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106岁的上海文史馆馆员顾振乐走了,40多年前他就教上海大学生“写字”
分享至:
 (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志萍 2021-07-05 09:34
摘要:7月4日深夜,上海文史馆最年长的馆员106岁的顾振乐先生去世。

7月4日深夜,上海文史馆最年长馆员、106岁的顾振乐先生去世。自元明以来,中国文人画家就以诗书画印来衡量艺术的最高水准。力求成为诗书画印的全才,是众多文人毕生追求的艺术维度,而顾振乐正是其中一位实践者。

顾振乐,当今中国书画界最高寿的著名书画家。从艺百年,直到去世前不久仍笔耕不辍,在书画印及理论上均有建树,出版过多部书画作品和理论文集,在多所大学教授书法篆刻,耄耋之年还创立了“青少年书法基金”,倾力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曾荣获“中国文联从事新中国文艺事业六十年荣誉证书”“西泠印社终身成就奖”“上海市慈善之星”等诸多荣誉。支部生活记者张志萍曾在顾先生105岁之年采访过他,我们谨以此文与读者分享一份纪念。

2020年11月12日早上10点,记者慕名来到本市长宁区武夷路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

拾阶来到四楼,刚进门,迎面看到八仙桌上还留有余温的笔墨纸砚,地上是多幅墨迹未干的书法作品,那是顾振乐刚创作好的作品。在八仙桌一隅,伴随着1楼、6楼住户装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冲击钻“隆隆”轰鸣声,顾振乐心无旁骛、专注平静地接受独家专访。

少年时代,偶遇篆刻启蒙师

顾振乐,1915年6月出生于嘉定的书香门第,家学渊源深厚。因为父亲在上海做生意,留守在嘉定的小振乐和姑妈相依为命。其姑妈自幼随父学文,亦喜书善画,故在顾振乐5岁时便教他识字;到他6岁,又开始教他临习小楷。有时在姑妈生火时,年少懂事的小振乐就会在一旁帮着打草结。“把稻草打个结,然后将灶灰下面挖空,上面放稻草烧饭烧菜。”顾振乐回忆起那时的情景,真是一老一少其乐融融。

其间,父亲给顾振乐买了一支大楷笔,他还在廊沿下面堆起砖头,上面再搁一方砖,顾振乐用一竹筒装满水挂在旁边,然后用大楷笔在方砖上蘸水练字。春去秋来,天天如此。 

8岁时,顾振乐便往嘉定启良小学就读。学校有书法课,所写大小楷经常被老师打圈再张贴在墙上。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艺术的种子在少年顾振乐的心田渐渐生根。

师缘 ,在不经意中如期而至——13岁时,顾振乐偶然经过嘉定籍知名篆刻家翟树宜家门口,看到翟树宜手里拿了块石头,用刀一笔一画地在石头上刻,就好奇地站到翟树宜背后。不懂篆刻为何物的顾振乐心想,这不是图章吗?他家里可有不少。正当看得起劲,翟树宜突然转身问他,小朋友,你喜欢刻图章吗?顾振乐忙不迭地说,喜欢!翟树宜说,你家里石头有吗?叫你家长去给你买把刀来。顾振乐连忙说,有的,有的。说到此,顾振乐笑言,学习篆刻,刚开始还发生了个小插曲:他从翟老师家回去后,竟然拿了一把扦脚刀在石头上刻字……

名师指路,深得虞山画派精髓

顾振乐祖上二代家境比较殷实,祖父和曾祖父都是办私塾出身。曾祖父教的学生徐郙不但考取了进士,两年之后又高中状元。状元回原籍谢师时将顾家的老宅拆掉重造了一座三进“状元楼”,中间大厅里挂满了状元写的字。状元有个兄弟名叫徐鄂,也擅长画山水,有一本册页和不少徐氏兄弟的书画,由顾振乐姑妈收藏。为防霉变,每逢黄梅天过后,顾振乐的姑妈总会将所藏书画拿出来放在廊檐下吹晾。在一旁帮忙的顾振乐看到画上的山水秀美壮观,十分喜欢。15岁时,顾振乐央求姑妈让他照此临习。顾振乐说,那时说是临习,其实就是照它依样画葫芦地描,倒也描得蛮逼真的。有一幅中堂,更是震惊乡邻。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嘉定是待不下去了,顾振乐全家逃难来到上海。又是缘分。一天,在马路上行走的顾振乐和篆刻启蒙老师翟树宜又有幸邂逅。翟树宜对顾振乐说,按你眼下的水平,更应找个专业的老师指导。由此,熟悉上海书画圈子的翟树宜将顾振乐引荐给了知名画家张石园。

