生食了。此外,文中所说的“禁圃”指的是杭州皇家御园,“乡囿”指的是农村的果菜园。这些地方“皆有”,可见引种后西瓜种植范围已经很广了。

洪皓是江西饶州鄱阳人,他回到临安不久,得罪了秦桧,遂被派回老家饶州做了地方官,始在家乡推广西瓜种植。他注意到,当地人发现了西瓜的另一个妙用:“有久苦目疾者,曝干服之而愈,盖其性冷故也。”意思是,有人把西瓜(大概是瓜皮)晒干服食治疗眼疾,竟然很有效,洪皓判断是因西瓜“性冷”的缘故。这可能算得上是有关西瓜最早的入药记录和药理研究了。

中国传统讲究食药同源,认为食物大都有寒热之性,而人体生病,也多为寒热不调所致,故可通过饮食调整平衡。李时珍《本草纲目》说西瓜又被称作寒瓜。所以,早期这一“偏方”也有道理。后来,又有一套具体操作的方法和讲究:西瓜洗净,用刨刀将表皮青色含有蜡质的青皮层刨下,晒干,即成西瓜翠衣(或称西瓜青)。其性味甘凉,可煎饮代茶,可治暑热烦渴、水肿、口舌生疮、咽喉干痛、中暑等。

现在有一种西瓜霜,就是用西瓜皮配芒硝(硫酸盐类的矿物)制成,可在咽喉肿痛处喷一喷,有效果,也是利用西瓜性凉和芒硝消炎去肿的功效。炮制西瓜霜多选在中秋后天气冷凉时,有二法。其一,选未熟的西瓜,沿蒂头切厚片作顶盖,挖去部分瓜瓤填入芒硝,盖好后吊在通风处,待皮硝在瓜皮外渗出成霜,刮下即成。其二,将西瓜皮切碎和芒硝按二比一的比例拌匀,装入黄沙罐挂于阴凉通风处,砂罐外亦会渐渐渗出白霜,刷下装瓶即可。

不过,中药取材于动植物和矿物,很多皆为人们熟悉的事物,但要加工成有稳定药效的成品,却要经过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摸索,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文内图片来源:新华社

(作者系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彭薇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