张石园绘画功力深厚,兼擅书法,又精鉴赏。顾振乐得张石园亲授,全新研习虞山画派。顾振乐说,虞山画派创作难度非常高,画一块石头,要好几个小时。假设画四块石头,他要创作近一个礼拜。如此刻苦认真,让顾振乐的绘画水准突飞猛进。

顾振乐认为,要画好中国画,应先从模拟古人入手。为此,他临摹山水画代表画家赵孟頫、吴镇、黄公望、王蒙等“元四家”,临摹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等清初“四王”作品,深得其中精髓,却不拘泥于古法,逐步由专注仿效而从中脱化,融会贯通,为己所用。

初涉篆刻,顾振乐只要能找到同道印谱甚至看到报纸上刊登图章,都会极为细致地描摹下来。通过上千幅反复描摹,让顾振乐对篆刻有了一点领悟。“我是刻苦地自学成才。”顾振乐笑言。

为了对篆刻这门古老而又年轻的小众艺术作进一步的探究,敏而好学的顾振乐时常与同门师兄弟单晓天、方去疾等探讨印章的着手、谋篇布局,切磋篆刻技艺,自己再不断琢磨、消化。谦逊随和、人缘甚好的顾振乐与众多文人墨客、饱学之士往来密切,随先生张石园问道于马公愚、朱其石、邓散木等诸多前辈,和书画收藏大家钱镜塘也颇有交往。承秦汉之余绪,并参以赵吴两家法,兼收西泠八家的优点,渐成平正含蓄面目。所谓方寸之间,刀走凌云志,字形流云姿。

40多年前就开始教上海大学生“写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海市高等教育局要求在以理工科为主的大学开设书法课程。1980年到1990年,顾振乐受时任副市长杨士法邀请,在上海科技大学担任书法课程特聘教授。开始时每周一次,两个班级约30名学生。两堂课,一堂是理论课,一堂是实践课。

“大学生学问是不错,但字写不好,写得七歪八扭,不成体统,叫他自己来读,也未必能看得懂。”面对学生们连怎么握笔都不知道、对如何用墨都没感觉的零基础,顾振乐一个一个手把手,耐心细致地教他们入门。学校其他专业的学生得知后,纷纷要求参加。为满足需求,学校将书法课程增加为一周两次。


顾振乐97岁时所书小篆

有一年上海科技大学校庆,学校专门聘请顾振乐上书法大课。顾振乐遂邀著名书法篆刻家高式熊和嘉定籍著名作家秦瘦鸥同行。让顾振乐始料未及的是,在可容纳80名学生的阶梯教室,45分钟授课时间,从刚开始学生数量稀稀拉拉,到一刻钟后座无虚席,“甚至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我的这位学生蛮有成就的。他1986年考入上海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就读,参加我的书法授课班后爱上了书法和篆刻,并一定要拜我为师。他很认真。这个认真,就是工匠精神。”面对坐在记者对面的丁拥军,顾振乐说。

把与癌症抗争视作上苍的“馈赠”

记者得知顾振乐罹患癌症多年,碍于个人隐私,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孰料,云淡风轻的顾振乐主动向记者提起发病经过和当下的治疗现状。

2014年临近期颐之年,顾振乐突发皮肤癌。因为年事已高,已经不适合动手术。经友人介绍,顾振乐到某医院皮肤科就诊。“这么大一块,上面皮已经没有了,血血红一块。”和记者说起当时的病情,顾振乐像一个老顽童,面带笑容地调侃,仿佛在说一个笑话。

医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发病部位涂抹了四分之一的药膏,看看有无反应。患处疼痛异常,但效果甚不理想。一个多月后,医院给顾振乐带来福音:可利用刚从国外引进的光动力照射技术治疗皮肤癌。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每个月中的一个周二,顾振乐都要到皮肤病医院进行治疗。照光的流程是:先消毒干净,打止痛针,再用梅花针“啪啪啪”地在患病部位猛烈敲打,然后将药水涂到伤口上。这10分钟,可以说是撕心裂肺地痛。每当此时,坚强的顾振乐咬紧牙关,“我自己有数的,这10分钟我必须咬住牙齿!”待2至3个小时后,药水完全渗透、吸收后,便开始照光。照光,比之前涂药水之痛楚有过之而无不及!照光两个半小时,热度达到90摄氏度以上,即使打了止痛针,还是异常难忍,但顾振乐用轻声吟唱京剧唱段的方式,强制分散注意力,在旁子女和医务人员皆深为钦佩。

每次治疗后的10天,顾振乐没有力气做任何事。而10天一过,顾振乐又照常提笔书写、绘画,还经常应邀外出活动,并以充分思想准备投入下一次治疗。如此周而复始,在抗癌路上,顾振乐已坦然而艰辛地坚持了5年……

“很多年纪轻的患者都不及你坚强。”皮肤病医院医生对坚强勇敢的顾振乐跷起了大拇指,称赞他是抗癌英雄。“这是上苍对我意志的馈赠,我有信心战胜病魔。”顾振乐说。

西泠印人,被授终身成就奖

1989年,西泠印社已向非浙江籍同道敞开了大门。同年,顾振乐篆刻了一批印章,并打成印谱,交给同门方去疾。方去疾请单晓天一起做顾振乐的介绍人。一年后,1990年,70多岁的顾振乐终于圆梦,成为西泠印社社员。

在庆贺西泠印社成立100周年大会上,顾振乐不仅赋诗祝贺,还将颇具研究价值的7部名家印谱及26方近代篆刻家印章悉数捐赠。2011年,顾振乐与沪上名家陈佩秋一起被西泠印社授予终身成就奖。

2014年,在上海市文史馆为顾振乐举办的“传承与发展——顾振乐馆员艺术座谈会”上,顾振乐说:“我曾经把两句话刻在一块石头的两头,一句是‘老有所乐’,一句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是高兴,但这个高兴一定要在‘老有所为’的基础上。”顾振乐认为,培养下一代学习书法迫在眉睫,最好是从小学开始抓起。从街道开始,慢慢普及到区,最后覆盖到整个上海市。为此,顾振乐毅然拿出10万元,并亲力亲为,多方筹集到善款60万元,交给长宁区慈善基金会,希望以此推动周边的中小学学生都能学写书法。顾振乐还身先士卒,以百岁之身亲临中小学给学生们作示范,并发起组织书法比赛、举办展览,展示孩子们的优秀作品,还给予奖励。学生所用的书法用品一律免费供应,归基金支付。

上世纪80年代末,顾振乐担任《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编委,负责编写篆刻大类的品式和论著栏目,这本一年即告编撰完成的200多万字巨著,出版后口碑甚佳;他另与韩天衡等撰写了《中国篆刻艺术》,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文化生活小百科·篆刻》等著作。上海书店出版社编撰出版的《顾振乐书画篆刻集》、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朵云名家”顾振乐《篆刻基础八讲》,比较完整地体现了顾振乐在诗书画印等方面全面而独特的艺术成就和难能可贵的文人风采。

轻重顿挫之间透出生命张力

当代著名美术评论家邵洛羊曾多次在上海市文史馆呼吁:“中国画一定要姓中!”顾振乐深有同感。他认为,中国书画之传承发展乃至创新,皆不应越过传统经典的基础。

诗书画印的落脚点是笔墨基础。中国书画艺术有其特殊之精髓。在篆刻之道上,他对古文字精研甚深,方寸奏刀如游龙走蛟。著名书法篆刻家高式熊曾盛赞:“乐斋兄之高明,不仅在于其对印学艺术的深刻理解,更源于其对中国古代文字的熟稔,变化无穷而得心应手。其边款亦堪称了得,轻重顿挫之间却透出书道与金石之深邃功力。”


顾振乐篆刻《善于开拓》


顾振乐篆刻《古法创新》

顾振乐的书法作品错综劲逸,秀润多变,运笔富有节奏感,流动生姿,却无半点造作;他的画作凝练晓畅,清润洒脱,既得文人画的性灵,又具笔墨点染的情趣;而他的篆刻平正凝重、端庄古拙,出汉印风范而别出新杼。正如古建筑园林家、西泠印社社员陈从周所言: “如顾君者,可谓谦谦君子,当今在书诗画印诸方面,都有相当造诣者,已不多见。”


顾振乐国画作品《松柏常青》

百载艺术人生,桃李满天下

顾振乐字心某,“某,是木上面一个果子。木上面一个枝丫是末,下面一横是本。说文解字:某:酸果也。从木从甘。是梅子的正字。古文也作‘槑’,就像一棵树。”顾振乐拿出一张纸,一笔一画地给记者解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顾振乐近百年绵长而又丰富的艺术生涯,正如他字里行间所诠释的,即“枝繁叶茂,桃李满天下”。

继1989年6月举办顾振乐师生展之后,2020年11月23日上午,由上海市文史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上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的“老树新花”顾振乐师生书画篆刻展拉开帷幕。顾振乐为这次展览精心准备,有30件新近创作的作品参展,其中近半是山水画。上海市文史馆馆长郝铁川在为“老树新花”顾振乐师生书画篆刻展作序时写道:“如今已105岁高寿的顾振乐精神矍铄,豁达开朗,依旧活跃在诗书画印创作的艺坛中,依旧倾力于传承书画技艺的教习中,依旧投身于救困解难助人的善行中,令人敬佩。衷心祝愿顾老艺术之树长青,师生传承万木成林,繁花似锦。”

挥毫落纸,笔精墨妙。已是百岁晋五的顾振乐,下笔依旧苍劲有力,满腹豪情。

本文题图来源:《支部生活》2020年第12期,文中图片均为资料照片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伍斌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